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谁知道结果会怎样啊(完结,贺年)


(一)
有件事需要交代一下,穿越到未来和穿越星际在某种意义上没有区别。

譬如在老哥我这里,他还等同于霸道军官爱上我。

秦缓眯着眼和那个死盯着他的帅军官对视,由于双方都自觉问心无愧,谁也没移开视线,导致秦缓开始明目张胆走神。

社交礼仪一,你可以不说话,但走神就是你的不对了。军官咔吧一扭关节:大胆间谍!还敢走神!

秦缓一愣:???

军官横眉冷对:怎么?想说你不是间谍?

秦缓:不,我是间谍。

军官出现了一瞬间迟钝,但很快换了一个剧本继续横眉冷对:哼,算你识相,现在……

秦缓:你先等等,我有问题要问。

将军不太高兴:一个被俘虏的间谍还敢提条件,你是怕自己死的太好看么?

秦缓一脸严肃:这是关于人生走向的重大问题,你一个当兵的当然不懂。

军官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快问,敢废话就把你流放到太空!

秦缓: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干什么?

将军一脸卧槽。

秦缓:你别这么看我,我认真的,我敢说你肯定比我更了解我,现在开始回答吧,先生。

将军觉得自己剧本不太够用:……这样吧,我问你问题,你回答是或不是。

秦缓:苟同。

将军:你是帝国派来的么?

秦缓:不是。

将军:你的代号是007?

秦缓:……不是。

将军眯着眼睛看了他一会:你来联盟是不是为了X计划?

秦缓:不是。

将军把桌子拍的山响:这也不是,那也不是,我看你是想抵赖吧!

秦缓委屈地缩了缩脖子:三个问题有两个我听不懂,你怪我咯?

将军:……你怎么什么都不懂,还有没有点间谍的职业素养了?

秦缓:我也想有啊,可我是真的不懂劳什子帝国X计划,少年你怕不是中二病犯了吧,是个反派集团就叫帝国,摸到个计划代号都是X。

将军:……

将军:连帝国都不知道,你是哪个十九线小星系出来的土娃子?

秦缓一听这个可以回答:地球。

将军呸了一声:我地球没你这样的败类!

秦缓很淡定:2018年的地球。

现在情况很明晰,他穿越了嘛。

将军觉得自己有点低血糖。

边上做笔录的副官觉得自己应该救救上司:你到底是不是间谍啊?

秦缓气定神闲:这要看情况,你们要是运气好能抓到间谍,我就是清白的;你们要是运气不好缺个顶包的,我妥妥的间谍没跑啊!

将军目光如炬:你什么意思?

秦缓:政治套路,别说你不懂。

将军沉吟片刻:押下去,择日再审。

(二)
二审的时候,秦缓进门就笑吟吟地打了个招呼:李白将军好啊!

将军抬头,有点惊诧:还行,了解了点东西。

秦缓十分欢快:过奖过奖,你们这里狱卒人不错,消息灵通,人也健谈。现在我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应该能当一个及格的间谍了。

将军:……

秦缓托腮:不过吧,关于那个X计划,狱卒大哥们也不太了解,你跟我细说说呗~

将军捏了捏拳头,忍住没打他。

秦缓忽然坐直:欸,不是说好要二审咩?还审不审啦?

将军咬牙:审!

秦缓:那你倒是快点啊,那边儿斗地主三缺一呢朋友!

将军面如冰霜:来人!把他关我隔壁去,打今儿起我亲自监视他!

狱卒欲言又止。

秦缓一脸失望:欸?能让我打完这局吗?好不容易抓了一副好牌喔……

将军拔枪欲射:现在就关起来!now!快点!

(三)
李白看着光屏里安静伏案写字的青年。

不说话还是很顺眼的,穿身棉布制的衣服,一点都不符合时下流行的金属风。

难不成真是个跨时空的比?

李白陷入沉思。

却见那个似乎是跨时空的比东转转,西转转,最后停到李白这边,迟疑地笑了笑。他想了想,试探性地喊了一声:李白将军?

李白打开扩音器:有事?

秦缓:内个,这里是有监视器的吧?

李白:你怎么知道的?

尤其还能准确找到摄像点。

秦缓羞涩地笑了笑:我这个人比较敏感,有人盯着我我会浑身发毛,所以我能感觉到。

李白思来想去觉得不对:你想让我撤了监视?那不可能。

不是。秦缓小心翼翼地回答:我就是想问问,卫生间里没有监控吧?这个……

李白:没有!你想什么呢!我们不是那么龌龊的人!我们可是联邦最优秀的士兵!

秦缓长舒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如果洗澡都有人盯着,我会疯掉的。那我去洗漱啦,将军晚安!

