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四白搞鹊】原皮组正文完

二十一楼  楼主:我好像对他有感觉了。

北方的雨不像南方那么磨叽,向来说下就下。哗啦一声,用不了半小时,月亮星星该出来就出来,只多点好闻的土腥气。

人嘛,毕竟是亲和大地的。

作为土生土长的人,李白真没想到这次的雨后劲这么大。眼瞧着宿舍要关门,屋里却还少个人。

不妙,不妙。

他掀开窗帘一角,树摇摇晃晃的,仿佛在呼救。

啧。

李白看一眼表,十点半。

关门了。

他拽过风衣,感觉自己真是疯了。

三步过后,门发出轻微的咔哒声,雨水的味道无声无息地蔓延,直到粘在他鼻子下面。

秦缓看到他,微微一愣,揉头发的手顿住。

“还没睡?”

“你怎么湿成这样?”李白反问,顺手扯过床头的毛巾,自然而然地盖在秦缓头上,“不是给你伞了吗!”

“哦,风太大,刮坏了。”秦缓默默收紧拳头,“回头赔你一把。”

“不用。”李白短促地回了一句,手指轻柔地带着毛巾摩擦他的头发,“去洗澡。”

秦缓听话地拎着东西去浴室,头上还顶着李白的毛巾。

一场雨,带来融化的季节,顺便融化了他俩中间那点越来越长的冰棱子。这种结果,也说不上是好还是不好。

热水缓解了发紧的皮肤,洗尽沐浴露,他这才发觉,自己没拿换洗的衣物。

啊——果然谈恋爱麻烦贼他妈多。

秦缓面无表情地拿着李白那块小毛巾,实在没脸用它遮挡重点部位。正发愁的时候,有人轻轻敲门:“秦缓,衣服。”

……他……他怎么找到的?

秦缓当即石化,直到敲门声再次响起,还伴随着A不耐烦的嚷嚷:“敲什么敲!催魂呐!人齐了滚吧滚吧!”

秦缓打开一条缝,准确w而迅速地从李白手里抽走自己的睡衣,崩溃地发现这货连内裤都给他带来了!

我喜欢的人是个连别人内裤都知道在哪的变态,请问我该怎么办?

他磨磨蹭蹭地换好衣服,扒开门缝一探头,正巧撞上靠门边的李白。

“……”啊,好他妈尴尬。

李白倒是调整好了心态,若无其事地拿着干毛巾,继续给秦缓擦头发。

在客厅,卫生间门口,BGM是A的谩骂,擦头发。

真不是个应景谈恋爱的场景。

B被A赶出来打探情况,撞上白鹊你侬我侬,见怪不怪地说:靠,你俩大半夜玩play小声点,我们这边儿还睡觉呢。

李白无动于衷。

秦缓羞愤几欲当场自尽。

A的骂声渐渐消失,秦缓一脸懵逼,看着李白怪不好意思地用裤子擦擦手,有些僵硬地,小心翼翼地抱住他,说:

“我们试试吧。”

End

这两天下雨,很大,而且拖拖踏踏的。我看着她眉飞色舞地讲他如何木讷老实,忽然想起开学第一次在兼职的地方遇到,柜台两侧,他为她点了一杯暖饮。

有的人对你好,是无意识的,但贵在足够真挚。

她说,没有可能,他不懂这些。

此时,我以上一章结尾作为回复:不要轻易放弃对你好的男人,他只是不懂爱情。

评论(5)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