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斗酒作局8

charter.8太极扬名

三天,够宫人们干很多事情了,包括为一位王爷筹办册封大典。

太极宫上下修饰一新,诸臣一水着新官服,其上各冕各数。进贤冠侧粱随着头转而微微颤动,煞是好看。

更好看的,是群臣的脸色,当真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李白一套绛色衮冕,定定地站在群臣上首,只气场就赢了大半。少许老臣手持圭臬,看着那气度不凡的正统李唐后人,面露喜色,不住喃着我大唐后继有人啊!

一声高亢的皇上驾到,女帝裹着明黄色出现,声线各异的“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中,众臣行稽首礼。武则天侧目,凤眸扫过的地方,有人立刻伏低了身体。

“众卿平身。”

“谢圣人。”

武则天站在太极宫上首,接过女官递过的册封文书,朗声念起。庄重之余,人们分明听出她语气里那些许的欣慰。

女帝又在搞什么幺蛾子?众臣不知,但他们确确实实看到,昭王几步上前,提了提下摆,施施然跪下接旨:“谢主隆恩。”

阳光毫不吝啬地打下来,映在恢宏的宫殿上,更显华丽大方,庄重磅礴。今日起,李唐宗庙之中,正式添上了李白一支。

回走至席,觥筹交错间,群臣的敬酒恭贺未曾断过,李白礼貌而疏远地回敬他们。一时间灌下不少琼浆。

酒是好酒,此情此景却难细细品来,着实浪费。轻轻一叹,眼前一片朦胧,李白知道自己喝到一定点上,再喝下去怕是要出洋相。

偏又有人凑上来,恭敬地一躬身:“闻听昭王文采天下第一,号为诗仙,坊间佳作常传。不知今日我等是否有幸得以一见?”此言一出,不少人附和。

李白微微一笑,心知这些人是讽他一入长安之时为讨生计卖诗换酒,偏还端着架子不肯府上拜谒。如今身居高位不如狗,这请求不应,以后在宫中难混得很啊。

遂放下白玉盏,一挥手,豪气冲天:“笔墨拿来!”

立刻有宫人端着备好的文房四宝上殿,稳稳送到李白面前。墨是上好的李墨,纸是进贡的徽宣。修长的手指拈起狼毫小楷,下笔带着气势: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
假令风歇时下来,犹能簸却沧溟水。
世人见我恒殊调,闻余大言皆冷笑。
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书罢掷笔退开,看那些俗士猴急着凑上去啧啧称赞,李白有些轻蔑地给自己倒了一杯酒,刚要送下,被人按住手:

“莫要喝了,没人领你回去。”

李白眉头一皱,低声道:“滚开”

狄仁杰好似没听到一般夺下他的酒杯:“听说,扁鹊那孩子伤到了?”

“狄大人消息够灵通啊。”嘲讽,绝对是嘲讽。

狄仁杰叹了口气:“莫要再让他受伤了。”毕竟是看了几年的孩子,即便没有血缘,总也于心不忍。

是他们欠他的。

“我昭王府的事,不劳狄大人费心。”

狄仁杰看着他状似无恙地又饮一杯,欲言又止,最后退开,淹进五色官服中。

TBC

有点难受,空间几位可爱的太太被举报了……听说是被搞事的人……

虽说时刻做好了被伤害的准备,但这样真的很难过……

今天也不知道自己在干些什么,反正好累……

评论(5)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