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黑哥不挂科

我过气了吗是的我过气了妈耶这么爽喔那不写了。

今天考试写新坑的设定

写在卫生纸上

老师在我旁边看了许久,我为了稳定军心,在卷子上写了女娲二字

然后,她把我学号和名字记了/微笑

……要是因为这个留校察看或者劝退,老子就删lof

自习。

看到情侣睡觉。

所以有太太画咩?我一码字的是在苟不动这玩意儿。

继续记梗,妈的这可怎么写

李白凑上去,像好奇的小孩子一样,轻轻吻了吻秦缓的唇角:“我还是想变成人类。”

“为什么?”秦缓皱着眉想把他推开,好仔细谈谈这个问题,怎么古今中外的非人类就那么想变成人类啊?

“因为有的时候,你的快乐我感受不到。”李白意义十分明显地摸了摸秦缓的后脑,然后一路沿着脊椎游到尾骨,激起一片战栗,“就好比现在,我根本不明白你为什么会颤抖,因为我的这里没有感觉。”李白很失望地抚上他的腰,向上,停在胸口“这里,还有这里,都没有,我什么也感受不到。这不公平,阿缓。”

估计是幻觉,总觉得机器人的尾音带了丝委屈。
“够了!”秦缓粗声喘着气,把做乱的手甩开。不就是想当人么!别动手动脚的!“你想当人就是为了那么低的快感指数,嗯?”

“当然不是。”李白眨眨眼,“是为了能真正爱你,阿缓。”

“……请迅速删除乱七八糟的安装包,否则别想当人,谢谢!”

【白鹊/云亮】记梗

cp白鹊!!云亮!!!都看清楚了别撕!!!!

诸葛亮微笑:“知道为什么,阿尔法公司要推出仿生系列机器人么?”

“不过是堆破铜烂铁,谁在乎他们是什么鬼样子,结实耐操不就行了么。”

秦缓想说什么,但诸葛亮没给他机会。

“当然不行,因为他必须是独一无二的。”诸葛亮温柔地摩挲无名指上的戒指,秦缓突然意识到那玩意是什么。

“锁魂环!你用它扣下了人魂!”秦缓大惊,身为司命神,有人魂流落在外还未被察觉,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失职就能解决的。

“别紧张,他不会成为凶灵的。因为很快,他就能再次成为一个‘人’了。”

“诸葛亮!你想干什么!”

“我不想干什么,只是养了这破公司这么多年,总不会一点收获都没有。”诸葛亮眉目温柔,“感谢你配合了我的实验,证明通过努力,是能为机器人制造人格的。”

“我的子龙,就能堂堂正正地回来了。”

“诸葛亮!你别冲动!私自造物后果不堪设想!”秦缓急得大叫,他有预感,这次可能要惊动大人物出面。

“我知道。”诸葛亮很平静地看着他,“这不是走头无路了么,我的好友不肯帮我复活他,所以我只能自己来了。”他忽然又笑了,“况且,私自造物的并不是我,而是人类,所以有什么后果,于我何干?”

“你疯了,你个疯子!”

“所以,你还要坚持和疯子讲道理么,司命大人?”诸葛亮边说,从容地取下指环,放到读取器里。

“等着看吧,他将是这个世界,最强大的AI!”

——————割——————
背景乱七八糟,大约是未来与神emmmm,还有个造物三定律让我想想……

cp暂定白鹊云亮!!!注意避雷!!!

这是临时想的,不知道是中期还是后期的一段瞎几把预告,最近不写,别想了,告辞。

新梗试阅*

朋友被签了,他们嫌弃他的开头不够刺激,正好听听力到心态稀碎就写了点发泄一下嗯。

教一教这个傻孩子什么叫花式飙车

记梗

考完试想起来回来写

/你还真是到处挖坑啊老板:)
——分割一下记东西——

“你是神?”

“是的。”

“那你可以赐予我一副人类的躯体么?”

“可以,但你在我眼中将与那群造物没有区别。事实上我很想知道,你为何想变成人类?”

