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你也算个人民教师?(18-20)


charter.18
秦缓直接打车把李白送到了最近的医院急诊。
“肝脏受伤,有出血迹象,左下第六肋断裂,请迅速手术。”
医生惊讶地抬头,看到是秦缓了然地比了个OK:“放心吧师弟,这孩子绝对能救过来。你是家属吗,来签个字。”
“我是这孩子班主任,家属马上到。”
“成,你办事,我放心。”
秦缓看着手术室亮灯,慢慢坐下,手心里全是汗。
差点,这孩子,就没了。
肝受伤容易大出血,很快就会休克死亡。如果他没出去找李白,没有拐进那条小巷……
秦缓一拳捶在墙上,很疼,因为他要记住这次教训。他的学生,不可以再有一个出事的。
拉这些不懂事的孩子们一把,不就是他答应庄周的原因么。
李白的爸爸妈妈来的很快,秦缓向他们说明了一下李白的情况,匆匆离开。警察局的口供,他要给这几个人狠狠记上一笔。
TBC

charter.19
李白插着氧气,面无表情,权当自己没听见父母的指责。
指责什么?无非就是让他以后别打架,少惹是生非。
李白看着白色的被单,心想秦老师肯定不会这么骂我。忽然就有点委屈。
他抬头,打断他们:“秦老师呢?”
李氏夫妇一愣:“秦老师回学校了。怎么了,秦老师这次救了你,你还想干什么?”
李白闭上眼,瘫在床上:“没什么,想亲口道个谢。”
我很想见他,因为你们都不懂我,但他明白。
“秦老师那么忙,等你伤好回学校再说吧。”李妈妈听儿子这么讲道理,神色缓和下来,温柔劝道。
“那,你们送我回学校吧。”不行,我现在就想见他,只想见他。
“白白……”
“你们走吧。”李白困难地别过头去,“我不想见你们。”
叹息声长长的,脚步慢慢远了。半晌,有人推门进来。
“出去。”李白闭着眼,心里比眼前更黑暗。
“让我来又让我出去,你什么心态?”一只手摸了摸李白的头,后者猛的瞪大眼睛看过去,两人相对无言。
秦缓伸手拿了个苹果,慢慢地削。李白盯着他的手,问:“你会相信我么?”
秦缓嗯了一声:“你就是太善良了。”
李白当场哭了。
他从记事起,就没人对他说你是个好孩子。所以,他当然没觉得自己应该是个好孩子。
现在忽然有人跟他说,你就是太善良了。心态一崩眼泪立马跟上,怎么也停不住。
秦缓放下苹果,抽了纸擦擦手,又抽一张给李白擦擦脸。虽然没有表情,语气却是温和的:“只有我知道你善良,很可惜。”
“你应该让所有人知道你的好。”
李白直直地盯着秦缓。
眼底,都充满了光。
TBC

charter.20
李白重回学校,仿佛换了一个人。
日常的点点滴滴都能看出他的变化,成绩体现最为突出。
一个差生忽然得了年级第一,很容易被人喷死,但是李白却没有被任何人质疑。
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最近有什么变化,大家伙都在看着。
影响总是成片的,比如赵云和韩信都进了年级前十。李白惊诧地问他老子影响力这么大的么?韩信扫他一眼:老子只有进了年级前十才有机会追小情儿。
李白说你小情儿真校园,问问他要不要和我试试。
韩信没让他嘴皮子得了便宜:你可拉倒吧,小心搞出什么误会。
李白有点懵:啥意思?
韩信白他一眼:别作,就你对秦老师那点心思,赵云都看出来了。
李白愣住。
半晌,他揪住韩信衣服:你说什么?你再来一遍?
韩信依旧一脸坏笑:装!接着装!
结果李白表情严肃,满脸你再说我可是要打死你的。
韩信笑容凝固,说话结结巴巴,由内而外散发着shock的信息:“等等,你不会真的对秦老师没意思吧!”
李白青筋乱跳:“废话!又不是给!”
两人忽然陷入沉默,然后韩信又忽然弱弱地问:“那你那么喜欢黏着秦老师,为什么啊?”
“当然是因为看他顺眼,人很好很温柔,而且什么都会。哇!你不知道,他做饭超好吃的!”
韩信了然地打个榧子:“get,你喜欢老秦,但是自己不知道。”
李白眉头缩成一团:“别叫他老秦,他才多大。还有,你从哪get到这么奇怪的点?”
韩信无声地看着他。
李白勇敢地和韩信对视三秒后,低头陷入沉思。
TBC

评论(14)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