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我还没写完!!!

【白鹊】未命名
有的人死了,但是他还活着。同理,有的AI报废了,不代表一定会消失。

(一)
秦缓匆匆忙忙打开随身终端,期待地看着电子屏上跳动的数字。

主持人用他激昂的语调夸张地大喊出一串号码,暗示后台换一个喜庆点的BGM。秦缓却叹了口气,关了这个令人恼火的窗口。

顺便,扔掉那张作废的彩票。

3431年,彩头可不是令人作呕的金钱,而是机器人。

是的,各种高端的,漂亮的,酷炫的机器人。没有男人不向往黑科技,但机器人越精细就越对得起他的价格。机器人公司也不是傻子,卖不出去的东西不值钱,与其撂着落灰,不如利用一下生钱。

买彩票赢机器人,可比买彩票中现金刺激多了。不管是帅哥还是靓女机器人,只要你能中的了这奖,通通白送。

只可惜,世界上哪来那么多幸运儿,有群被商人耍的团团转的普通民众还差不多。

道理秦缓不是不懂,但那款幻梦系列的保姆型机器人——庄周,实在是太戳他点了。机器人自带一个鲸鱼坐骑,外形方面使用了最新的仿生技术,做成了蓝色短发的少年模样,特殊功能是催眠,对于一个整天在人力资源部发配各级人类非人类的狗子而言,可以讲非常诱人了。

同样被这款机器人吸引的还有一大票小姑凉,因为他太可爱了,可爱到MB都会cos成他的样子来招揽生意。

秦缓切了界面,看着官网上,庄周全身图旁边那个长长的价位数字,不禁脑阔疼——这得攒到猴年马月才能买得起啊?

终端滴地响了一下,没引起他的注意。或者说他实在懒得注意——肯定是主办方阿尔法科技发来的邮件,提示他中了些乱七八糟的参与奖。

江湖套路,不给点甜头,鱼儿不会继续上钩。为了留住他们这种掏彩票钱的“大户”,每购买一定数量的彩票就会触发隐藏奖品,可能是个扫地机器人,也可能是个全自动家电,总之都是些不值钱的玩意儿,虽然质量很好。

但扔出去的彩票钱明明够买更好的同类型商品!秦缓懊恼地敲打着桌子,心想自己怎么就这么不长记性,非要手贱买彩票!

这个月又要喝营养剂了,还是没味道的那种。

总统有云——我们的国家不可以出现民众饿肚子的现象!如果买不起饭,那就喝营养剂吧!甜甜的,巨好喝!

他结完账,面无表情地撕掉印着总统大脸的营养剂外包装。

啧,傻逼一个。

兜兜转转回了家,他看着门旁边的大箱子有点懵——再一看寄件人,卧槽,这次的隐藏奖励个头这么大的吗!难不成是台冰柜?

不能吧!没听说过阿尔法公司生产冰柜啊!秦缓费力地把箱子搬进门,感受这个死沉的重量,心跳砰砰快。

难不成,是个机器人?

瞬间,庄周那张可爱的脸在秦缓脑子里飘来飘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走狗屎运了阿尔法公司寄件地址写错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掀开盖子的一瞬,秦缓还没勾起的笑僵在脸上。

卧……卧槽!!!!

(二)
箱子里躺着一个安静的帅哥,钢铁制造的那种。

但是,不论是头发还是皮肤,触感都与真人无异,就很牛逼。

秦缓有点愁。他没找到说明书,所以这个机器人怎么启动?试探性地拍拍小帅哥的脸,他喊了句:“醒醒。”

然后帅哥睁开了眼睛,蔚蓝色的。

所以说,棕色头发配蓝眼睛是什么鬼的品味啊喂!!

秦缓松了一口气,小心地问:“你的代号?”

