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nine&night
First

天堂与地狱的时差是九天九夜。

其实根本不用那么久,只一个瞬间,就足够天使堕落。所以,他们只是在享受他的苦痛。

第一阶段的发作毫无预兆。发尖染上的那抹白色没让光之晨星产生任何防备,直到有人惊呼着问:“圣子!您怎么了?”

一句我没事哽在喉咙,眼前一片模糊,隔离服下摆扬起时,他倒了下去。最后能做的,只有放下手里的试剂。

不能让教廷变成实验的祭台。他这么想的时候,五脏六腑仿佛团在一起,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

瞧啊,大无畏的圣子。

谁在乎他的牺牲。

徐福穿着那身象征圣洁的衣服站在他面前时,秦缓无措:“……师父!”他喊了一声,却吞下后半句。

“孩子,”徐福慈祥而怜悯地摸着他完全变白的头发,“你入魔了。”

脑子嗡的一下死机,秦缓张大嘴巴,愣怔之余才发觉自己手脚都上了镣铐。“师父!”他又喊了一句,又猛的刹住。

圣子魔化,对教廷而言是莫大的耻辱。师父保下他,已是拼尽全力了吧。

“对不起……”他哆哆嗦嗦地开口,做出无力的忏悔。

“孩子,不用向我忏悔。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也是千百年来,教廷里最出色的圣子。”徐福叹了口气,不知在惋惜什么,“你对上帝,对光明,是那么忠诚。”

秦缓羞惭地低下头。

“为什么要忠于上帝呢。”谈笑间,徐福语出惊人。

圣子震得说不出话。

“神爱世人,上帝拯救苍生,可你现在沉在魔化的痛苦中,有谁来救你!”徐福缓缓踱过来,手指摩挲着少年光滑的下颌,眼神满溢恶毒与贪婪,“只有教廷能救你,我的孩子。你天赋很高,只要忠于教会,你就能摆脱这恶心的魔化了。”

他的手指,在慢慢僵硬的皮肤上舞蹈,“唔,那群垃圾还是有点用的,瞧瞧,多好的药效,说发作就发作,说缓解又缓解了。”

“你……你什么意思?”秦缓惊疑地看着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做噩梦。

“什么意思?”徐福冷笑一声,“你以为世界上哪来那么多魔种供教廷猎杀,研究?要是没有了魔种,教廷又如何能立足!”

“小子,世道没你想的那么甜。”

秦缓倏地瞪大眼睛。

“牺牲几个贱民,制造几场小混乱,就能让教廷变得无比重要,很划得来的买卖,不是么。”徐福轻快地笑了,毫不在意自己的言行多配不上那套洁白的礼服,“反正,混种实验也需要人,那群饥渴的贵族也需要人。”

秦缓全身不住颤抖,半晌,他吐出铿锵有力的两个字:“畜生!”

光与暗,至此展示完毕。

“现在,你不需要评价,只需要选择。”徐福毫不在意地一摆手。

“加入吗?”他用的,是教廷训练有素的诱惑语气。

“不!!”爆破的悲鸣后,秦缓痛苦地低下头。不看,不想,也无法逃避。

有人粗暴地扯着他的头发,拖着他步入深渊。

深渊什么都有,唯独没有希望。

光明被黑暗贪婪地吞噬掉,耳边有狂笑有大叫有哭泣有咒骂,四面八方的手围上来,撕扯他的衣服,蹂躏他的肉体,更过分的,试图吞噬他的灵魂。

哪怕正走向第二阶段的魔化,他依然拥有纯粹的精神,这东西远比鲜血更令那些玩意兴奋。

僵硬的皮肤越来越僵硬,泛出不正常的青色,身上到处都是深深浅浅的抓痕,翻出来的肉颜色鲜艳,无力地辩驳他曾经是人类。

从高处掉下来原来这么可怕,当年路西菲尔义无反顾地堕落,一定是对神绝望了吧。

秦缓的意识慢慢涣散,恍惚之间,想起有人对他说,天堂与地狱拥有九天九夜的时差。

那么,请允许我再最后拥有你九天吧,亲爱的范海辛。

Second

范海辛捏一下发涨的眉心,拒绝了同伴递过来的烈酒。对方讶异地看看他,突然意识到什么,又偷笑着摇头走开。

魔猎团行军第五日,无事。

范海辛摘下皮手套,不耐烦地抿了抿嘴。良好的教养让他忍住不做一些粗俗的动作,但无法消除他心头的焦虑。

肯定有事发生,不然他不会平白这么不安。

“附近打听过了?”

“是,团长。村民们都说没有魔物的行踪,十字架也没有反应。”

范海辛眉毛拧成一团。

五天前,教廷收到紧急战报,西南边境有高级魔物出现,要他们速去支援。可这都沿着边境走了两天,什么动静都没有。附近最具有攻击性的生物,就是村民们养的看门狗。

难不成,情报失误了?

为什么?怎么会有假情报出现?这不应该啊!教廷的情报网想来百密而无一疏,没道理这次例外。

除非……有人故意把魔猎团引出教廷总部!

瞬间,范海辛脑子里蹦出一张无邪的笑脸,金发的少年无比生动地一点一点在他面前消失。

不可能!教廷守备森严,走了一个魔猎团,不会对教廷武装产生多大影响,有这种野心的人不可能傻到只引走他们就对教廷下手。

是阴谋,肯定有后手。

范海辛不安地捏了捏拳头,火光在他眼里跳跃,平白染上股杀气。

“韩信。”他喊了一声,披风下摆罕见地沾上些褶皱,抱着长枪歇在旁边的特使抬头,脸上的不耐在看到他表情后一扫而空。

“怎么?”

“拨十个人给我,剩下的你带走。”范海辛抿抿嘴,“我现在感觉很不妙,总觉得他要出事。”

“少爷,”韩信嗤笑一声,“你这种情况,在凡愚的世界里,被称作思春。要不要给你煮碗红豆汤应应景?”

“别闹,我认真的……”范海辛迅速点了十个人,抬手压了压帽檐,“——以上帝的名义,这次肯定有问题。”

“别随便消耗上帝信誉点,要滚快滚。”韩信换了个放松的姿势仰倒在石头上,“事儿交给我,您老放心谈恋爱去吧。”

白马嘶吼一声,盖过最后那句恶劣的调侃,黑暗里范海辛凌厉的侧脸显得有些可怖,看的人心里没底。

能有什么事呢。韩信楞了一下,迅速调整状态,让紧绷的肌肉放松下来。教廷没一个咋呼的魔猎团又不会停止运转。再者,真出什么事,犯得着范海辛事儿妈是一样赶回去?早来不及了。

九天能有的变化太多。

他眯着眼看着天上微弱的星光,不自觉哼唱起圣歌。庄重的调子由男人发出来,莫名欢快,篝火烤的人半边身子暖洋洋的,丝毫不觉另半边冻得发麻。

不过,被发现就不能叫“偷偷动手脚”了,对吧?

tbc

@忘九 师姐的梗呐,可惜她卸载LOFTER了。来源是那个九天九夜的图,共计一万字左右,我分五次发哈……

嗯,目的刷tag。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