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老外在中国

(八)
事实证明,取谏于民是低智商的,没用的,易把自己作死的。
庄周屈服于歪果仁那充满侵略性的雄性荷尔蒙之下,丢失了作为异姓王的基本尊严,勉强允许韩信住进自己家。
然后每天活在“要被爆菊花”的恐惧之下,吓得半夜睡不着觉。秦缓看不下去,自告奋勇担任他的私人医生。
庄周很高兴他的好闺蜜能陪他面对魔鬼,更高兴他最爱的爱豆能跟着来做客,么么哒!
既然已经住在同一屋檐下,事情就简单多了。某一天大晚上的,李白翻了好几堵墙,跑去找韩信喝酒。
韩信高冷地一摆手:“不行,这不教廷。”
李白:“你他娘的连男孩子都追了,还跟我说什么教不教廷,what  the  hall!”
韩信面不改色地喝下一大杯:“Nonsense!我和你讲你现在没有切实证据不能乱说话的!”
李白也喝一大杯:“我觉得蜃楼王应该对你屋里里的素描蛮感兴趣的。”
韩信面色一变。
韩信虎躯一震。
韩信抄起李白衣服领子一脸老子非打死你不可:“你翻我东西了?”
李白白他一眼:“猜的。”
韩信:“……”
李白白一脸好奇:“我知道你画画好,想象力也牛逼,所以你到底画了什么?”
韩信沉默。
韩信:“你最想看见秦缓什么样子,我就画了庄周什么样子。”
李白一脸astonish:“卧槽你可是教廷的人!思想怎么可以这么龌龊!这样做你就不怕失去教皇么!”
韩信奇怪地看他一眼:“我就是想看看庄周睡颜,怎么就龌龊了?”
两人相视片刻,李白抄起酒坛子狠狠灌了几口,韩信一头雾水看着他抽风。
这个人思想太纯洁,我们孤立他。
TBC

评论(19)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