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身骑白马

将军呐,早卸甲。

他还在等你回家。

(一)
入夜微雨,医生放下窗户,举一盏油灯到床前,看风流剑客躺着看书,嘴里还哼个没名的曲,调子轻快又欢脱。

啧,不要脸。

医生面无表情地打地铺,心想自己真是收了个祖宗。

剑客浪起来连自己都不认识,喝完酒随便找个地方一窝,也不管会不会给人招晦气。医生大早开门,就见他缩在门口,面色潮红,明显是发热。

开门是生意,没道理不接。结果竟接下个大麻烦,剑客从此赖上医生,三天两头跑过来,还偏要医生陪他饮酒。

医生烦啊,就说以后没病没灾的不许往医馆跑,你一不是医馆的人,又不需要看病,找什么麻烦!

剑客笑嘻嘻,没搭腔。当天不知道到哪座刀山滚了一圈回来,医生一抬头,吓得松了手里的小秤,里面的药材掉了一地。

之后一个时辰,医生说了有生以来最多的话。手和嘴一样利索,三下两下把剑客包成一团,看的后者直发懵。

嗳,小医生。剑客叫了声。医生看他一眼,忽然闭了嘴。

剑客屏住呼吸,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半晌,医生没绷住叹口气:以后想来,便来罢,莫要折腾自己了。

剑客欢快地应了,在床上拱几拱,给自己搞个窝舒服地躺着,看得医生想打他。

医馆就这么一张能睡的床,怎么说?

总不能赶病号打地铺。

他抿抿嘴,默不作声搬来席子被子,和衣躺下。

就这么睡了一旬,几乎习惯了。

哪知今夜剑客眨眨眼,半张开被子说小医生我们一起吧。

医生没多想,直接拒绝。这货伤口没愈合,万一他翻个身碰到,麻烦的还是自己。

剑客又眨眨眼,往外拱拱,伸手一捞,飞快地把医生按进被子,打断他的惊呼,很苏地说了句,嘘,睡觉。

吓得医生一宿没睡。

早上实在扛不住,迷迷糊糊的时候,感觉有人轻轻撸了撸他的背。

啊♂舒服。

于是医生很安心地抱着被子睡了过去,根本没想这他妈哪来的手给他顺毛。

做梦的时候,就听见有人问他,欸,你床上这谁啊?

医生:??0

整个医馆就他一个人,哪来的人在他床上?

……诶不对,好像,剑客,和他住。

医生惊醒,入眼是半个胸膛。忽而扭头,看到目瞪口呆的病人。

。英名不保。

于是,剑客被医生撵出门。

(二)

可能是知道自己错大发了,剑客一连许久没来找过医生。一开始医生还不太习惯,后来就慢慢淡忘了这段往事。

忽然某天,剑客出现了。

敛了一身风流,倒是个稳重的男子。他拎了壶酒,轻轻放到医生面前,在被骂之前抢白。

我要走了,能送我一程么?

去哪?医生下意识问。

剑客笑笑,满上两碗,回说去长城。

长城?你要参军?

是啊,祝我好运吧!

医生没搭腔,闷闷地喝尽碗中浊酒,脑子一热,翻箱倒柜找出个小瓷瓶。

万一能救你一命,就当回馈老客户了。他把药塞给剑客,眼圈红红的。

然后哑着嗓子,说你尽量活着回来。

剑客说三年之内我回不来,你就当我死了吧。估计想回来也没戏。

医生骂了句你可闭嘴吧大猪蹄子,扭头进了里屋,把门摔得山响。

剑客笑笑,安安静静喝完他的酒,很洒脱地走了。

当时满脑子一去十二年,很发愁地想,自己干嘛不骗医生等他十二年呢。

(三)

恍然五年。

难民涌入,又散了。医生一个人走在大街上,才发觉这座城竟然已经这么萧条了。

能走的,都走了。剩下的,是走不了的。

城门大开,无助地等人入侵。留下的人死气沉沉的,失神抬头,说医生你走吧。

医生摇头。丢下病人自己跑路,算什么?

他和往常一样,开张,收拾,看诊,制药。拿着蒲扇有一下没一下地扇着炉子,走神地时候哼了支曲子,忽然就落了泪。

是剑客当年哼的调。

那时确实没想到,它居然这么悲伤。只是王宝钏尚有薛平贵千里来寻,他们这一群老弱病残怕是没人来救了。

街上马蹄声乱,终于停到医馆前面。几个汉子冲进来,啪得跪在医生面前。

“请您救人。”

医生面无表情,抬头看着天边那朵黑漆漆的云。

(四)

用他自己换了一座城,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大丈夫一世,总要为国家做些什么,才不算枉走一遭。

医生背着药箱,顺着指引走进敌营,到帅帐,看见榻上昏迷的红发男人。

所有人都在看他,眼神很熟悉。哪怕是敌国的将士,看医生的时候,依然是无助且充满希望的。

他们小心翼翼地对待医生,问,韩将军还有没有救。

到他手里,自然有救。医生垂眸,说,不好治,有些东西去准备一下。

那些人满口答应,诚惶诚恐地退出去,留医生给那将军治疗。长期行军没有好好照顾伤口,将军身上有很重的腐臭味,医生眼睛都不眨,一根银针用得灵巧,挑破所有脓包。

坏心眼地给将军在胸口系了一个奇丑的蝴蝶结,医生敛去笑意,默默开张方子,退了出去。

将军几日能醒?那些人紧张地问。

今晚。医生随口答道,清点完器具,正欲离开,被拦下。有人客气地挽留他几句,不容分说地把他关进隔壁的帐子。

当兵的果然都是流氓。医生揉揉手腕,无聊地缩在角落,看着蚂蚁匆匆忙忙地搬家。

(五)

