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云亮】未命名

第一件事,征名字,写的我脑阔疼,实在不愿意想名字了;
第二件事,老子驾驶证终于考完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第三件事,cp白鹊云亮,未来机甲文,偶尔插播点玄幻的东西,私设米莱迪暂时是健全人(你们懂我意思吧);
第四件事,我写到了十三,但是我不会断剧情,所以后面告一段落会统一发出来,很多的一部分。
第五件事,谢谢看我的ooc。


(八)
李白搜索了一下系统,根据匹配结果:吸吸鼻子,吸了吸鼻子。收到秦缓惊诧的一瞥:“你又下载了什么奇了八怪的安装包?”

“没,只是我搜索到,人类在感到委屈又不敢说的情况下可以吸鼻子,所以试试。”

“……我听出来了,你觉得哪委屈?”秦缓拎着扳手起身,就准备往机器人身上敲打:“说出来,一并给你修好。”

“被你修的这个事实令我心生恐惧,但又不敢直接说,使我的CPU产生了一种异常波动,其波形与人类‘委屈’的情感波形相似。”

秦缓沉默了一下。

秦缓:“所以,你觉得我修不了你还可能把你拆了?”

李白不敢吱声,但他无法生动表达情感的脸上却写着“是,就这么一回事儿”,看的秦缓想一板手抡下去。

“是这样的,”他深呼吸,告诫自己不能跟傻机器人发火,“你是初代机,现在整个地球最了解初代机的,除了阿尔法公司那个自我感觉贼几把良好的总裁之外,就是我,懂吗?所以假设我不能修你,地球上基本上就没人能修你了。”

“但你没工具,也没材料。”李白眨了下眼,“你怎么修我?”

“修你没那么麻烦,况且,我就不信阿尔法一点力都不出……哦我天!看看这线路!”秦缓沉默片刻,把扳手丢到一边,“谁他妈把线路改了的!谁!傻逼吗!”

“如果不改线路,那么整个地球上除了你和诸葛亮就没人能修我,阿尔法又不傻。”李白缓慢移动电子眼,好让秦缓清清楚楚看到他的白眼,“现在改了线路,就只有你不会修我了。”

“是的,尤其是现在你的维修师傅只有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点逼数?嗯?”

李白咽下那句“你可以把我送回阿尔法”,这话要说出来秦缓分分钟拆了他。

但是目前似乎也没别的好办法。秦缓抄着改锥挠挠头,叹气。

“这局是我输了。”

(九)
“谢谢你认输。”诸葛亮转过椅子,蓝眼睛里闪着愉悦,“欢迎回来,秦缓。你的到来帮了我很大忙。”

秦缓翻了个白眼,眼睛从他手指上的银环一掠而过:“哦豁。”

诸葛亮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签一下合约,然后正式成为阿尔法的人事部经理。”

“所以,我出去浪了一圈,你把我骗回来还给我降职?”秦缓嗤笑一声,轻车熟路地给自己倒了杯水,舒舒服服地靠在定制沙发上,“有点诚意,诸葛亮。”

“你想要什么?”诸葛亮波澜不惊,这是意料之中的。先沉不住气的才是输家,但是他的计划必须有一个不可控的因素出现,才能打破现下的僵局。

“权限。”秦缓用手指尖摩挲杯口,尝试它能走多远,“你有什么权限,我也要有。诸葛亮,你太贪心,到最后会什么都没有的。”

“原话送给你。”诸葛亮干脆利落地怼回去,“你怎么不直接说要当阿尔法的总裁?”

“总裁没有权限。”秦缓说,“上位者不代表拥有一切,掌握实权才能掌握命运。这是属于我们的经验。”

“你还是那么懂,这一点几乎没变,怪不得他们喊你普罗米修斯。”诸葛亮一挑眉。

“我行走于地面时的名字很多,不过现在这个更让我喜欢。”秦缓心平气和地回答,“名字是个麻烦,你要对喊出它的人负责。这一点你我一样。”

“我可以帮你,作为回报,修好李白,给我权限。”

“怎么听起来我很吃亏啊。”

“谁更吃亏,你我有数。”秦缓放下杯子,“我不在乎他们怎么想,但你不能。你的试验即将成功,赵云将是最完美的机器人。”

诸葛亮平静地看着他,让人有点捉摸不透。半晌,他轻声道:“子龙将不止是最完美的机器人。”

“……诸葛亮你果然是个变态。”

“请收起你那些龌龊的想法,它们不属于我。”总裁轻咳,“我只想身边能有个人陪我,最好是赵云。这些你早就知道。”

“是啊,”秦缓笑盈盈,目光犀利,“毕竟你一向是这么和我讲的。”

“希望你没有改变你的想法。”

“当然。”诸葛亮低笑。“那么,现在我是不是可以庆祝我的副总裁回归了,秦先生?”

秦缓颔首。

“米莱迪会带你熟悉公司。”

(十)
“秦先生想了解什么?”米莱迪笑盈盈地问。

“你的三围。”秦缓盯着那双大长腿。

于是米莱迪从微笑变成了大笑:“不用紧张秦先生,在这里,您可以不必伪装。”

秦缓终于把目光对准了她的脸,歪着头笑了几下:“诸葛亮真是什么都对你说。”

“被总裁信任是我的荣幸。”

“无关信任,知道越多,越危险。你想没想过会因为我们而失去一些东西?比如一只眼睛,或一条腿?”秦缓看着这个女人,却没能发现任何表情上的变化。

“那是我的命。”她平静地道。

“好吧,那么,我能看看我的保姆机器人去了吗?我想现在应该已经维修的差不多了。”秦缓别开视线,顺便转移了话题。

“当然,他就在这里面。”米莱迪拿出一个小戒指,“顺便您可以尝试一下您的新权限。”

叮的一声,门滑开,粽发的机器人抬头,没有表情的脸上,电子眼里的光一闪而过。“修的不错。”秦缓说,“麻烦李大爷给我收回您这可笑的战斗形态,衣服我给你带来了。”他把有点脏的粉色纸袋塞到机器人怀里,很自然地下命令。李白盯了他一下,小心地拎出袋子里面的衣服:“谢谢。”

言罢变回那个狂炫酷霸的裸男,从容淡定地把袋子里所有衣服穿在身上,包括内裤和围裙。旁边瞎瞅的科研人员噗嗤笑了一下,就听秦缓对李白说:“现在你系统升级了,围裙也有了,以后再摔碗我就拆了你,听到没有!”

李白电子眼一闪:“做饭和刷碗的不能是一个人。”

“屁!谁说的!”

“《夫妻法则》第三集,女主人公艾薇儿说的。”李白回答,“每晚七点半在星际频道播出,里面关于人类家庭伦理学的知识很丰富。”

秦缓沉默。

两个问题,一是连小鸡鸡都没有的机器人,居然妄想行使丈夫的权利;二是李白居然又偷偷用他的流量,还追剧。

“阿尔法的机器人现在都这么人性化了?”秦缓扭头问米莱迪,米莱迪给了旁边白大褂一个眼神。白大褂翻了个白眼,颇有些生无可恋:“没办法啊,形势所迫。现在阿尔法最牛逼的两款机器人,一款给总裁端茶送水,一款给副总裁扫地做饭。不人性化一点,会被扣经费的。”

“等等,”秦缓好似抓住了什么重点,“你说李白很牛逼?他不是被淘汰的初代机么?难不成你们还在为他升级系统?”

“总裁要求的,”白大褂耸肩,“他说只要痕迹还在,失去的总会回来。”

秦缓语塞,他看了看李白,感觉事情确实出现了失控的地方。

是哪里呢?

tbc

评论(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