李白眼睁睁地看着青年踩着拖鞋吧嗒吧嗒地进了浴室,正准备生无可恋的时候,人又吧嗒吧嗒跑出来了,还是半裸的。

秦缓:将军将军,你们的热水器连个扳手都没有,请问我怎么放水吖?

李白……

李白不想说什么,并在间谍的邀请下进入了他的浴室。

(四)
为什么将军亲自去给秦缓调水?因为他不想看到斗地主事件再度发生。

棕发的将军穿着军装,随手撩一下沾了水汽的头发,蓝眼睛瞥向秦缓:学会了吗?

秦缓:喔,大概吧。

李白:什么叫大概?会就是会,不会就是不会,哪来的中间项。

秦缓:那照你这么说,考试成绩要么零分要么满分,没考满分都应该按零分记咯?

李白:……

秦缓:打王者荣耀还有四个阶段英雄熟练度呢,凭什么我第一次学用热水器就要一次性学会啊?

李白:……王者荣耀是什么?

秦缓:一个神坑的5v5看人品对战平台。别打岔,你还要坚持你那套歪理么?不坚持就出去好不啦,我要洗澡了。

李白无言以对,老实巴交地出去,老实巴交地带上门,老实巴交地蹲回去看监控。

“不对啊!一个俘虏还这么嚣张的?”

(五)
李白找来了副官。

副官是个正太,叫庄周。李白问他:“你觉得这个秦缓……”

庄周:“歪理太多,务必远离。”

李白:“……”原来这小子在群众眼里这么可怕的么。

李白:“那你觉得他是间谍么?”

庄周一脸严肃:“将军,我恳请您不要侮辱间谍这个行业。他要是间谍,我直播睡韩信。”

韩信,联盟另一位将军,最近热衷于性·骚扰庄周,导致后者很烦他,李白作为庄周的顶头上司,自然是知道这件事的。

李白无言,过了会儿又问:“那你觉得,他真的是一千多年前的地球人?”

“不是一千多年前的地球人,怎么会思维这么跳脱?”

好像有道理。“那你觉得该怎么处理这个祖宗级别的人物?”

“先监视着,我觉得他很有研究价值,关于高纬度空间跳跃进一步发展。”

正在这时,突然传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我说,配合研究我没问题,但是能不能别把我说的像个小白鼠好不啦?弄得我似乎一点人权都没有。”

李白庄周齐刷刷抬头,光屏里的青年眼神清澈,挂着丝微笑,仿佛正透过监控审视他们。

“啧,真糟糕。”李白拍了拍桌子,面无表情:“你怎么也不提醒我没关扩音呢。”

庄周:“……”

员工嘛,就是用来泼脏水的呀。

(六)
“咳,”李白端正地坐在秦缓对面,白手套交叠放在腿上:“秦先生,经过调查,您的嫌疑基本消除,但鉴于真正的间谍还没找到,所以您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

秦缓:“没问题没问题,备用顶包嘛,我懂的。”

李白:“……我认真的,我们觉得你不是个间谍。”

秦缓:“为什么呀?”

李白冷笑:“你这样的都能当间谍,老子早就谈恋爱了。”

秦缓有点惊奇:“欸,将军你还是个雏儿啊?不会的吧,条件这么好都睡不到小姐姐的咩?”

李白不想说话,并烦躁地甩了甩白手套。

秦缓:“将军你怕不是不喜欢小姐姐吧?那你有喜欢的小哥哥咩?”

李白:“你!”

秦缓:“不要害羞嘛,不就是小哥哥嘛,我也很喜欢啊~”

李白猛的看向对面。

秦缓笑盈盈的,眸子里闪着光。

“我就挺喜欢你的呀。”

(七)
李白是联邦的将军,他还有个见不得光的身份。

gay。

暗恋自己兄弟的gay。

暗恋联邦另一位将军的gay。

前面提了一下,联邦另一位将军叫韩信,没错,李白暗恋他。不过,这注定是没有结果的爱情。

一则联盟禁止拉帮结派诶,内部解决婚嫁问题,二则人家韩信有喜欢的小朋友了,还是不计后果的喜欢。

李白问他,追庄周有什么后果他有没有点逼数时,韩信笑得特别嚣张。

“大不了老子拐了人私奔,宇宙这么大还能没我们一口饭吃?”

“值得吗?”

“兄弟,等你恋爱就明白了。”

从那以后李白就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喜欢韩信,怀疑到现在,有个疑似他祖爷爷辈的小男孩说挺喜欢他。

李白很懵,看着微笑的秦缓,一瞬间想了很多,最终停到了韩信的脸上。

李白:“对不起,我有喜欢的人了。”

秦缓:“啊,这样啊,好可惜。”

好可惜??只是这样吗??

不是,按剧本不应该说句“祝你幸福”嘛?

秦缓一脸高妙:“恋爱白痴。你这样的,除非有人倒贴,否则这辈子都只能单着。”

“你什么意思?”