机器人微微抬头:“阿西莫夫系列000,代号李白。”

秦缓失望地哦了一声。

他当然知道阿西莫夫系列,这是阿尔法公司最早期制造的一批仿生机器人,老古董,不值钱,扔大街上都不一定有人捡。

估计也不怎么会干活。

秦缓十分难过,这意味着他要每个月多掏两三倍的电费来养一个机器人,尤其是这个机器人不干活保养费还巨高。

他们金属基,没碳基生物那么多自主性极强的系统,哪怕只是摆在家里都要怕他生锈,何况秦缓打算给他更新一下系统,最起码能做做家务呢。

李白脚边是摔碎的盘子,仿生电子眼直愣愣地盯着他,看起来很无辜。秦缓重重地叹了口气,认命地拿着笤帚收拾残局。

没办法,谁让这是他抽中的呢。

秦缓再次叹口气,说你赶紧下载一个保姆机器人的安装包成不成啊。李白僵硬地歪了一下头:“我下载了呀。”

“骗鬼呢,下载过安装包还能摔盘子?”秦缓嗤笑一声,麻利地收了碎渣,把剩下的盘子小心地放进柜子。

回头一看,李白呆愣地站在原处,宛如死鸡。啊不,死机。“欸兄弟过分了啊,说两句咋还死机了呢?”秦缓不太高兴,好不容易中个机器人,古董也就算了还耍脾气,这他就不能忍了。

“我没有,”李白拒绝承认:“只是在检查安装包。”

“那检查结果如何呀?”

“ ojbk。”

秦缓手一顿:“你还知道ojbk???”

李白很诚实:“顺手下载了一个流行语安装包。”

秦缓目光一凝:“你还下载了别的安装包???”

“是。”

“啊啊啊啊啊你个混蛋是用的16G网还是WiFi啊啊啊啊啊卧槽我的流量居然用了30个G你他妈是下载了多少啊!!!”

半晌,秦缓冷静下来,无力地抬手,指门,“出去,谢谢,别出现了。”

(三)
李白当然没出去,事实上,他是走到一半被秦缓又拽回来的。

“听着,李白。”秦缓深吸一口气,“从现在开始,你要给我打工,赚房租钱,还有你用掉的30个G的流量费,所以,立刻马上,给我当个好保姆谢谢!”

李白沉默片刻,歪头:“那么,我需要还你多少钱?”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证明你是个有用的机器人我就要把你丢出去生锈!”秦缓忍无可忍地大吼,老掉牙的机器人就是拥有令人无辜发飙的被动技能。

李白静静地看了他一会儿,拿起靠墙的吸尘器。

秦缓很慢地吐出胸口憋的那口气,却听李白不死心地比比:“这块废铁都能换几百G的流量,我明明比他值钱多了,为什么要为流量发愁?”

“因为你已经过气了,而且我穷。”

一人两机相对无言,片刻后,秦缓哀鸣着接过李白手里的吸尘器:“算了!我就不应该指望一个初代机!!!阿尔法真是送了我一个大麻烦!”

“我不是麻烦。”李白盯着他的眼睛,重复“我不是麻烦。”

“是是是,您老不是麻烦,就我麻烦行不行!”秦缓咕哝一句,心想这初代机怪不得被淘汰掉,这么玻璃心几个受得了啊?这么想着,他忽然觉得屋里一静,扭身看,李白松松垮垮地站在那,显然死机了。

欸还真是个玻璃心。

(四)
清晨,在闹钟响的前三秒,秦缓睁眼,把它掐灭。然后直挺挺地坐起来,像电视上演的一样,无比惬意地伸个懒腰,这才下床洗漱。

他的生活很规律,洗漱,做饭,吃饭,换衣服,一丝不苟地按照剧本走,不会出现一丝偏差。

……当然,那是在大部分情况下。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身材巨好的机器人穿着不合身的围裙,端着一盘似乎很好吃的荷包蛋,正要放在桌子上。

李白盯着他,湛蓝的电子眼中光亮一闪而过:“早安。”

“早安不早安的……你做的?”

“是。”

秦缓坐下,咬了一口面包和煎蛋,心想下载对了安装包果然不一样。这口感,这摆盘,才是个家政机器人应有的水平嘛!

