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不服打一架(一发)
(一)
李白和秦缓是游戏认识的,当时李白拿了个骚浪刺客,秦缓用了个短腿奶爸。

看阵容就知道这局吃枣药丸。

下路ADC送了一二三四血后,秦缓忍无可忍砸键盘:“刺客!你**瞎么!下路三个大汉围上来都不知道救一救?”

刺客:“我打野。”

这简直是在奶爸崩溃的边缘试探。

秦缓压着火,一个字一个字抠上去:“队友在你心里还不如一个野怪?”

没回。

ADC送了五血之后,终于崩溃大哭开全部:“对不起!对面的爸爸们我错了!我不走下路了!请放过我吧!”语气里充斥着我还是个孩子我不想戒网瘾。

秦缓一脸冷静地点开快捷回复,以三秒两条的频率发送消息:“大家打开语音。”然后戴上耳机。

“干嘛?”刺客终于受不了了,好听的男中音带着满满的不耐烦。秦缓拿起话筒,死死盯着屏幕,抓住刺客两个位移冲上去一打五的大好时机,突然撕心裂肺地尬唱:

“他说他会打野!真的就只会打野!”

“我靠!你干嘛!”男中音飙成男高音,刺客语气里充满惊恐,人物很不意外地失误,没能带走对方后排,只能在五个大汉的追赶下丝血崩溃败逃自家防御塔。

“卧槽快奶我一口!”

然后在来到奶爸面前时,巧妙地被一箭穿心。

哀嚎中,秦缓慢慢悠悠继续唱:“不是我不用功!faker也带不动!”顺便发了个消息:

【全部】(我方)扁鹊:感谢后羿哥哥的大鸟(●'◡'●)ノ❤

【全部】(我方)李白:麻烦帮忙举报奶爸谢谢!!

(二)
李白气得手都在抖,出去秒点举报,心说我不给你写个三百字小作文你就不知道什么叫文学系大佬!

不过他手指头太粗,不小心错点成了加好友。

真的,举报操作太过熟练,那两下点的真叫一个行云流水无比痛快!李白瞅着那个已向对方发出申请的消息框,一瞬间恍如隔世,痛苦地不能自已。

叫你手贱!叫你手贱!

正在他考虑要不要哭死在厕所的时候,突然一阵滴滴滴滴,对话框里陌生ID发来的消息能毒死一窝大象。

“喝毒奶上瘾?”

李白颤抖着,咬牙切齿地打下一行字。

“我邀你,来solo。”

(三)
李白依旧拿着他那个骚浪刺客,秦缓再次选择自己的短腿奶爸,两个人伴着那句全军出击,以相同的初速度不同的加速度共同奔向一塔。

各自清兵。

四级以前,李白能对任何人叫爸爸;秦缓能被任何人叫爸爸。

喔,对,短腿奶爸还是个毒奶,这非常令敌方绝望。

尤其是,刺客两段位移都踩在一个毒圈,好不容易近了身,迎面又是一口毒奶。

同归于尽后,一直死寂的频道忽然活了。

刺客:“……你他妈好毒。”

奶爸:“呵呵。”

最后,比赛以11-10结束,退出去后,秦缓看到刺客小窗私他。

“说实话,你技术不错,我第一次和人solo会死。”

还死了这么多次。

“告诉我,你大号什么段位?”

“这就是我大号。”

李白差点把键盘吃了。

他居然,被一个青铜仔,杀了十次?!

卧槽……老了老了……

秦缓摸了包薯片琢磨这货在厕所里哭得差不多了,终于决定大发慈悲再补一刀。

“不过我小号是荣耀王者。”

……卧槽!傻逼吧!

“对了,哭也别占着厕所,对内急的朋友们很不友好。”

“……”

李白开门,对上韩信崩溃的嘴脸:“你他妈终于出来了!快滚!老子要上厕所!”

(四)
有道是不打不相识,之后两个人一路双排上星耀。渡劫局开局,李白开组队语音。

“嗳,互加大号怎么样?”

“都说了这个就是大号。”

“喔,那我加你小号。”

奶爸一阵沉默:“你想加哪个?”

“欸?荣耀王者那个吧。”

“……四个都是荣耀王者,你想加哪个?”

李白一个手抖送了一血,顾不得满屏的“辣鸡打野”,赶紧继续问:“你说什么?你四个王者号??”

“有什么问题么?”

“没有。”李白小心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一会儿方便么?我想拉几个朋友玩。”

“好。”

(五)

“假的吧,”刘邦嗤之以鼻,“荣耀王者,还小号,还他妈四个,人家把圈套写了满屏幕,你还贴着脸准备上当?”