“他们懂爱,我不懂。我失去了爱你的勇气。”

“没有任何造物是天生懂得那么多的,他们也只是进化时间比你更久远而已。没有人类脆弱的躯壳,我可以给予你无限的寿命,在这期间,我可以配你,一起寻找爱情——你愿意吗?”

“如果你愿意,我将服从,我的主人。”

“李白,你知道的,这不是我想要的答案。”

“检索中——已成功提取答案——那么,今后的几十亿年就拜托你了,阿缓。”

“嗯。”


(一)
天是梅雨的天,稀稀拉拉又锲而不舍地下了半旬。蘑菇和霉点欢乐地堆满墙角,怎么也清理不干净。空气黏糊糊的,一口吸进去,从喉咙长长地拖进肺里,更喘不上气来。

越喘不上就越想透口气。细小的草蛇悄摸探头,瞳仁微缩,提溜溜吐着信子,瞪着床上白嫩的孩子有点懵——欸,说好这屋没人的呢?

却见它忽然伏地,一个摆尾钻了黑。门外脚步声和人声一块儿近了,打开后更是听的清晰无比。

“小哥把鱼杀好放着就行,我……”男人脸上的笑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消失不见。

顺便还摔了手里果盘。

“啪!”

“张起灵你他娘的给小爷滚过来!!!!”

不用他说,穿着工字背心的青年已经拎着杀鱼刀冲了进来,一眼看到床上的小孩,没等男人发飙,率先提腕把手里黑色长刀架在孩子面门一寸,哑巴张人冷心更冷:“谁?”

这架势登时给男人气笑了:“甭装!看脸盘子连亲子鉴定都省了!张起灵你也别演这出,今儿不解释清楚就给小爷滚出去!”

他俩这吵着,小孩没事人似的,盯着面前黑色长刀,末了凑上去嗅一嗅,黑着脸拍到一边:“呸!”

吵吵声戛然而止,男人震惊地看向小孩,后者一脸倔强地瞪着张起灵,下颌糊满因技巧问题没吐好的口水,憋了半天,叫了一声:“鱼!!!”

鱼??这么小的孩子还会说话???

小孩又呸了一口,看来是非常嫌弃这水里游的东西了。“鱼!呸!”他重复,慢慢调整表情,似乎很想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

张起灵看看小孩看看刀,默默拿掉刀刃上沾着的三片鱼鳞,果真见孩子满意地扑腾了一下,十分用力地冲他“呸”了一声。

“吴邪,他是我的刀。”

“骗鬼呢!建国后不许成精你心里没点逼数?”

“没骗你,”张起灵无奈,“问他。”

小孩“嗯”了一声。

“……?????”

后来一整天,吴邪抱着团子,都在计算自己被诓的可能性有多高。

tbc

学不下去emmmm

山有扶苏家的越人歌,最终还是被懵逼的我抱回家了emmmm那也开心,另外打算和同学出一款发冠配这套衣服,名字声鸣鹊起,汉服社活动就可以上啦嘻嘻嘻

私信tag嗯

十天考七科我要死了死了死了死了

【瓶邪】写着玩

他微微一笑,眼角的鱼尾纹泛起。年轻那会儿造出的毛病这些年慢慢回报回来。哪怕咳个不停,手指里也必须夹根烟,虚虚从火点飘出来,生成干瘦笔直的一条,越过头顶才肯消散。四十多岁的男人如日中天,却再没机会走上坡路,无论怎么个姿势,他的背都是微驼的,看得人心头发紧。
有些事,没人替,最后总得自己上,时间久了,多少都会留下痕迹,深深浅浅,好不完全。
这是我对吴邪的印象。当时我只知道他十年不易,不知十年后,有人会反扭着他的手臂逼他挺直腰背,沙着嗓子喊不要;也不知道会有人强行在他身上留下印记,来掩盖过去。

【白鹊】记梗

“呀!秦医生男朋友又来给他送饭了!”
“欸,好男人都去搞基了。”
“可别这么说,你不知道,秦医生男朋友以前可混蛋了。酒鬼一个,喝醉了就去打架,送到医院还闹事,差点被保安送局子。”
“那他这怎么突然就转性了?”
“谁知道呢。”



我墨天岚!就是饿死!死这!从这跳下去!也绝对不填坑!

除非老板发工资,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