“啪!”他应声扭头,看到李呆鹅站在一堆盘子碎片前,满脸无辜。

“……”行,明白了,做饭的不刷碗,对吧。

李白保持端盘子的傻动作,盯着秦缓唉声叹气地收拾桌子,扯起一个有些僵硬的微笑。看起来可能会有点奇怪,不过并不影响他表达自己的愉悦。家里的电器微微闪灯,示意了些什么,但真正的主人并没意识到,只是小心地把盘子们放回它应有的位置。

“看来,”秦缓直起腰轻轻捶了几下,“我能省下一大笔叫外卖的费用了,没问题吧,李白?”他笑吟吟的,然后小声咕哝了句刷碗而已问题不大。

李白很理所当然地回复:“围裙不合适。”

“……机器人还需要围裙???”

“要严格区分服装,”机器人先生很严肃地说,“毕竟我的本质并不是家政机器人,下载保姆安装包只是权宜之计,迟早我要把这个该死的安装包从我的内存里删除掉。”

“……好吧,我想我现在更应该考虑另一个问题,作为机器人,你的语言表达能力会不会太强了点?”

李白一时语塞,他的感应系统告诉他面前的人类肾上腺素激增,估计要对他的机体做一些十八禁的事情。

“李白,我觉得省下的外卖费要远小于你一个月使用的流量费用。”秦缓一脸深沉,“你就不能破解隔壁家WiFi的密码而不是继续使用我的16G网?流量超贵的你到底有没有点数啊?还有我求你别下载那些乱七八糟的安装包了!我个人看来他们根本没有一个家政安装包来的重要!”

他刚要对机器人做一些黄暴的事情时,突然看到他缓慢地眨了一下眼睛:“我想,有些安装包还是很必要的。启动防御系统。”

大风起兮,刮得秦缓睁不开眼,他凭本能迅速蹲下,几下金属撞击声后,风停,他看到了一双金属战靴,像掺了香槟的铂金,颜色柔和却质感十足。

现在整只李白都裹着这样一层铠甲,面甲偏上,透明视镜后方,蓝色的眼睛直视着他。

秦缓哆嗦着嘴唇:“……你……你干嘛……”

李白一如既往地无辜:“……我怕你打我。”

“我他妈当然要打你!你做错了事难道不应该得到点教训吗!但你现在什么意思!裹成这样让我打,您是来报复我吧!”

机器人顿了一下:“我觉得连几百兆流量都买不起的人类可能付不起我的维修费用。”

“干您卵事啊!!我说要修了吗!!你看你把屋子弄得这么乱怎么住!!给我收拾了听见没!!!现在我要去上班,回来以后我要看到整整齐齐的家听到没!!!”

“是的,”李白解除防御形态,从一个金属的帅哥变成一个全裸的帅哥。

“李白!”

“衣服撑坏了,能麻烦你帮我买一件吗?”李白光着屁股彬彬有礼,假装自己是个绅士。

秦缓深吸一口气,气势汹汹地冲上去,给了李白一个猝不及防的拥抱。

“不要乱动东西,不要乱出门,等我回来。”

李白低下头,看着空空的两手,电子眼闪烁,不太明白自己在计算什么。

(五)
“要男装,2XL,一身,包括内裤。”秦缓瞥了旁边一眼,又道:“再拿一件最大号的围裙,谢谢。”

男服务生涨红了脸,闷着头拿齐他要的商品,几个小姑娘躲在旁边嘻嘻哈哈指指点点,说着些让人不想听懂的话。

超市里的便宜货,希望李大爷能不嫌弃。他叹了口气,拎着小姑娘特意拿的粉红色纸袋,往回走的时候,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李白晚饭会做什么。

好久了,没有体会过这种感觉。或者说,他压根没体会过有家的感觉。

天生没家,最后不但不反社会还成了大公司的人事经理,挺不可思议的。他笑笑,看到了拐弯的路口,停下。

下一秒,爆炸的冲击波就逼得秦缓后退躬身,粉色的包装袋被沙石砸得噼里啪啦乱响。他胡乱把东西往腋下一夹,顶着喧嚣奔过马路,顺手抄起一个吓傻的小孩,躲到钢化垃圾桶后面。

“呃……味道不太友好,忍耐一下。”他严肃地拍拍小孩双肩,嘱咐道“好好躲在这后面,注意安全。”

“谢……谢谢……”小朋友吓得不轻,他死死抓住秦缓的衣袖,惊慌到嘴唇发抖,不断乞求:“……谢谢……谢谢……”秦缓叹了口气,指指垃圾桶背后那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如果我不去,就没人解决那个麻烦了,你应该还是想回家的,对吧?”

