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这哥们有毒(一发)

小朋友们没说啥梗所以就就就写了个画手x医学生  :) @沐飏夕夏  @有个智障他姓辰
内什么,画画那部分我瞎写的,画渣原型:我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理直气壮)

然后继续在小本本上挑一挑,呜哦呜哦~




(一)
    李白喜欢秦缓。

    这事儿挺出名。

基本上除了秦缓整个大学都知道。

秦缓不知道是因为他不逛贴吧。

看看,经常玩手机刷段子是多么重要!

讲故事之前先说一下人设,李白虽然叫李白,但考进大学的时候走的艺术,美术类专业生。全省第一的专业课成绩,全省第一的艺术生文化课成绩,才进了大学数一数二的专业。

秦缓呢,作为本省理科状元,考进大学排名第一的专业,学了医。学医的不一定家里有背景,但是学的贼溜好的家里不可能没有背景。秦缓他干爹是主席亲自称赞过的著名老中医,刚进学校就出了大名。

开学新生代表讲话。

他在上面面无表情地念稿子,姑娘小伙在底下窃窃私语。李白从他念第一句就开了嘲讽模式。

一篇不错的稿子被念得干巴巴皱兮兮。

毫无舞台表现力。

一个无趣的,低级的,没有情调的男人。

边上个同学悄悄拐了他一肘子:别作,就算你是文学系,觉得再不舒服,也不能说。人家那后台是你能随便怼的?

李白嗤之以鼻,抬头一看台上的清爽小伙,惊为天人。

李白:amazing!我要追他。

然后环视四周,眼神带着凌厉的威胁:老子看上的人,谁敢动剁谁手。

然后李白就在全校出名了。

(二)
庄周试探了一下秦缓:鹊鹊啊,你喜欢男孩子咩?

秦缓目不斜视:nonsense。

庄周:那要是有人想追你你会答应咩?

秦缓:no way.

庄周:不是男人,很漂亮的小女孩也不行咩?

秦缓有些不高兴了:unbelievable!子休你怎么忽然纠结这么无聊的问题了?我说了在学业有所成之前坚决不考虑感情问题!如果有哪家无聊的男性or女性托你探我口风直接骂一顿OK?

庄周很冷静地回话:行行行,你是大佬,英语好了不起!我去给你拒绝了!

遂把刚刚的对话语音用球球发给了好友。

(三)
李白有点愁。

庄周发语音的那个就是他。

秦缓的态度这么坚决让他很头大,本来想着如果秦缓只是不接受男性他可以考虑去一趟泰国,但照目前的情形来看,秦缓分明是个性冷淡。

这就麻烦透了!透了!

李白很焦虑,但是现在宿舍里没有人,无奈之下他只好随手涂点东西发泄情绪。

人设里暗表,他是个会画画的大触,并且文学底子不错。涂完信手题字,发到贴吧,引起轩然大波。

试想,一个会画画会写诗还长得帅的男孩子,谁会不想追?

gay?先不考虑!

李白愕然看着以平均每秒三楼速度迅速盖起摩天大厦的帖子,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迅速调出和庄周的对话框。

(四)
庄周心情复杂地再次来找秦缓,秦缓抬头一看是他迅速一脸戒备。

庄周:……

庄周:谈学习。

秦缓凑了过去。

庄周:鹊鹊,你们这学年有解剖课你知道么?

秦缓点头。

庄周:解剖需要画图的你知道么?

秦缓听后一脸复杂。

众所不周知,秦缓美术,极差。能逼疯老师的那种极差。

庄周一看有戏:我听说咱们学校有个美术生很厉害,专业课全省第一,要不让他抽空来教教你?

秦缓开始很慎重地思考这个问题。

庄周掏出手机:听说他有一套独特的学习美术的方法,很灵。另外,我这里有几幅他的作品,你瞧瞧。

秦缓看着那几份涂鸦,惊叹一声:你有他联系方式么?给我一份。

庄周面上微笑,心里全是mmp。

(五)
秦缓皱着眉,看着那个“青莲剑仙”的ID,和那个水平不如自己的简笔画头像,心态默默崩了一波。

感觉这个人不可信,很不可信。

再回过神来,对话框里就是一句“您已成功与青莲剑仙成为好友,快来聊一聊吧~”

恶心得人能掉三斤鸡皮疙瘩。

对方很礼貌地发来一句“您好,请问您是……?”

