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一)
天是梅雨的天,稀稀拉拉又锲而不舍地下了半旬。蘑菇和霉点欢乐地堆满墙角,怎么也清理不干净。空气黏糊糊的,一口吸进去,从喉咙长长地拖进肺里,更喘不上气来。

越喘不上就越想透口气。细小的草蛇悄摸探头,瞳仁微缩,提溜溜吐着信子,瞪着床上白嫩的孩子有点懵——欸,说好这屋没人的呢?

却见它忽然伏地,一个摆尾钻了黑。门外脚步声和人声一块儿近了,打开后更是听的清晰无比。

“小哥把鱼杀好放着就行,我……”男人脸上的笑在看到孩子的一瞬间消失不见。

顺便还摔了手里果盘。

“啪!”

“张起灵你他娘的给小爷滚过来!!!!”

不用他说,穿着工字背心的青年已经拎着杀鱼刀冲了进来,一眼看到床上的小孩,没等男人发飙,率先提腕把手里黑色长刀架在孩子面门一寸,哑巴张人冷心更冷:“谁?”

这架势登时给男人气笑了:“甭装!看脸盘子连亲子鉴定都省了!张起灵你也别演这出,今儿不解释清楚就给小爷滚出去!”

他俩这吵着,小孩没事人似的,盯着面前黑色长刀,末了凑上去嗅一嗅,黑着脸拍到一边:“呸!”

吵吵声戛然而止,男人震惊地看向小孩,后者一脸倔强地瞪着张起灵,下颌糊满因技巧问题没吐好的口水,憋了半天,叫了一声:“鱼!!!”

鱼??这么小的孩子还会说话???

小孩又呸了一口,看来是非常嫌弃这水里游的东西了。“鱼!呸!”他重复,慢慢调整表情,似乎很想让自己看起来凶一点。

张起灵看看小孩看看刀,默默拿掉刀刃上沾着的三片鱼鳞,果真见孩子满意地扑腾了一下,十分用力地冲他“呸”了一声。

“吴邪,他是我的刀。”

“骗鬼呢!建国后不许成精你心里没点逼数?”

“没骗你,”张起灵无奈,“问他。”

小孩“嗯”了一声。

“……?????”

后来一整天,吴邪抱着团子,都在计算自己被诓的可能性有多高。

tbc

学不下去emmmm

评论(7)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