“你知道我为什么说好可惜么?”

“……”

秦缓慢慢坐正,露出一个陌生的冷笑:“鬼知道你是不是有爱人,但话说到这份上摆明不想和我处,不想和我处老子还不伺候了!我这个人,小气的紧,所以别指望我祝福你和别人双宿双飞去。”他顿了顿,又恶狠狠的补了句:“叫我看见,还要拿弹弓打下来!”

卧槽!男人表白失败都这么可怕的吗?一时间,李白坐立难安,只好落荒而逃。

(八)
后来几天李白老远看见秦缓都绕道走,可见心理阴影之重。

不过拉郎配的意义就在于此,怎样都能给你安排了见面时间以保证剧情发展。

呵,苍天饶过谁?

李白不情不愿地把秦缓带到会议室,所有交流不过“上级要见你 ”“嗯。”

李白,老娘费尽心思给你安排见面机会,你就这么对我?割掉你小吉吉你信么!

好在议员们之一挺给力:“秦缓?”

秦缓:“昂。”

议员:“你说你是穿越来的古人类?”

秦缓:“……你可以这么理解。”

议员:“我们凭什么相信你?最近X计划走漏了风声,谁知道是不是你搞的鬼。”

秦缓:“……大哥,我认真的,X计划是什么?”

议员冷笑:“还敢嘴硬,用刑!”

用刑??秦缓瞠目结舌,还有这种操作??

“果然,”议员冷笑,指尖的电子笔欢快地转着,看向李白的眼神却深不可测:“你在包庇他。”

“你等等,李白为啥在包庇我啊?”秦缓蹙眉,“你凭什么这么说?”

“很简单,间谍小朋友,”议员笑得高深,“因为他才是真正的间谍。”

秦缓被这个发展雷地神志不清:“你有病吧,他是间谍你还让他当这么高的高官?你们的政治体制绝对有问题!”

“轮不到你指手画脚,”议员一声冷哼,把电子笔不轻不重地摁在桌上:“士兵,把李白关起来,把秦先生带走。”

(九)
李白下大牢第二天,秦缓就跑去堵人了。

这位议员当时挺惊讶的:“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家中摆陶罐,他处藏花瓶。你们这些高层,一个德行。你比他们,尤其是关李白那个好多了,只有一个情人,所以我才来找你。”

“好样的,如果不是因为你接下来要说的话,真想把你安排成我秘书。”他赞叹一声,话锋一转,“想让议会释放李白,你总要付出点什么。”

秦缓定定地看着他。

“不过话说回来,一个疑似穿越的古人,能有什么值得交换的情报呢。”

“穿越的古人没有,但是间谍总有吧。”

议员猛的抬头看他,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

秦缓绽开笑脸,他赌对了:“放了李白,我告诉你帝国想干什么,在未来三个月内。”

“一个连X计划都不知道的间谍?我凭什么相信你?”

“谁说我不知道?”秦缓松垮垮地立在那儿,抑制不住地翻白眼:“Xanadu 桃源计划,这种安抚大众的东西非要那么神秘,明摆着套我呢,当然要装作不知道。况且辛辛苦苦折腾半天,就窃取这么个鸡肋,你不嫌丢人我嫌丢人行不?”

议员笑了:“李白真应该知道,你为他做了什么。士兵,把他带走审问。”

(十)
李白手上是沉重的镣铐,作为整个联邦武力值最高的男人,电子手铐或许根本无法禁锢他,为此政府特地拨款为他安排了入狱一条龙,不过目前看来这钱白花了。

“李白,”审讯官看他一眼,翻开手中的资料:“我们要向你核实一件事情。”

李白:“你说。”

审讯官:“在你的终端里有一个加密文件,文件名为‘给你买的橘子’,你知道吗?”

李白脸上出现了切实的迷茫:“这是什么?”

审讯官:“你知道密码是什么吗?”

李白有点不太确定地回答:“我的文件密码都是我获封将军那一天的日期,一共八位,你可以试一试能不能打开这个文件。”

“不用试了,文件已经被打开,”审讯官看着他,似乎有些紧张:“最后一个问题,你知道这个文件里装的是什么吗?”

“不清楚,”李白脸上是淡淡的讽刺,“不外乎是些对我不利的资料吧。”

“恭喜您,李白将军,您的答案十分标准。”审讯官长舒一口气,微笑:“您被无罪释放了。”

“??”李白有点懵。

“就在今早,几天前被您捕获的秦缓,向议员承认自己是间谍。并交代在您的终端存了一个加密文件,里面是帝国未来三个月的侵略计划。由于找到了真正的间谍,您被无罪释放了。”

这个发展令人猝不及防,真的。

李白垂眸,任人为他打开镣铐,带出监狱,回到那个风光无限的位置上。

(十一)
三天后,李白摆驾监狱。

秦缓出来地极慢,因为那套不能被浪费的监狱一条龙服务用在了他身上。

“嗨,”哪怕瘦了一圈,青年依旧在微笑,“这身衣服挺好看的。”

“谢谢。”李白脱下皮手套,放在面前的桌子上:“你动过我的终端?”

