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斗酒作局(唐朝王者荣耀半架空/总选择刁钻时间发)

charter.6梦醒时分

李白蓦然惊醒,失神好半天才坐起来擦了擦头上的汗。

又是那该死的梦。

意识到这一点,他抬臂在旁边的墙上狠狠锤了一下,然后收回生理性颤抖的手。

三年了,看来秦缓不肯原谅他,否则为何又出现在他的梦里呢?

那件红色的棉衣,更像是用血染出来的,妖艳阴冷,分明缠绕着不甘与怨恨。

“阿郎可是起了?”有女官在门外唤了一声。

李白从鼻中随便哼了一个单音,魂不守舍地收拾好自己,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身处宫中。

他昨日似乎答应了女帝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剑仙天下闻名,想必功夫甚好,朕仅一求,希望你认祖归宗。”

“圣人什么意思?”

“我知道你是太子建成的后人,既然太宗皇帝已去,如何不能尽了前嫌?大唐李氏的嫡后没有便罢,既然还在哪有沦落宫外的道理?”

“朕想封你为王。”

封他为王,能安什么好心?李白揉了揉额头,顺着回廊漫步。把他留在宫中,不就是为了方便监视么。

又一个转弯,菊花脸的太监总管腆着脸小跑着凑上来,怪声怪气地唱道:“李白接旨!”

李白从容地一甩下摆,跪下的动作依旧洒脱,脊背笔直,平静地看着那大太监。

大太监装模作样地展开手里黄绸,念:“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玄武门之变,先皇痛心多年,悔当日兄弟相残,连带亲属。今故太子建成后人李白入宫,当归宗太庙,以了先帝遗愿。特封昭王,赐,黄金万两,仆从五十,居翊善坊,钦此!”

李白施施然一叩首:“谢主隆恩!”

捏着那道圣旨,听着大太监的谄媚,唇角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果然,急着赶他出宫干活了。

李白的行囊简单地不能再简单,拎着便走。即使不愿,也是乘上了那红顶贵气逼人的马车,一路缓缓压过宫城的大理石地板,走到皇城的青石路上。

虽说未曾见过,但是李白没少翻家中旧书。从大明宫出丹凤门便直接是翊善坊。却偏要穿宫城过皇城,堂而皇之地走一遍朱雀大街,从安上门绕出去,生怕谁看不到似的。

必是女帝安排。

他手指若有若无地敲打膝头,了然颔首。女帝应是要求这马车绕去外郭,为的,就是昭告百官,他李白确实是得了个王爷玩玩。

呵,鬼心思。

待他无聊至极,马车停了。车外侍从低声一句:“阿郎,到了。”执杆起帘,给李白让出去路。

新晋昭王爷很是平和地下来,扫了一圈,目光落在那朱红的大门上。檐下牌匾“昭王府”三字雍容之中透着一股子秀气,定是武则天亲笔。

看来,这封王倒是真心实意。

李白不动声色地踏进大门,由下人指引,穿门厅,过花园,至卧房。

“还请阿郎更衣,这粗鄙布料实在不是您这个身份应该穿的了。”门口的侍女态度恭敬却不卑不亢,语气里是与武曌如出一辙傲气。

“你来伺候。”李白很懂什么叫官大一级压死人。

侍女面不改色地引李白入屋,从容地为他一层一层褪下又裹上,态度不似小姑娘那般矫揉造作,落落大方,倒是讨喜。

“你叫什么?”

“婢子名唤秋歌。”

“……好名字。”李白默了片刻,习惯性地一甩袖,朗声道:“赏。”

秋歌跪地谢恩,在后面跟着李白出了屋,由下人引着参观王府。亭阁错落,一曲长廊。两侧是奇花异兽,端的是个好排场。

花厅,花园,卧房,客房,夫人妾室所居院庭,还有厨房,账房,下人住处,连刑房都一应俱全,看来,这地方是早就备下的。

“说起来,我卧处邻一小院,那是何地?”

“禀阿郎,那是府中医师居处,离阿郎住处近些,方便传唤。”

“唔……”霎时,李白想到一人,随即摇头。这人,武则天怕是不会轻易放出来。

走着走着,绕行一圈,过那小院,李白不由得多看了一眼,正巧门开,少年出来裹了裹围巾,目光抬起便撞上李白震惊的脸。

“扁鹊见过阿郎。”扁鹊不甘不愿地叩首,给李白行了个跪拜礼。

TBC

——————————————————
好了,下周应该没有了

好难过,后面第九章写了一周都没写够五百字!!没写够!!

他妈的……

还要修第七章……第九章感觉要重新写……

我讨厌考试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