一声雷鸣,帐外惊呼迭起,几个人冲进来把迷迷糊糊的医生架走,带去主帐。

几个大汉对他怒目而视,医生没理他们,瞥一眼床上痛苦呻吟的将军,嗤笑。

你果然没安好心!有人怒吼一声。

医生没搭腔,挑衅地看着他们,尖锐得仿佛一只刺猬。

方圆百里,他们再找不到任何医生。不想这将军死,他们就只能信他。果真片刻,有人服了软:求您,医生。这附近再没人能强过您了,求您救救韩将军……

语毕,扑通跪下,带动一片人。

医生漠然,随手抽一根针,狠狠扎在将军身上。将军痛而惊坐起,出了一身冷汗,有些失神地看着面前的医生。

医生淡定地理了理鬓发,引导将军慢慢躺下,然后道一句,好了。

说完,留目瞪口呆的众将,兀自回帐子补觉。

(六)

将军好得很快。

医生治什么都很快,况且,他讨厌在军营待着,对这地方实在喜欢不起来。

那韩姓将军看出他心思,却没什么表示。只趁夜半拔营,很顺便地掳走睡得迷糊的医生。

天明后,作息规律的医生呆呆地看着车外变换的景色,恨不能手刃了将军。

将军连一个余光都没给他,只把手里兵书举高了些,挡住微微弯起的嘴角。

安静安静,这时候就应该装傻。

毕竟医生可以脾气不好,但是不可以没有医德呀。

将军希望自己能好快些,这样医生就不只是看到自己的狼狈,也能看到自己炫酷的一面了。

(七)

马背上的将军帅得一批。

医生惊叹,但医生没说。

看将军表情就知道他是在炫耀,这种行为简直智障得仿佛求偶的雄性。

他小小地恶心一把,然后把这话跟将军说了。

将军绿着脸离开,看得医生特别开心。

认真的,他想报复将军很久了,得愿以偿,实在痛快啊!

医生高高兴兴地出军营置办药材,过街三转,抬头撞上一张熟悉的脸。

剑客一愣,抬手把医生拽走,紧张地问你怎么在这?

医生垂眸,说,前几天城破了,你不知道吗?

剑客噎住,不知说什么,半晌才问,你没事吧?

还好。医生移开视线,一直挺好的。

你跟我走吧,我保护你。剑客很严肃,握着医生的手指节发白。医生想了想,问,你还在军营?

是。剑客答。我就是出来透个风。

无组织,无纪律。你上司为啥还不削你啊?医生笑笑,半真半假推他一把,趁着剑客嘿嘿笑的时候问,欸,你们打算什么时候进攻?

剑客一愣,你问这干嘛?

打探个小道消息,毕竟现在有内部人员了嘛。医生很皮地笑了一下,看得剑客心头一热,脱口而出:后天。

后天啊。医生想了想,说,你们一定要守时哈!

转身,离开。走出三步,回头。

嗳!李白!医生喊。

怎么啦?剑客回。

如果这次,我们能活着回去,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么?

好。

(八)

医生走进将军的帐子,眼锋一扫:伸手,把脉。

将军慢吞吞地放下手,眼睛却一直盯着医生。

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看诊?

置办了些药物,可以换方子了。医生凝神,片刻后道,换只手。

将军依言,见医生松开后,追问:怎样,我还能夜御七女么?

医生冷笑,不说话。

将军也笑了,他托腮看着写方的医生,轻声道,能御你一个也行。

医生笔一顿,慢条斯理地怼了一句,小心我让你以后不能人道。说完也不管将军什么反应,扭头出帐子,心跳得极快。

不过,他终究还是向着剑客的。

(九)

攻城那天,剑客没让医生失望,医生也没让自己失望。

众将大惊地冲进帅营时,只看到血泊中的两个人。医生骑在断气的将军身上,冲着他们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这条命,是我救的,现在我来拿走。

他浑身是血地站起来,往屋门迈的时候,无一人敢上前。这是一群狼,但没有头狼,他们狗都不如。

不过狗也不错,最起码知道护主,不是么。

医生最终没能踏出那道门。

(十)

剑客立了大功,皇帝想封他为大将军。只是因为他屠城,被百姓诟病不浅。皇帝很愁,就把剑客找来,想商量一下让他吃斋几年意思意思。

剑客笑笑,说不用,大将军一职还是让贤吧。

皇帝更愁了:那你打算以后怎么办?

打了这么多年仗,煞气太重,还是归隐为好。剑客郑重地向皇帝行了一礼,提剑离去。

出城门,便是一辆马车。他飞身上去,吵醒了打瞌睡的医生。

唔,回来了?医生揉揉眼,任由剑客亲亲抱抱。

嗯。剑客松了口气,我来赴约了。

end

写了两个版本,感觉这个好些,另一篇自己都看不明白啊卧槽。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