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你就是个傻逼
(本文又名:我比傻逼还傻逼)

(一)
我叫秦缓,秦缓的秦,秦缓的缓。

我是个攻,所有见过我的人都这么说,除了这个煞笔作者,他坚持我是个受,让我守好一个受应有的本分。

还差点给我改名叫关刚。

关你麻痹刚。

现在又逼我去相亲,扬言我要是不去就把我洗澡的小视频发给全世界。

我:……

我:全世界是个人?

作者:不是,是一群人。

我:喔,你随便发,不就是一头猪在洗澡么。

作者:难道你想让全世界都知道你是一头猪?

作者:卧槽儿子你口味太重了!爸爸不要你了!

我:……

行,你牛批。

(二)
我搅了一下面前的蓝山,抬眼看了对面青年一眼。

此人姓李名白,爱好古风,文弱偏瘦,但摸着良心说,他是真的高。

导致我现在就想冲出去打作者一顿。

没错,我是基佬。但我们基佬,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啦!我要A货你给我约出来一个C,命不要的了?

咖啡和茶,有什么共同语言?

“咖啡和茶里都有咖啡因。”李白放下手里的瓷盏,抬起头。我看到了他很俊的脸和闪着星光的眸子。

突然有兴趣再听他逼逼一会儿。

“我们的思修在一起上。”

“???”

“你经常坐在最右边的第一排。”李白搓了一下手,很腼腆地笑了笑,“我坐在最左边的最后一排。”

对,没错,这是按班分区坐的。我喜欢坐第一排是因为眼镜度数不够又懒得再配。

“其实一开始我不坐最后一排,听课挺不方便的,但是……”他思考了一下措辞,最终选了不那么猥琐的一种,“但是那个位置观察你比较方便。”

“我……我喜欢你很久了……”

“谢谢。”我面无表情,一脸酷烈,“这并不令人高兴。”然后扭头结账走人。

李白?

晾着他让他冷静一下,别以为喜欢这两个字可以随便说出来。

尤其是我们这些人。

(三)
后来上思修的时候,我下意识往后看了一眼。当时韩信坐我旁边。

“我的天!我看到了什么?我们的秦学疯缓斯基先生竟然没有在看书复习!您需要吃个橘子冷静一下吗?”

他顺着我的目光看过去,一脸了然:“李白啊!那小子好多小姑娘追的,老哥你肯定没戏。”这货知道我是gay,但对我和对其他人没啥区别,导致我一直觉得他是个值得信赖的好人。

我撇了撇嘴,正要说话,就见远远的李白抬头,愣了愣,然后微笑一下。

我和韩信迅速坐正。半晌,我打破尴尬:“……我赌这学期专业课成绩,刚才最适合那小子的形容词是腼腆。”

韩信慎重地思考片刻:“我也赌这学期专业课成绩……李白绝对看上你了!绝对看上你了!”

“嘘……你小声点!”我惊慌地摁了他一头“所以我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提胯就上啊!这等级的美人你还指望从哪搞来?”

“不是,你理解错了……我不想跟他搞……”我哼哼唧唧地解释,飞快地瞄了一眼后面。

韩信的眼神仿佛在看一只不懂乐理的牛:“holy  shit!你他娘的居然告诉我你没看上他!你知道这朵高岭之花有多少人跪舔嘛?”

“我就想知道跪舔里的人有没有你。”

结果扯了半节课皮,也没聊点上。下课的时候,李白从我身边蹭过去 ,往我手里塞了张条子。

“哟,这啥?”韩信人贱手快,夺过去仔细一看“一串数字,一二三四……九位!看来是QQ号。”

“谁要他QQ,”我一皱眉,“扔掉扔掉!”

“别啊秦爸爸!你知道这九个数字在闲鱼上多贵吗?有人悬赏五十块买李白的QQ号哦!”韩信痛心疾首,“五十块啊五十块!你不想赚,赏给兄弟好不啦?”

“滚,谁有你这么没出息的兄弟!”我瞪他一眼,夺回纸条撕碎了装兜里,准备找个隐蔽地方扔了,省得一些不法之徒用它骗小姑娘。

(四)
李白QQ验证消息真他妈恶心。

我最喜欢上什么课?

我怎么知道你最喜欢上什么课!!

遂填了一个全校人最恶心的课:思想道德与法律修养。

结果提示他妈的验证通过!!

李白你是有多找虐……

白白白白白白:是秦缓嘛?

我是秦缓:……是

白白白白白白:啊!太好了!

我是秦缓:什么原因让你觉得我不是本人?