秦缓觉得这个人可以,很礼貌,很优雅,很gentle。遂也打了一句:“您好,我是秦缓,想和您学习美术。”

“可以啊。”

简简单单三个字,没有他以往报上名字后,那冗长的“啊啊啊秦缓欸是那个很牛逼的秦缓吗啊啊啊好激动啊你是不是真的那么厉害啊巴拉巴拉……”

秦缓十分感动,对此人的好感值蹭蹭蹭往上冒。

对话框另一面,李白在宿舍里先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人猿泰山一样喊了老半天,又开始跳今天是个好日子,直到上铺的庄周一个枕头甩过来。

你丫再不闭嘴老子就告诉鹊鹊你那点龌龊心思!!

李白稍息立正,回去一看,和“善恶怪医”的对话框里,秦缓的话简洁明了。

明天开始教,方便么?

方便方便,明天没课。

好,到时候约个地?

二餐三楼有个咖啡厅,人少,并且可以讨论。

好的,三点可以么?

行。

李白抱着手机,翻来覆去看着聊天记录,心跳怦怦快。

(六)
第二天两个人如约见面,不得不说李白的忍耐力惊人,非常淡定地从容微笑,请秦缓入座,掏出板板和手机,嘴上道了一句直接进入正题吧,先给你分析几张图片。

秦缓正在赞叹这人行动干脆利落,凑过去一瞧那图,惊得差点从凳子上摔下去。

秦缓:这这这……appalling!

李白一脸淡定:不要关注内容,二次元的图片大多内容无趣,但是却能很好让业余人士打功底。比起内容,这张图明明有更吸引人的地方不是么。

秦缓脸色不太好。他心道,妈的谁会随随便便拿春宫图出来当做讲课范本?妈的还是两个男的!

李白面不改色地开始用电容笔戳哒手机屏幕:不要发呆,看这里,这个人的侧脸,有什么问题么?

秦缓飞快地瞄一眼:我觉得挺好,很逼真。

李白啧了一声:没有一丝违和感?没有违和感说明看的不仔细,继续。

秦缓只能做一下心理建设,再次凑上去:唔……好像脸型怪怪的。

李白赞赏地看了他一眼:不错。刷刷几笔在板板上画出此人的正脸,秦缓一下子就明白了。

此人的脸,侧看还好,要是正着看,下巴明显太宽了,简直就是正方形脸。

李白眯着眼转着笔:还有呢?

秦缓是个聪明人,他略加思索,道:鼻子太尖了。

李白:还有。

秦缓狐疑地看他一眼,怎么还有的?

李白微微一笑,在正方形里几笔勾勒一下,秦缓立刻懂了。

侧脸眼睛画的太长了,虽说现在不违和,但是调转方向这张脸简直不能看。

李白神色认真:美术是一门艺术,在进行艺术创作,心里面必须有全面的底数。这个人的正脸,侧脸,背后,每一个角度都要考虑周详,否则,人物是画不好的。

秦缓赞同地点点头,眼底有钦佩之意。

李白依旧滔滔不绝:这个人物最大的败笔就是脸,脸型和眼睛,人物塑造的两大要点搞错了,这人设基本也不能要了。不过这幅画并非毫无长处,你看他的躯体处理。

秦缓严肃地看过去,脸微红地别开。

两个人的躯体紧紧贴着,可以看到绷紧的小腹相互亲昵地摩擦,细小的汗从毛孔里冒出来聚在一起,顺着纹路往下缓缓地淌。

活色生香,活色生香。

秦缓已经不淡定,但是还是要忍着。这人讲的时候通俗易懂,分析也头头是道,说实话,如此难得一见的好老师并不容易找。

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看下去。

可算是分析完第一张图片,再看第二张,秦缓差点把桌子掀了。

捆、捆绑?

秦缓觉得自己不是很好。

他一脸懵懵哒,看着李白执笔在板板上画出这张的人体结构图。赤裸男子被绑的浑身上下都是绳子,肌肉线条流畅,就是姿势不堪入目了些。

就、就像邀人品尝,脸上还带着点勾人的迷茫。

秦缓克制自己的脾气:同学……你这些图……

李白有些惊讶地看着他: 喔,这节课先教如何画好一个男人,所以素材都找的男性。嗨!有什么害羞的?他身上哪个部位是你没有的?来,赶紧赶紧,看第二张!

