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nine&night

Fifth
想让计划赶上变化的唯一方法,就是不做计划。

所以,哪怕接了范海辛的活,韩信也没想过接下来该怎么办,包括假如被大批魔种攻击该怎么办。他觉得,既然魔猎团一直是范海辛在管,遇到这种情况,他们肯定已经有了预计方案,他在这指挥,不是狗拿耗子么。

不过明显,他的运气没带在身边,范海辛未留下任何预备方案。这非常不好,因为要把全部身家性命寄托到肌肉记忆上,而不是一个靠谱的脑子。

这次出征,可以说败得超乎意料得凄惨。三十几人的魔猎团,只余下十几个人,其中有十个是被范海辛带走的。

“这次作战,充分证明了范海辛在军事方面的才能。”韩信面无表情地抹掉下巴上的血,仿佛自己是在家而不是教廷圣殿。“毕竟这个神一样的男人从没吃过败仗。”

“所以,你想说什么?”徐福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抓捕秦缓,必须带上他。”韩信敛去散漫,正色的样子分外性感。

“可是他和秦缓的关系……”徐福歪着头,微笑,“这种情况下,范海辛要避嫌吧。”

“哦,也对。”韩信面无表情,“那您永远都别想抓住秦缓了。”

徐福:“……”

韩信:“钓鱼还要鱼饵呢,你抓个人,没人饵谁会上钩啊又不是傻子。”

徐福咳一嗓子:“这件事再做商议。”

韩信:“您慢慢商议,最好多商议几天,然后秦缓就彻底跑没了。”

圣殿里弥漫着低气压,所有人都小心翼翼地观察教皇的脸色,唯独正中的韩信仿佛个傻子,没丝毫压力地站在那接受老男人的视奸。

事实证明,有权有钱的老男人不会白白视奸你。

“解除范海辛的禁足,让他即刻准备出发,抓捕秦缓。”徐福站起来摆个架子,露出万年不变样的慈祥表情,“愿神保佑你们。”

“借您吉言。”韩信打个哈欠,大摇大摆拎着枪离开,丝毫不理会背后或灼热,或敬畏,或怨恨的眼神们。

达到目的就立刻离开,绝不恋战。毕竟他不是个喜欢预先准备的男人,随机应变一回合没问题,好几回合那可就要命了。

“嘿,朋友,听说你失恋了?真惨。”韩信无视范海辛杀人一样的目光,亲热地搭上他的肩膀,“有件事儿你可要好好感谢老哥,毕竟它有利于你见见小情儿。”

范海辛目光一凝,沙哑着发问:“怎么说?”

“教皇让我跟你打个招呼,做好准备,捕捉潜逃魔物秦缓。”韩信眼球狡猾地转了一圈,“怎么样,干不干?”

“谢了。”范海辛淡淡回答,送给他一个警告的眼神,“但是,不许叫他魔物。”

sixth
喧嚣到了一定地步,就不再喧嚣。

秦缓紧紧绷带,表情专注,抬眼后却又是一片虚无。

“走,给教廷找点乐子去。”边上的胖子发出的笑声对耳朵极不友好,导致他一有空就在想,该怎么弄点药把这胖子毒哑。

啊!对了,要是圣子会怎么做呢?大约会哄哄这家伙,告诉他神对世人平等,神给你的声音一定要爱惜。

爱惜它作甚么?反正死后又能领一套全新的。

“喔!对了扁鹊大人,虽然您很厉害,但我还是拜托您,千万不要再把急救药和毒药弄混了,天知道那滋味多难受!”

“怕什么,又不会死人。”秦缓语气淡然,给自己扎了个漂亮的蝴蝶结,站起来的时候能明显看到有些瘦的腰身变得硬朗,腹部隐隐约约有了腹肌的模子。

魔物没什么羞耻心,地狱生物也享受不到那么多资源。除了必要的护甲,秦缓也只是在手臂小腿打了绷带,随便用块遮羞布挡住下身,基本形象与打赤膊无异。

壮汉打赤膊曰狂拽,帅比打赤膊曰炫酷霸,秦缓打赤膊就纯粹是为了抢人头,肤色要是再明快点,自己开家鸭店分分钟发家致富。

结果人家有颜值非要靠实力。仗着自己级别高,碾压人类教廷也就算了,还碾压自己人,搞了个什么“六不杀”。

无冤无仇,一不杀也;为人善者,二不杀也;妇人幼儿,三不杀也;老无所依,四不杀也;有家有室,五不杀也;同族同类,六不杀也。

当然,还有个附加条件——若为传教者,必杀之也。

众魔心领神会,唔,和教廷有旧仇。也是,到了这位大人物的级别,要说有什么放不下的,肯定是老仇家。

遂屁颠颠献上捷报:几天前,杀魔猎团二十四人整,我方仅轻伤十人重伤三人,可谓大喜。

结果扁鹊大大杏眼圆睁,好半天才脱力般合上,轻飘飘吐一句:“知道了。”

有心眼儿的,在小本本上记下:“魔猎团不能随便动,教廷的人爱杀就杀”。

瞧瞧,这工作态度!

范海辛可应该仔细谢谢人家,要不然,他连地狱的门都摸不到,就会被轰走轰走。

虽说秦缓确实是想的,轰走轰走。可惜猪队友没人配合。

范海辛压压帽檐,抬腿走进群魔乱舞的屋里。群魔乱舞在这里运用了工笔的手法,简洁真实地描绘了这栋小楼里的情景。

接引人生无可恋地带着他们几个人挣扎在人潮之中,放肆点的妖怪,嚣张地动手动脚,抛个媚眼都算是轻的。

千回百转,至于一单间门前,小魔暧昧不明地笑着走开,还不忘替他敲敲门,生怕人送不到大人嘴边。

“进来。”里面的人声线慵懒,摸不到一丝熟悉的气息,但这声音足以教人颤抖。

他推门,神色复杂地看向珠帘另一侧。衣着暴露的魔物看不清面容,吐一口袅袅的烟气,开价倒是干脆利落。

“从我这儿打探消息,准备好代价了么?”

“你真的知道附近村民失踪的真相?”

那人嗤笑,笑中冷漠不容忽视:“除了我,这世上其他知道真相的人,要么死了,要么绝对不会告诉你。”

“怎么,不愿与我做这单生意了?”

“做,为什么不做。”范海辛放松地笑笑,每说一个字都要踏出一步:“只不过这价格,还要商量。”

叮当乱响,两人呼吸均是一滞。秦缓快速收拾好脸上的惊愕,恢复平静,语气带着戏谑:“哟,魔猎团团长亲自出马讨价还价,在下蛮荣幸哦。”

尾音微翘,勾得人心头发痒。

“所以,扁鹊大人还是考虑一下,给我个折扣吧。”

“好说,”秦缓笑得嚣张,“一小时二十个字,团
长意下如何?”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