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信庄】白日做梦(一发)

好啦,所有点梗都写完了哦~

召唤小朋友 @藍駅 训练营小木桩的bug后生活

祝食用愉快:)



(一)
训练营有两个小木桩人,结实耐/操,大伙都挺喜欢的。并且因为某些私人恩怨,更热爱去氧化钙韩信。

韩信:“……”

这不公平啊!

那边明明还有一个肉的不行的庄周,凭啥老来欺负他个脆皮啊!你打又打不死有意思么!

露娜:“呵呵。”

遂暴打他一顿。

(二)
庄周被/日的几率其实挺小的,一是长得比较可爱,二是没人会去欺负一个辅助。

除非打龙。

打龙的时候总会不可抗力地被庄周吸引,然后插上两刀。

小鲲的哀鸣在峡谷回荡,韩·稻草人·信幸灾乐祸: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终于被打了吧活该啊喂!

嘲讽完回头一看,庄周脸带泪光地看着他,瘪着嘴,一副还要哭的样子。

“欸,你别哭啊!”韩信有点慌,这小子细皮嫩肉的跟个小姑娘似的,他搞不定啊!手忙脚乱地给他拍了拍灰整了整衣服,庄周可怜兮兮地吃手手:“唔,困……”

妈耶。小孩子么。

韩信面色和善一脑子mmp:“困就睡好啦。”

“唔……抱抱……”

“……”

怪不得不打庄周,来训练营谁会去欺负一个小孩子?

(三)
韩信不自觉把自己放在了爸爸的位置。

“庄周,躲开!”

他挡在庄周身前,抗下一刀。

“欸,奇怪,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啊?庄周不应该在大龙那边么?”

“我怎么知道。”韩信无奈地笑一笑。

“唔,没关系,倒是省的再跑一次了。”说完,一刀向着庄周过去,被韩信徒手接住。

“啧,你总是把技能锁定在自己身上,会提前报废喔~”

“关你屁事。”

真是没人性,还去欺负一个爱哭爱睡觉的小孩子,推荐你去看看《未成年英雄保护法》,省的心里没点b numbers。

(四)
再来英雄时,韩信正在用毛巾给庄周擦脸:“喂!醒醒!别睡了!”

庄周泪汪汪:“我困……”

韩信拔/吊/无情:“困也不能睡了!你看你!成天睡睡睡!没有一点生活情趣,活着有什么意思么!”

庄周小声:“可我也没什么事情可以干啊……”

“有。”

“什么啊?”

“等着复活,去看山青水秀,日月星河。”

(五)
训练营的木桩人原本不存在,后来,因为有一些英雄渐渐退出王者峡谷这个舞台,才被封入木偶中。

在羞辱中沉潜,在受伤中提升。

然后,王者归来。

在王者层出不穷的新英雄面前,庄周第一个黯然退场,其后就是韩信。

他们一上一下,静静地蹲在大小龙面前,等着重生的那一天。

“韩信,你想回去吗?”庄周眨了眨眼睛,问。

“当然!今日之耻,必百倍千倍奉还!”韩信慢吞吞地擦着枪,眼底闪着光。

“唔,对了,咱们两个的bug快要修复了呢。”庄周歪着头,愉快地看着他。

“嗯,那你以后小心点,不要老睡觉了!别人打你也不知道躲,不疼的吗。”韩信老妈子叹了口气,“要保护好自己啊!万一破损度太高是会被丢掉的。”

“唔,知道了。”庄周轻轻拉一拉韩信破破烂烂的衣角,“那你的破损度是不是很高啦?”脸上的疤多了不少。

“不用管我,谁还能打的死我?太看得起自己了。”

“韩信,有人来了。”

“嗯,我知道,在我身后躲好。”

(六)
韩信不是一个擅长抗伤害的英雄。

但他不能后退,后面那个小家伙肯定会被打哭的。

欸,你说说现在的年轻人,不懂得怜香惜玉也就算了,连尊老爱幼都忘干净了。

真可惜,以他现在的状态,估计再也没办法回去报仇了。

“嗳,韩信。”庄周忽然叫了一声。

“干嘛?!别打扰我!”韩信气急败坏。

“喔,你想回峡谷吗?”

“当然,”韩信的嘴角勾起一个苦涩的弧度,“谁不想回去?”

庄周懒懒地倚在鲲上:“那走之前,我送你一个礼物吧。”他眉眼带笑,一脸温柔,手上泛着淡淡的蓝光。

“天人合一。”

(七)
韩信再次睁开眼睛,疯了一样去问庄周的下落。

他只记得有一道蓝光冲天而起,庄周身上都是他的灵蝶,马赛克似的,渐渐模糊了他的模样。

“对了,还有句话要说……”

你说了什么?你说了什么?

再说一遍好吗?我还没有听到!

张良一脸淡漠地告诉他,官方重做了他的模型,所以得到净化的他才能回来。

“庄周呢?那庄周呢!!!”

“不知道,没有模型,脱出偶人也无处可去吧。”

韩信愣在原地。

这份礼物,太重了。

(八)
韩信打遍了当年在训练营里欺压他们的英雄,每打一个,心凉一分。

庄周还是没有回来。

还能回来么?

李白心情复杂地看着抱着酒瓶一脸醉像,哭的不行不行嘴里一直喊着庄周啊庄周的韩信,嘟囔你就不能给老子留点……

第二天还要上班,忍着头痛,他站上水晶,习惯性地看一下身后确定阵容,揉着额头的手却一顿。

坐在鲲上的少年淡定地从他身边游过,轻飘飘地落下一句

“记得我四级来吃个净化技能啊。”

(九)
没人知道庄周是怎么回来的,就像没人知道他和韩信在训练营是如何相依为命度过那些痛苦日子的。

“你……那时说了什么?”打爆水晶后,韩信急急地拉住鲲的尾巴,害得少年一个重心不稳差点摔下来。

韩信赶紧接了一把:“你说了什么,嗯?”

庄周面色红润,支支吾吾:“……没听见就算了吧……”

“听见了,重复一遍!”

庄周捂了捂脸,做了一下心理建设,小声道:“……我心悦你。”

“嗯,我知道了。”

“欸,只是知道了吗?”

“赶紧去你住的地方把行李收拾收拾,从今天起你跟我住,我养着你。”

end

评论(16)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