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你也算个人民教师?(番外/信庄/白鹊)


(上)
韩信推开厚重的窗帘,返回去伸手在被子底下探了探,缓慢而小心地扒出一张娃娃脸。

“副校大人,起床了。”他无奈地笑笑,趴在床边着迷地看着娃娃脸皱了皱,换了个方向又埋进去。

韩信差点笑出了声。

他起身,比划一下,准确地在被子下面捞起娃娃脸,囫囵个抱了起来。

做着梦被人搞这么一下,不被吓到的都是爸爸。

娃娃脸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揽住韩信的脖子,惊恐地看看男人看看地,好半天才回魂。

韩信憋笑:“醒透了?”

娃娃脸慢慢地点点头:“韩信,你放下我。”

“语法有错误,”韩信亲昵地蹭蹭他软软的水色短发,“子休,再说一遍。”

子休哼哼唧唧,不甘不愿:“……信信,让我下去……”说完飞快地瞪他一眼,只见韩信欢欢喜喜地用棉被把他困在床上,一件一件展开叠在旁边的衣服,给人穿上。

庄周乱着一头短发:“……我又不是全残,至于么……”

韩信亲亲他的脸:“跟残不残没关系,我就是喜欢宠着你。”

就是

喜欢

宠着你。

庄周送个爆栗给他:“说,用这句话钓了几个小姑娘?说清楚了今晚就允许你睡卧室。”

韩信欸一声:“内什么……我还没来得及钓姑娘这不是就被您给拽着线扥跑了么……”

说完立刻把双手举在胸前:“当然,在遇到可爱的副校长之前也没想过用这句话钓个姑娘啥的。”

“我的情话只属于你。”

庄周在海量的情话打击之下有点绷不住,咳了一声,目光飘忽不定:“今天周末,作甚一早把我叫起来?”

“喔,想带你去约个会。”

“……”

说是约会,也只不过是从屋里出来,在小区里转转。庄周腿不方便,人也好静,出了熟悉的小圈子,呼吸都要困难三分,想让他去什么动物园游乐园?

哼,梦里什么都有。

认清现实的韩信推着轮椅,带着庄周在小区里慢悠悠地走,不时给他把围巾裹严。

“昨晚下雪了?”庄周懒懒地靠在椅背上,眼里有光。

“嗯,从十点多开始,一直到早上五点。”韩信微笑,回应了他的问题,并展开下一个问题:“子休,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么?”

“嗯?”庄周漫不经心地应一句:“你说平安夜?”

韩信欣喜地点头,期待他的反应。只可惜副校长大人嗤笑一声,手指在扶手上缓慢而有节奏地敲击:“外国人的玩意儿,和我有什么关系?”

韩信把那句“我们去教堂玩吧”咽回肚子里。

庄周不喜欢圣诞节。

说起来,当了五六年的男朋友,他却到现在才知道庄周不喜欢圣诞节,有点过分了。

韩信委屈地摸摸鼻子,怎么就不能看他小让着他一回啊?真没意思。

两个人静静地在雪地里停了一会儿,只听庄周说了句:“回去吧。”韩信条件反射推着轮椅就往回走。

奴性。

他想。

改不掉的。

本来应该高高兴兴的一天,就这么草率地过去了。晚上韩信收拾了饭桌,揽着庄周看电视,反应过来的时候,发现竟然已经十一点多了。

“遭了,赶紧睡吧,明天还要上班!”他低呼一声,急忙给自己和庄周收拾了,正准备睡觉却发现庄周端端正正地坐在床边。

“怎么了?快睡吧,马上要十二点了。”韩信催了一句,他男朋友好似没听到一般,低头看了看表,突然问了一句:“韩信,你爱我么?”

韩信一愣,下意识想回爱,但标准答案卡在嗓子眼里怎么也出不来。

从高中毕业到大学毕业,他追了庄周差不多六年,庄周从没有正面答应过,现在他赖在人家身边,只不过是因为庄周缺个生活助手兼家庭医生。

对,他没名分。以前没想过有什么不对,今天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大问题。

大到让他不敢看着庄周那双平静的眼睛,说出那句快被他重复烂了的话。

我,爱,你。

怎么?今晚打算彻底给他一个否定答案?

那真是一个难忘的平安夜。

客厅的落地钟忽然响了,庄周推一把韩信:“衣柜里抽屉,去看看。”

“我……”

“嘘,先去看。”

韩信将信将疑,下床,拉开抽屉,很快发现有什么不对。

多了个小袋子,包装很好,好到让人心跳加速。

他飞快地拆了看,不知所措地转身看着庄周。

后者微笑,抬起右手,将无名指微微翘起。

“现在,来行使你的权利吧。”

“我亲爱的丈夫。”

刹那,泪流满面。

(下)
李白削完苹果,切成小块,然后用牙签一个一个扎给秦缓吃。

秦缓当然没客气,直接咬下,眼睛专注在手里书上。

“秦老师,”李白撒娇,“书里有什么东西咩?比我还吸引人?”

秦老师很敷衍地应了一声,翻到下一页,搞得李白也没了兴致。

今天可是平安夜呢……

他有点委屈地把枕头掖进怀里,偷偷看一眼表。

快十二点了,秦缓今天又要熬夜了吗?

“今天是平安夜,”李白有点赌气,“总是熬夜的人怎么能平安健康啊……”

秦缓侧目,看了看表,咕哝了一句差一两分钟应该也没差。穿好拖鞋夹着书出了卧室。

李白竖起耳朵,不出意料地听到书房门一声响,心情更糟了。

最近总是这样,他一抱怨秦缓睡得太晚,对方就抱着书去书房,美其名曰不打扰他睡觉。

谁说打扰他睡觉了!李白烦躁地甩枕头,刚巧门开了。秦缓看着他那小模样,一挑眉,把手里包装简约的小盒子扔给他,转身去浴室洗澡。

李白有点懵,这是秦缓第一次在正经节日送东西给他!!

怀着十分虔诚,他小心地拆开包装。

然后开始对着自己的礼物发呆。

一分钟后,秦缓冲完澡出来,就见李白条件反射一样抬头盯着他。他脸有点红,但还是凑了过去。

脸红是必然的,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没穿衣服,送给李白的又是一盒/套/套。

什么样的性/暗示能比这更明显,嗯?

李白双手合十,仿佛欧洲人的餐前祷告:

“谢谢老师。”

然后,干/了个爽。

end

前几天想起人民教师没交代信庄cp怎么样了,所以预谋做一个圣诞特别篇。

结果,我,没来的及写完。

本来打算零点整发,闹钟都定好了,突然想补一个白鹊的部分……

算了,圣诞快乐,我的小朋友们。

喜欢我的礼物咩OVO

评论(17)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