小孩情绪逐渐稳定,他打量着秦缓,满脸希冀:“叔叔你是战神系列机甲嘛???”

秦缓:“你想啥呢我是人。”

小孩:“那你打算怎么阻止前面的灾难啊?”

秦缓神秘地眨眨眼:“当然是用人类的方式。”言罢,整整衣服,很是义无反顾地走出去,来到拐角,毫不意外地看到两个打架的神仙,哦不,机甲。

他翻个白眼,心想b,c计划果然都浪费掉了。然后深吸一口气,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和加速度冲向两机中间。

当时他距离两边都很近,跑过去的时候甚至能听到那架蓝色机甲启动什么乱七八糟武器时发出的特有的声音。

很危险,激得人差点吐出心脏。

“发现人类阻隔,停止粒子束微型炮发射。”

“停止失败,紧急调整弹道。”

“调整失败。”

诡异的蓝色在蓝色机甲的手臂末端聚集,忽然一下散开。机甲急得几乎死机,秦缓却目睹危险逼近,岿然不动,权当自己啥也没瞧见。

突然的,铂金色机甲冲到他身前,半跪着把他拢在怀里,无比熟练地张开防御系统。呯的一声响,机甲晃了晃稳住身形。秦缓透过它的黑色护目镜直视那双淡然的电子眼。

“李白。”

(六)
李白身后慢慢升起黑色的烟,他轻轻扳正秦缓往后探的身体。

“别看,”他说,“你修不起。”

“知道我修不起你还挡着!!!你干嘛挡着!!!”秦缓当场崩溃,声嘶力竭地抓着李白的金属臂大吼,脸涨成猪肝色,“你不知道有阿莫西夫定律么!!!他不可能伤害我!!!”

“我知道,正因为我知道,所以我才冲过来。”李白眨了一下眼,平淡地念着那段深深刻入他源代码的字母,“LawⅠ:A ROBOT MAY NOT INJURE A HUMAN BEING OR, THROUGH INACTION, ALLOW A HUMAN BEING TO COME TO HARM.。”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或者目睹人类个体将遭受危险而袖手不管。

“我没有袖手不管,你不应该夸赞我吗。”机器人理直气壮地要求,丝毫没理会快气炸的秦缓。

“算了,碳基斗不过金属基的。”秦缓无奈,说你快让开,我去搞钱。

李白:“搞钱?”

秦缓:“不搞钱怎么修你啊辣鸡!别拦着我快让我去搞钱!”

李白:“你上哪搞钱去?”

秦缓啧一声:“你傻吗?知道你后面那谁吗?那是阿尔法公司的亲儿子,战神系列引擎之心521,代号赵云。从设计出世到现在已经十年,同期机器人都被淘汰的情况下,他还活跃在机器人排行榜前三,而且从没掉下来过,装备的武器系统全部都是最最最新的, 我说到这儿你心里还没点逼数吗?”

李白:“没有。”

秦缓又啧了一声:“阿尔法既然已经往他身上投了这么些钱,也不在乎你个古董的维修费啦,再加上我的精神损失费,咱们要发了!”

李白眼睛亮了一下:“流量费出来了?”

“顺便还能给你安装一个正常的家政机器人包。”秦缓严肃地拍拍他的肩,“然后你就不会摔盘子了。”

说着,人机走到赵云面前。秦缓抬头,对上那对电子眼:“嗳——赵云对吧,你差点违反第一定律杀了我,还打坏我的保姆机器人,不应该表示表示嘛!”

赵云电子眼一闪,毫不惭愧地回答:“他不是保姆机器人,并且根据你的说法,我把你家炸了。”

“他……蛤?”

“他把你家炸了。”李白好心地重复,顺便滑上面罩启动武器,“要我炸了他给你报仇么?”

