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四白搞鹊】范金篇

没有哪是缺邪教组织的。

国外?国外邪教多了去了好么!这些群体,和教会抢人抢钱还抢地盘,教皇气的一拍桌子:老子不搭理你们,还真当自己牛逼坏了?

扭头就指使魔猎团处理了那些杂毛。

魔猎团有三个头,代表了三大家族的利益。平时出活动都名正言顺的,还有津贴;可收拾异端不但是偷偷摸摸,有没有钱还两说,三大家族不干了,也不敢明说,就是踢皮球。教皇烦得不行,说这样吧,你们抓人去,抓一个人赏一百个金币。

三大家族:我去我去我去!!

蛤?我们当然有时间啦,就算没时间,为了教廷牺牲自己一下也没什么嘛!

范海辛回家的时候,正巧赶上他爹算计他,门都没进就赶他出去做任务。

范海辛站在镂花大门前,声嘶力竭地喊道:“甘霖娘!!!”

“欸,这个是脏话不可以这样讲喔~”英俊的歪果男人探出头来。

“……你个外国老男人怎么什么都懂?”

“因为你麻麻是中国人吖。”范海辛他爹露出一个慈爱的微笑,“小兔崽子敢在我头上撒野,抓不到一百个异端别想回中国!”

“!!!爸爸我错了!!”

错了也没用。范海辛攥着剑,无聊地刨蚂蚁窝。娘的,穷转悠好几天,手底下的兵才拐弯抹角地告诉他,现在的邪教活动很少,原因是一人一百个金币。

所以,老头才把这么吃力不讨好的破事儿交给他,然后自己去和老婆酱酱酿酿。

欺负谁单身呐!!!嗯???

他愤恨地把剑往地上一砸,激起一片尘土。盯着不远处的小木屋,嘴里的草根早就稀烂。

有人给信,说附近有一个大型炼金术活动组织,招揽了一大批人成天搞化学实验。关键还搞不成功,总爆炸,严重扰民。村里大爷们受不了,就把他们举报了。

忽然木门一动,范海辛呸开草叶:“抓!”

呼啦一下,围上一大票人,当场把屋子里几个吓傻了。

中年肥佬眼瞧着范海辛制服上的徽章,心叫不好,开始装模作样地按照自己的剧本开始演:“勇士啊!我是无辜的!我也是被人骗了!组织老大出门了,要到傍晚才能回来,他才是罪恶的源头,而我——我们几个无辜人,不应该因他受到谴责!”

范海辛挖一下耳朵:“别逼逼,带走。”

“??0卧槽你不是魔猎团的咩?咋不吃这套?”

“老子留过学 。”

“……”

“带走,审,我留下会会他们老大。”

所以,金色头发的青年蹦蹦跳跳地回来时,只看到一个白毛在喝茶。

唔,似乎面生……

他小心翼翼地走过去问:“你来是想加入我们咩?”

范海辛放下茶盏,笑眯眯:“是呀。”

“啊!太好了!你能当我的副手咩?新药研制的时候需要有人一直帮我看着锅。”

“??0你在这里干什么?”范海辛好奇地问,“炸厨房吗?”

“你才炸厨房!”金毛呸了一声,“我可是一名伟大的炼金师!”

“……蛤?这都21世纪了,你怎么还信这些有的没的?”

“你不相信我!”秦炼出离愤怒了,“你怎么可以不相信我!我要惩罚你!”说完低头去翻随身的小箱子,一阵“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之后,掏出了一瓶矿泉水。

还是国产的。

“来,喝一口。”秦炼洋洋得意,一双金色的眸子分外好看。

范海辛将信将疑抿了一口,然后看着秦炼。后者慢慢地用中文说:“能听明白我的话吗?”

“为什么听不明白?”

“哈哈哈哈哈!我成功了!我的药成功了!有人能听懂中文了!”

范海辛看着他,把那句“我中国来的呀”咽了下去,换成:“你的眼睛真好看。”

“喔,你说这个。”秦炼指指自己金色的瞳孔,“这美瞳。”

范海辛:“……”

秦炼:“我中国人,头发是染的,眼睛是带的美瞳。”

“黑头发黑眼睛不好看吗?为什么要弄成这样?”

“他们说要我当圣子什么的,然后承诺会给我更好的实验环境。”秦炼的眼睛亮晶晶,范海辛觉得这不是美瞳能带出的效果。

“范海辛,你的名字?”

“秦炼,很高兴认识你。”

评论(5)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