秦缓心情复杂,却也只好凑上去,硬着头皮看着那画中的男子,脸上火烧火燎地烫。

秦缓头一次觉得上课是如此地煎熬。

(七)
李白一本正经地瞧着急欲去死一死的秦缓:来,看个不一样的。

说着调出下一张图。

这次是真人,露出光洁的上半身,肌肉线条分明,带着一个男人应该有的英气。再一看脸,李白。

幸好幸好,表情和姿势都不撩,很正经的模特造型。

李白看他表情,一挑剑眉:开始吧,分析点实在的,打一下这张人体的稿子。

秦缓认真地在纸上涂涂画画,笨拙地模仿李白的作画方式。虽然依旧惨,但确实有三分影子。

李白看了看:也可以了,知道哪有问题么?

他信手在纸上勾了勾,整张图看起来精致了了许多,秦缓仔细记下来问题所在,认真地看了李白一眼:谢谢。

李白笑笑:上到这吧,下次见。

秦缓点头,起身犹豫一下,又转回来:  那个……下次的素材可不可以……

李白笑容逐渐变的高妙:  虽说用这图确实刺激了点,但是印象深刻并且效率很高,不是么?

仔细一想,没什么毛病。

秦缓一脸恍然地离开了。

(八)
庄周看着蹦蹦跳跳跑回来的李白,心情复杂:“……鹊鹊要是知道我干了啥非剥我三层皮。”

“你只有一层皮,”美术生李白好心提醒,“但皮下面还有脂肪和肌肉。”

“……死之前一定告诉他你是一个怎样龌龊的人!”

“咳,老哥,放心,你这么稳一定不会有事的。”

庄周白他一眼:“告诉你,要是让鹊鹊知道你为了掰弯他搞春宫图给他看,他能解剖了你丫的!”

“欸,所以老哥,千万别给我捅破喽!咱俩可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行,有种,对了那红马尾……”

“嘿嘿,兄弟办事儿你放心,已经给你传文件过去了,接收一下哈!”

“好。”

今天,李白和庄周也在进行着一些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

(九)
有的时候,千算万算,也不如一场意外来的实惠。

李白不安地看着秦缓,后者面色难看地躺在床上。

不能动,不能动 ,他的腰已经很可怜了。

李白强行压抑着自己想要再来一次的冲动,捂着头道歉:“对不起……我……喝醉了……”这倒是句实话。

秦缓面色阴晴不定,他勉强扭了一下身子,懊恼自己昨天不该凑热闹,不该由着这群人,喝了酒。

这下事儿大发了。

“那个……”李白小心翼翼地凑过去,“我帮你洗一下吧,很不舒服吧?”

秦缓脸色更加难看,奈何作为医学生,他是最爱惜身体的,只能微微点头。

李白如蒙大赦,轻轻把人揽进怀里抱进浴室,乖乖当侍者,给秦缓收拾利索。

洗了澡解了乏,秦缓脸色好了许多,低低道了句谢。

“我会负责的。”李白一脸严肃。

“无需,我也有错。”秦缓揉揉眉心,掐没了李白的歪心思。

“我觉得有必要,”李白凑上去一脸严肃,“既然你说你也有错,那让你对我负责,没意见吧?”

秦缓思虑片刻,忽觉上当,一记断子绝孙脚,冷脸还没摆好,那人趴在地上已经诶呦开了。

妈的流氓!

秦缓心底流过两行清泪。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啊!

(十)
李白费尽心思,把秦缓搞到了手,四大梦中情人一下子少了俩,学校里的小姑娘们差点疯了。

李白贴吧意思意思安慰了一下:欸,那不还有俩呢么。

小姑娘们一想对哦!扭头却发现韩信出柜了。

和男孩子。

男!孩!子!

小姑娘们受到一万点暴击,感觉不会再爱了。

这直接导致她们后来追男神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啊啊啊啊啊啊男神我要给你生猴子”而是“卧槽这么多帅哥谁和我男神更配?”。

:)

某种意义上也是吃一堑长一智嘛。

end

评论(18)

热度(1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