秦缓懵逼地看看赵云长枪尖快乐跳动的火星,突然觉得生无可恋:“李白,你这是谋杀。”

“放心,我比他快。”机器人刷的一下拔出精致的长剑,直指赵云,“第一定律永远存在于我的源代码。”

“我不相信那该死的第一定律——李白!!!”

铂金色的铠甲片片开花,翻出里面亮白的金属面,在李白移动的过程中仿佛飘飞的衣袂。赵云长枪出手,未及下个动作,李白忽然消失。

“警告!捕捉到高维空间波动!”尖锐的警报响起,赵云刚要启动防御形态,李白忽然出现!过分华丽的长剑带出狠厉的弧度,顺着他身前的枪杆一路火花,生生逼退敌人。

还不算完,李白手腕一转,剑势回抽,又是极快的四剑,逼着金属外壳发出不堪重负的鸣叫,赵云飞快地运算,果断开启粒子炮,李白闪身来到他背后,抬手五剑破开了赵云毫无防备的背甲。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秦缓面无表情地看着冲着自己的蓝光,无奈地喊了句:“我说李白——”火光刚咋呼了一下,被随手反劈的长剑打散,李白很帅地侧头:“嗯?”

“……没什么,您老移动速度真快。”

“小把戏。”李白缓慢地眨了眨眼,面向赵云摆出攻击姿态,“继续?”他挑衅。

“不,我的任务完成了。”赵云小心地站起来,顺便展开飞行翼,“后会有期,李白。”言罢,阿童木一样飞走了。

“等等!赔款呢!”秦缓惊呼,刚要追上去,被李白拦下,“检验到人类出现,核验中,目标人物:阿尔法公司机器人设计总监米莱迪。”

“您好,秦先生。”身材高挑的女人出现在拐角,微微一笑,“我想,您可能需要和我商讨一下赔偿问题。”

(七)
米莱迪咳嗽一下,秦缓应声挺挺腰——谈判可不能丢了气势。

“秦先生不用紧张,”英朗的女人微笑,“这次的赔偿一定是公平公正的,您希望的房屋损坏费、机甲修复费、以及精神损失费我们都会一并赔偿,当然,也包括为您的机甲更换新安装包。”

说完她瞥了一眼李白。

李白下意识模仿秦缓刚才的动作。

“……是这样的,根据你们这种大公司的套路,好说话的背后一定是个圈——所以,我要付出什么代价?”秦缓慢吞吞地问,语气中透露了些许不情愿。

米莱迪勾起一个训练有素的微笑:“代价言重,相反,我觉得这是个机会。总裁决定聘请您为我司经理,待遇是您现在的十倍,您意下如何?”

“……我决定还是不修我的保姆机器人了。”他想了想,觉得不划算,“要不然扔了,或者卖掉都可以,你们回收机器人吗?”

米莱迪有点懵,但她似乎也早有准备:“您真的决定放弃李白?我觉得他也很喜欢和您在一起。”

秦缓扭头看当事机,该机一如既往的帅并傻着,冲他眨眨眼悄声道:“我破解了这里的WiFi密码,要不要帮你连上?”

“断开,我给你开热点。”

女人噗嗤笑出了声:“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但我觉得您不应该放弃阿尔法提供的这份工作,毕竟最起码能保证您每个月有足够钱来支持流量费。”

秦缓静静地看着她,半晌,霍然起身:“告诉诸葛亮,他的诚意不够。另外,”他抬手,用管理员账号登录李白的系统,暂时关闭他的五感,“他如果再敢通过李白来监视我,将永远失去与我谈判的机会。”

李白茫然地看向秦缓的方向:“……出了什么事?”

“没什么,你应该感到荣幸,傻机器人。”秦缓恢复他的设置,凶恶地轻敲他的铠甲,“我要亲自修你了。”

李白沉默,而后有点委屈地对凶巴巴的秦缓说:“这种情况,我是不是应该说‘我宁可报废’?”

“我谢谢你!赶紧滚去报废!”



tbc没写完,本来想写完再发但是吧……

白鹊日最大

评论(1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