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抓鲲
(一)
事件的起因依旧是万年不变的鲲。

鲲就不明白了,他招谁惹谁了,嗯?

“王者峡谷第一届偷鲲大赛”是什么鬼啊!

那些个参赛者又是什么鬼啊!

你看看人渣韩信盯着它和它主人的眼神,QAQQQQQQ。

庄周抱着小鲲,瑟瑟发抖,两只很快抖到同一频率上。

鲲收到了来自主人的信息。

跑!离我越远越好!

(二)
和其他丧病的参赛者相比,韩信算是丧病的最为理智的。

擒贼先擒王,同理,只要控制了庄周不愁抓不到鲲。

哪晓得,庄周竟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韩信坐在庄周家门口,沉吟片刻,发觉自己很慌。

卧槽庄周呢???去哪了???又睡着让人抓了???

当他茫然抬头,一抹水色闪过。说时迟那时快,几个位移,韩信闪到人前。

然后,被糊了一脸棋子。

“咳,不好意思啊韩将军。”弈星把手收回斗篷,有点羞涩地笑了笑。

(三)
“你到这里作甚?”

“在下所想,与将军不谋而合。”

“你师父呢?”

“呃……”弈星讷讷地捏了捏发尾,“我与师父有一赌约……还望韩将军切勿暴露在下行踪。”

“哦。”韩信面无表情,关老子卵事?这个想法,在十分钟后破灭。

“弈星,为什么要跟着我?”

“跟着将军有安全感。”

“我没有安全感!被你师父看到我会被吸成人干的!请离我远点!谢谢!”

(三)
后来,弈星和韩信的距离保持在五米左右。这个距离很灵性,既可以在明世隐崩皮的边缘试探,还能有效防止小孩跑丢。

韩信心超累。

他们当兵的,向来出门人模狗样,回门没有人样。带着一个穿浅色大斗篷还不肯弄脏衣服的小鬼,十分有效地降低了他的行军速度。

“我求你不要跟着我好不啦?”韩信心态崩了,“天快黑了,再找不到庄周,他被狼叼走可咋办啊!”

“那你不怕我被叼走吗?”弈星缩缩头,有点委屈。

“你可是法师,但是庄周没鲲弱爆了。”韩信下意识回答,想了想,这答案对小孩来说可能太残忍,又改口道:“……要不我先送你回去?”

“不麻烦将军了。”弈星笑笑,“我自己能回去。”

韩信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莫名头痛。

这弱鸡还装逼的性格,似曾相识啊。

(四)
第三次翻遍峡谷的时候,韩信撞上了带着弈星的明世隐。

“哟,小孩儿,”韩信想了想还是打了个招呼,“不和你师父怄气了?”

“?”弈星懵逼,“我什么时候和师父怄气了?”

“刚还闹着不要见你师父,非要我带着你走呢。”韩信比他还懵逼,这什么情况?

“韩将军千万别这么说!”弈星一脸紧张地看了明世隐一眼,“在下一直跟着师父,何时与你说过这种话了?”

“欸?明明刚才……”韩信忽然顿住,踉跄几步,扭头就跑。

“……这人怕不是疯了……”明世隐摇摇头,把手里的绳子又紧了两圈。

(五)
庄周在河边踢石子。

什么叫没鲲他弱爆了,狗韩信才会被狼叼跑!

他忿忿地抓了发绳,将头发散开,拨走碎发,恢复了往常的样子。

果然,弈星就是与他有几分相似,韩信都认不出来。他抿抿嘴,特委屈地甩胳膊。

啧,天都快黑了。

别的小盆友都被接回家了,可他还在外面游荡,谁来接他呀。

庄周吸吸鼻子,有点困。

所以,毫不犹豫,躺在石头上睡过去了。

(六)
庄周醒过来时,全身暖洋洋的。

透过篝火,一个长发男人赤着上身,熟练地给自己打绷带。

他动了动,看到四周逼仄的山壁,才反应过来自己被人带走了。

“醒了?”韩信面无表情凑过来,捏着他的下巴左看看右看看,然后甩开。“没鲲还敢在外面睡觉,你是真不怕有野狼。”

啊啊啊啊啊野狼哪有野韩信可怕啊啊啊啊啊!!!

庄周哆哆嗦嗦地凑到角落,玩命降低存在感,看起来可怜兮兮的。韩信见了,也不做声,穿好自己的外衣和铠甲,盘腿坐到火旁,拨弄着跳舞的枯叶。

沉默很久,庄周鼓起勇气问道:“……你受伤了?”

韩信闷闷地应了一声。

“跟李白打架了?”

“没。”

“那什么能伤到你?”

“别问了,赶紧睡。明天一早,我带你回家。”

庄周乖巧地紧了紧斗篷,愉快地合起双眼。

夜半放水,小心翼翼地挨着闭目养神的韩信坐下,把斗篷分了一半盖在他身上。

嗯,冻坏了谁带他回家啊。要保护好,要保护好。

(七)
比赛结果出人意料,弈星成为大赛冠军,而韩信在比赛结束后第二天,才带着庄周来报道。

当时众人一脸shock,看着披着斗篷的庄周期期艾艾地躲到韩信身后,感觉整个峡谷都不好了。

总觉得他俩在回来之前玩了什么重口味的play,要不然为啥韩信的衣服破破烂烂,庄周穿着弈星的衣服呢。

不敢想啊不敢想。

吓得明世隐握紧了绳子,发誓一定要搞废韩信,居然敢偷他徒弟的衣服!

不过韩信庄周没理他们,人家还急着回家睡觉呢。

end

@这里不才请多指教  @山茶 小朋友们的点梗

我没忘记只是真的没时间写。

快憋疯了嗯,所以前两天开了趟高铁,自创群人物设定所以就不发了嗯

清明放假,是不是很开心QwQ

评论(8)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