白白白白白白:我总怕那些人查出来我喜欢你,然后假冒你的身份骗取我的信息。

……大哥你脑补戏是真的多。

白白白白白白:我信息挺贵的,QQ在闲鱼上五十一个。

我是秦缓:……

白白白白白白:不说这些。秦缓,我认真的,我喜欢你。

于是,在聊了不到三分钟后,白白白白白白正式被我拉黑。

(五)
那天李白给我打电话,说是去联谊聚餐的饭店踩点,让我叫上几个班委。

咳,电话是我从QQ上给的他。

李白后来加我好友,验证消息是说什么班委之间的正常交流。虽然我讨厌他这个人,可班级之间的友好关系还是要维持的,于是通过了验证。

但这家伙每天能给我QQ消息刷到99+。

卧槽这不是我了解的李白啊!

消息很碎,有问安,有吐槽,还有分享的小视频,小文章什么的。后来有一天我烦他烦的不得了就怼了一句:“话说你不是靠脸上位吧。”

对面一片沉默,符合我需要的程度。

刚心满意足地关闭QQ,结果手机震了两下。

白白白白白白:虽然不太好意思,但好像就是这样。

卧槽!太不要脸了!居然公然承认自己靠脸上位!

李白快把你节操扫走!

然后这厮在我脑子最乱的时候要走了我电话,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消息没法撤回,害我神经兮兮抱了手机好几天,随时准备把他拉黑……

结果他每次给我打电话都是正经的班级活动需要,你说就为这点破事儿你还值得要我电话?

有什么是QQ不能解决的?

(六)
踩点那天,我们开了一桌试菜。一共十个人,有男有女,这一桌AA制,饮料和啤酒另算。

当时男的一个都没跑了,全趴下了。后来没办法,几个女生叫车把我们安置在宾馆里,开了两个双人房,丢进去功成身退。

事儿就是这么出的。

我知道自己喝醉了,醒来浑身难受一开始没当回事儿。

直到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男人怀里。

紧接着我发现自己的肛门括约肌似乎受到了严重伤害。

我花了十秒钟,深深记住了那个男人的脸。

李白。

这个强奸犯茫然地睁开眼,好半天搞清楚状况,惊惶地躲到一边,脸上全是惊喜和惊吓。

我当时面无表情,主要是这孙子昨晚上下手太狠,脸上肌肉一动就往死里疼。

李白欲言又止,我没给他机会,一拳捣过去,狼狈地卷了衣服逃跑。

(七)
本来打算跟李白算个账,谁知回家以后收到师哥消息:“小缓缓,你三个月前欠的我那篇论文什么时候交上啊?”

我屮艸芔茻!我特么早忘了!

结果暑假前一个月,闭门谢客,整理数据,分析材料,忙得天昏地暗。那段时间活的乱七八糟,有天肚子突然饿了想叫份外卖,打开手机才发现已经是凌晨三点。

忘记是足不出户第几十天了,有人忽然来敲门,我以为是送外卖的,一开门看到了穿白T恤的李白。

他手里拎着大包小包的菜。

见我开门,赶紧踢了下脚边的西瓜卡在门槛上。

“内个……”他脸有点红,声音很轻,“我是来送外卖的。”

“所以,你打算让我生啃一整棵圆白菜?”我斜倚着门,看他,“兔子也不带这么喂的吧。”

“不,先生。”李白一脸严肃,“我们服务质量比较高,为了保证您能吃到新鲜热乎的饭菜,特别推出了上门服务。”

我冷哼一声,进屋。

李白屁颠屁颠地跟进门。

还没忘把那个卡门的西瓜踢进来。

(八)
不得不说,他手艺确实过得去。

吃饱了,我还得继续抗战。李白似乎在外面折腾了半天。等他安静下来,我发现我家卫生档次上升了三个段位。李白有些局促地站在我房间门口,小声说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那……那天晚上,是我不对,我喝多了……也不该那样对你……”

我平静地应了一声,视线没从电脑上挪开。

李白尴尬地站在原地,呆了一会儿,才轻手轻脚地换上鞋:“……我走了啊,再见。”

“等下,把窗台那串钥匙拿上,”我打了个哈欠,“我明天想吃鸡。”

“……”

“啧,听到没啊!”

“嗯嗯嗯!我知道了!”

我揉揉脸,强硬地抹平上翘的嘴角。

(九)

后来?

“李白,我想吃糖醋排骨。”

“好。”

“李白,这几天你帮我个忙,先住在这,柜子里有备用的洗漱用品。”

“好。”

“欸呀,跑来跑去有点麻烦,你收拾收拾东西搬过来和我住算了,正好两间卧室,我不收你房租,你每天给我做饭就行。”

李白沉默,我也沉默,但心跳很快。

李白脸涨得通红,嗫嚅:“秦缓,我……喜欢你。”

我当时好像脸也挺烫的:“……嗯,准了。”

end

没什么feel……最近有点忙……见习早六晚六,没有双休,所幸要结束了……

啊累死累死了,但是学到了很多东西,感觉挺值得,我们老板说夏天教我全套化验,嘻嘻~

爱你们,么么哒!

评论(17)

热度(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