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四白搞鹊】
一楼  题主:突然多了三个哥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李白有个爸爸,企业家,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导致李白从没想过万一哪天他爹领着小孩子回家该怎么办。

他确实从来没有追晚八点档的爱好。

直到有一天,李白他爹给他领回来三个哥哥。

是的!你没听错!就是三个哥哥!

那一年李白八岁,却仿佛一下苍老了八十岁。

“爸……爸爸……”李白欲言又止,分别看向自己的一二三哥,有点不知所措。

“喔,没什么,事情比较复杂,让你三个哥哥给你解释吧。”李爸爸一脸臣妾心好累,瘫倒在沙发上出神儿。

于是,白毛蓝眼,颈戴合金护甲,身着露胸古装,脚踏掐丝软靴的大哥上前一步:“小小白你好啊,我是你大哥凤白,家父丹穴山凤族第一百二十七代族长,此次派我出山是为了……”

李白:“不是,你等等,你这说法略怪,仿佛我们不是一个爹。”说完,他看了看爸爸,后者一脸他中二病犯了,你别理他的生无可恋。

凤白瞥李爸一眼:“喔!通俗来讲,在族里,我应该称你爸爸为娘亲。”

娘亲。

娘亲???

李白瞠目结舌,等等!原来他是爸爸生出来的??那八年来,妈妈岂不是一直在骗他??

凤白依旧淡定:“严格来说,当年父亲和娘亲认识的时候,娘亲还是女性。”

爸??你什么时候去了一趟泰国??

李爸爸慌忙给李白对口型:我不是我没有!!!

李白吞了吞口水,小心翼翼地问凤白:“那,大哥你今年……”多大?看着像二十的,爸爸什么时候生的你啊?

“年方一千六百八十二岁,”凤白叹气,“虽然还没成年,但是总有媒人上门提亲,此次前来,一则为了寻找娘亲,二则为了躲那些不知廉耻的大小姐们。”

听听!人家只是提个亲就不知廉耻了,大哥你这话真拉仇恨。

欸等等,一、一千多少岁来着??什么鬼??大哥咱爸才三十二啊!您到底是哪儿蹦出来的神仙啊?

“小小白不必惊讶,父亲认识的是一千六百多年前的娘亲,虽然娘亲转世为人后变成了男性,不过换汤不换药,他依旧是我凤族的族长夫人。”言罢还端端正正地行了个礼。

李白现在和爸爸一样生无可恋了。

毕竟,就凭二哥顶着的一对耳朵,只能判断出这不是个人。

巧了,看起来十六七岁的二哥还真就处于青春期,很是傲娇地一扬下巴,紫色的瞳孔相当锐利:“狐白,一千零三十岁,家父青丘狐族第一百零一任族长,此次出山原因同上一位。”

喔,这个是狐狸精啊,舔了舔嘴唇,悄悄瞪了父亲一眼:快说,你还惹了什么精怪!我一并给你记上账!

他爹却装作没看见,直起身子问狐白:“不对啊,你爸爸明明告诉我说这次下山是想让你适应人类社会啊……”

狐白漂亮的脸连抽三下,恨不能手撕亲母。

李爸爸见状怂了,赶紧转移话题:“内什么,小白啊,你三哥呢,是妈妈惹出来的,跟爸爸没关系的!”

虽然还小,却穿了一身蓝色西幻服饰的三哥上前一步,声音清脆:“小小白你好,我叫范海辛,今年十三岁,父亲是教廷魔猎组族长,我们拥有同一个妈妈哦!”

一副哄小孩子的口气,浅色的眼睛却闪着让人讨厌不起来的爱护,这个人进入角色倒是挺快的。

不讨厌的人总能得到更多好感,李白冲他甜甜一笑:“哥哥好~”

范海辛遭到会心一击:“啊……有弟弟是真的好。”

“好了好了,大家都熟悉了一下,今后就好好相处吧。凤白,狐白,范海辛,管家已经给你们安排好了房间,去看看还满意吗,不满意的地方尽快改一下。”李爸爸打个哈欠,看着晕晕乎乎的,应该是受了不小的刺激。

哥仨应了一声,拿着行李各自去找门,然后被震慑到了。

不得不说,虽然受了刺激,但李爸爸归根结底还是个好爸爸,每个人的房间和他们在家时候的陈设几乎没有变化。凤白的梧桐木,狐白的貂绒被,范海辛的大十字架都安安静静地待在应有的位置上。

这是一个父亲给孩子们最好的宠爱,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方式而活。

“我喜欢这个李爸爸!”范海辛摸着床头的银剑,吸了吸鼻子,眼眶红红的。

二楼  最佳回复:多了三个哥哥说明你妈/你爸是小三:)

“该死,”李白骂了一句,“要迟到了!”

果然高考以后放飞自我太严重容易出事故,现在好了!娘希匹的,上大学第一堂课就要迟到,他这个学期的学分堪忧啊!

“报告!”李白气喘吁吁地撞开门,“不好意思老师,我迟到了!”

蓝毛的老师眼神锐利,审视了他一会松了口:“下不为例,去坐吧。”

“谢谢老师!”李白感激地笑了笑,眼睛一扫瞄到第一排的空座,毫不犹豫地坐了过去,还小声地道了个歉:“不好意思啊,同学,先借坐一下。”

旁边同学仿佛看到一个傻子:“没什么,你随意。”

大学不论哪个学科,第一节一般都是导论课,即学科介绍。听着没什么意思,一般在开课十分钟大家发现这一事实后,就开始放飞自我,各干各的。

李白表现为,睡过去了。

同桌有点嫌弃地往边上挪了挪,老师啥也没看见似的继续喷吐沫。恍然间,李白仿佛看到了李爸爸。

谁知道他现在是在哪座山啊,反正后来大哥二哥接手了公司的管理工作,三哥在国外进修宗教学。别看大哥二哥是本土妖怪,但他们对外国的教育还是很欣赏的,如果李白没学古汉语,估计也要被他们扔国外晾着去。

“喂!同学,你醒醒。”李白晕晕乎乎地起来,好半天才看明白是自己的新同桌在叫他:“昂?”

“同学,下课了。”青年好脾气地道,背上了自己的包,准备去下一节课的教室。

“同学同学,我不认路,你能带我去教室咩?”李白飞快地把东西都塞进包里,还特地抽出一只手拉住青年的包带,讨好地笑了笑。

青年皱眉:“我们是同一个班么?”

“嗨呀,有什么关系,课一样不就行了。”李白自来熟地攀上青年的肩膀,满意地发现对方矮自己将近一个头。

“恐怕你要失望了,”青年淡淡地推开他的手,“这堂思修课是中西医一班和古代文学六班一起上的,我下一节课是解剖,但你应该不是吧。”

李白的笑僵在脸上。

“好了同学,快去上课吧,我们的课间只有五分钟哟。”

这个哟,真的讽刺。

李白像只呆鸡一样站在原处,伴着欢快的上课铃,深深地记住了这个男人。

“切,染撮白毛了不起?老子还是天生的亚麻色呢!”

TBC

啦啦啦拉拉啦啦啦两天之内做完互联网+真开心(僵硬微笑)

这算是交个设定吧,你们谁见我好好干过正事儿,干正事儿的时候当然要YY点有的没的呀。

譬如四白搞鹊,放心我当然是1V1,鹊家情况只会更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了,不嘚瑟了,开会去(手动再见)

评论(13)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