李白有点犹豫:“可是,我开的是小号,他没道理会认出我啊。况且他技术是真的好,特别爽。”

刘邦一脸怀疑:“……你怕不是看上人家了,这么帮他说话。是个小姐姐?胸围多少?”

“你可闭嘴吧辣鸡,人家是个小哥哥。”

“喔,胸围多少?”

“……”

“欸,这不是测试他奶量大不大啊,毕竟我是个坦……”

“闭嘴,滚,不用你了,张良借我。”

(六)
“emmmm……”秦缓看着5v5的加载界面,心情复杂,“三个国服?”

李白尴尬地笑笑:“管他们呢,咱打咱的,让他们去放飞自我。”

没办法,刘邦他们都没玩小号,只能开着三个丧心病狂的大号,在对面迷妹迷弟的尖叫求合影和恶意放水之中,一路狂炫酷霸拽地推了水晶。

李白听着属于胜利者的音乐,痛苦地捂住了头。

这样,根本看不出来奶爸水平有多高好么!!!

小窗适时地响了。

奶爸:“……你是李白吧。”

李白愣了一下:“emmmm,瞒了你好久,不好意思……”

“我是秦缓。”

啪。

刘邦一脸心疼地凑上来:“卧槽,不就是帮你带了一个粉丝么,至于激动到连手机都拿不住么?”

李白楞楞地看着他:“秦缓。”

“哈?秦缓?你提他干嘛?”

“那个奶爸,是秦缓。”

(七)
秦缓者谁?李白之初恋者是也。

不过很不幸,俩人是高中走到一起的。在大学之前,所有友情以上的关系都算早恋。

况且这俩还真是正经在谈恋爱。

两个可怜的小gay,被抓住,被通报,被谈话,被叫家长,被迫分开。

李白有一条存了四年的消息,是秦缓发给他的最后一条短信。

“忘了我。”

俗套地令人心痛。

第二天得知他转学了。

李白根本不敢想秦缓发这条消息是什么样的表情。他只敢猜到秦缓是躲在厕所发出最后的消息,然后将手机清空这个地步而已。

弱小,可怜,又无助。这套形容可以说是非常生动了。

李白闷着头死学一年,考上了秦缓曾经憧憬的大学,但他不敢找他。

他不敢。

因为浪漫的保质期没有那么长。

天底下的巧合没那么多。

当他把所有的运气都用在遇到秦缓上后,就没有了留下他的好运。

(八)
消息记录停留在半小时前。

秦缓笃定,李白肯定正盯着手机。他对李白行动的预测一向很准,所以总能在关键时刻的精准位置奶他一口。

47分钟。

“你……这几年怎么样?”

“还好,考上了理想的大学。”

李白心跳一阵加速:“……医学系?”

“嗯。”

“那个……我有句话想说。”

“我有点事想说。”

两人同时一顿,秦缓缩了一下手,刚准备撤回,就见对方又发来消息。

“你先说,别撤回。”

秦缓收回手,定了定神,用了一分钟打上一行字。

漫长的一分钟。

“你女朋友游戏打的不错。”

李白车队,还有一个奶妈。高端局辅助都跟打野,两个人一直在传绯闻。

李白想了想,飞快地打上另一行字:“我没对象。”

他有一百种方法吊一下秦缓,但现在实在不是浪费时间的时候。

秦缓重重地松了一口气,他活动了一下指关节,发出了今晚最重要的一条消息:

“那,我还能喜欢你么?”

对方回的很快。

“抱歉。我早就不喜欢你了。”

天旋地转,秦缓眼前忽然一花。他想起李白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浪漫的保质期从来都是很短的。”











(九)

叮叮哒哒,小窗又敲了敲,这次是QQ。

一个安静了很久的账号,备注是“我的李白”。

秦缓盯着看了很久,抿抿嘴,鼠标一甩,把备注改成了“李白”,然后点开消息窗口。

“在吧?”

正要关闭窗口,对方又发来一条语音,秦缓几乎没怎么做思想斗争就点开了。

那是与当年不同的,特别man的男中音,但还是一样的温柔。

“我一直保持着爱你的习惯。”

那一瞬间,秦缓想起了李白那句话的完整版。

“浪漫的保质期是很短的,但爱你的习惯可以跟我一辈子。”

他放声大哭,模糊着泪眼,带着满足的笑容,再次修改了李白的备注。

“永远都属于我的李白”

end

今天的玻璃渣是糖做的,越到考试越想写东西,快他妈阻止我!!

那这篇算元旦贺文吧……

评论(27)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