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斗酒作局(文案)


    三入长安时,李白心无旁骛;三入长安后,却被迫有了担负。

   “朕求你,帮帮朕吧。”武则天说这话时,带着少有的恳切与疲惫。

    他不动声色,冷眼看着凑上来的谄媚之徒,心比人更冷。在这纸醉金迷的长安城中,他要防的人,太多了。

    “你师父是谁?”

“徐福。”

“你长得很像我一位故人。”

“王爷,您搭讪的方式真老土。”少年挑眉,带着点神采飞扬,却忽然垮下去:“所以,我只是个替身,对么?”

李白点头,又摇头,静静看着少年离开,倔强而落寞。

“今日你来,最好不是谈公事。”李白未抬眼,依旧作他的画。

“你最好别再伤他。”狄仁杰少有地愤怒,捏了捏拳头,低声道:“好自为之。”

好自为之,这话他听了太多。李白勾唇执杯,抬眼看那艳若牡丹的道人:“先生善卜,可否为本王算上一算?”

明世隐落下一子:“入泥难脱,终无悔意。”

李白落子抚掌:“先生算错了,某早已后悔。”

“旁观者清。”明世隐静静地跟一步,终于抬头看了李白一眼。

一子,局势已定。

但,未尝不可破。

“女帝不是要留你在我身边么?想留下,没那么简单!”李白半撑着身体,眯着醉眼看身下气急的少年。虽说金冠摇摇欲坠,华裳半敞,气场依旧危险。

“不会伺候人,就滚。”

大多时候,并非局不可破,只是缺那破局的一人。

心亦如此。

——————————————————
今天搞出一个文案

我不管热度低就不玩了!!不玩了!!哼!!!

毕竟,我是根据热度判断文章好坏的呀。
|•ω•`)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