“对,”秦缓承认地爽快,“本来是想找点资源,结果什么也没发现,只好留下一个橘子。”

“密码是什么?”

“28540609,帝国的成立时间。”秦缓歪头, “八位,嗯哼。”

“为什么存在我终端里?”

“嗯……你拒绝了我的表白,这个理由你接不接受?”秦缓一脸严肃地回答。

李白深吸一口气:“……最后一个问题,你为什么帮我?”

“这是道送分题,”秦缓依旧那么欢快,“我喜欢你呀。”

(十二)
李白走后,再也没来过。

秦缓孤独地蹲大牢,没法分辨日期,最大的乐趣就是吃了睡,睡了吃,反正他们也很少给他送饭。

李白这个人好讨厌,探监还不带点吃的用的,一点都不上道。他不满地端起饭盒,吃了一口不知道是什么炒什么的菜,皱眉。

未来的地球人,是不是不知道有种调味料叫盐啊?

这都十几盒了!没有一天的盒饭放过盐!这么虐待俘虏良心不会痛吗?

等到他再睡醒的时候,没有盒饭。

可能忘了送吧。秦缓咂咂嘴,想,没盐的盒饭,不吃也罢。

第二次睡醒,依旧没盒饭,秦缓皱皱眉,心想老子出去了一定要投诉这家监狱。

第三次睡醒,还是没盒饭,秦缓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卧槽这群不要脸的怕是想饿死他!

秦缓想自救,但在全金属的未来,他连充饥的布条都找不到。

饿着肚子睡下,他意识到自己被遗忘了。

也许,被遗忘的不只是他。

(十三)
当秦缓轻松地把手从手铐里伸出来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瘦了多少。

欸,以前天天坐在电脑桌前吃外卖,总发愁怎么保持身材。现在身材好了,又开始发疯地后悔。

人啊,在某些方面贱的可以。

不救李白,也许他就不用受这份罪了。秦缓委屈地蹭了蹭衣服,感觉自己的体温越来越低。

牢房是恒温的,在这种地方死掉,应该很快就会腐烂到看不出人形吧。

他困倦地想着,艰难地抬头,艰难地抓住那人的衣角,口干舌燥:“好饿……”

然后晕死过去。

这直接导致后来秦缓根本无颜面对李白。

“快吃,你不是饿了么?”李白戏谑地看着秦缓,把手边疑似粥的东西推了推。

秦缓羞得背过身去。

试想,你在绝境中看到明恋对象,说的第一句话一点也不琼瑶,而是“好饿”。

妈的没脸见人了!没脸见人了!

“再不吃,我把它倒了。”李白面无表情地威胁秦缓。

威胁成功。

秦缓舔了舔嘴边的汤渍,扫了李白一眼:“这身衣服比较适合你。”他打个哈欠,摸了摸身下柔软的布料:“百度诚不欺我,帝国果真普及了布料,奢侈奢侈。”

李白摘下有着帝国国徽的帽子,抬眼:“我果真还是好奇,你是怎么入侵我终端的?”

“老哥穿越来之前是做程序员的,就你们这破系统,恕我直言还不如W10,随便写条代码就破译了,分分钟给你查个底掉。”

李白目光如炬:“不过,我电脑里可是有两套文件,你怎么知道那个是真,那个是假?”

秦缓无言,目光飘忽了一段时间,咕哝了句我也是看过孙子兵法的。

李白大笑,温柔地与秦缓额头抵额头:“知道么,你做的这一切,原本是庄周的任务。不过,他的任务不包括替我入狱,我想知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明明已经把错误情报给了联邦,只要耐心等一段时间,帝国就能占领地球,把我释放,为什么还要把我换出来?安心当你的穿越小市民不好么?”

秦缓涨红了脸,生气地推了李白一把:“我他妈说了多少回老子喜欢你!你就不能当真一回么!”

“能,”李白抓起秦缓的手,放在自己胸口,喟叹一声:“就是想再听一遍罢了。”

秦缓愣了愣,抿抿嘴小声问:“那你……”

“我觉得咱俩能凑合着过。”

end

(番外)

“对了,当年那个‘给你买的橘子’是什么梗?”

“……你不会想知道的。”





说来我都不信,这个东西我写了一寒假。

不过好在还是写完了。

安徽没暖气是真的冷,冷就算了还下雨。我新买的小皮鞋别说料子,颜色都看不出来了。

虽然晚了好多好多,还是要祝大家新年快乐呢!OVO

评论(5)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