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斗酒作局(唐朝半架空/古风)

charter.3殊途何归

“剑仙,可赏脸叙旧否?”武则天脸上带着胜利的笑容,语气笃定。

她笃定李白定会前来。

“……某,谢主隆恩。”

扁鹊看着李白俯身行礼,心中有些不悦。某些人天生就该挺直了脊背做人,李白正是其中一员。

啧……也是个没骨气的么。他提了药箱,扭身离去,心中看低了李白三分,却不知那人正一脸复杂地盯着自己。

有些事情,不是你不愿回忆,别人就肯配合的。

“圣人,你寻了这么一个人来是何用意?特意羞辱李某么?”雕栏玉阁,小桥流水,奇山异石,李白恍若未闻,就连女帝递过来那杯美酒,也置之不理。

“卿为何这么想?”武则天淡淡地打个太极,“来,吃酒。”

李白沉默地看了那杯好一阵,才接过来,一饮而尽。此酒入口绵滑,掺着点辛辣刺激味蕾,回味过来又带着一丝甜,当真是皇家的珍酿。

“他……是谁?”

“扁鹊,宫中御医的小徒弟,现在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李白倏地瞳孔一缩:“你还在做那丧尽天良之事!”

“何为丧尽天良?何为不丧尽天良?”武则天抬手再给他斟上一杯,“朕只是做了一个帝王应该做的事情。”

次杯入喉,酒液从微麻的舌上涩涩地过去,给人的感觉很难受。

“帝王该做的事?帝王该做的,就是屠戮百姓么!”李白愤怒地将手中的酒杯甩在地上,一声脆响,那杯子咕噜噜滚开,竟然未碎。

“欲成大事,或苦心志,或劳体肤,或去国怀乡,或一人生而天下灭,或一人死而天下安。”武则天重新取出一个杯子,第三次为李白斟酒,低声问道:“卿以为,朕当如何?”

此杯,入口即苦,艰涩地淌过喉咙,一路苦到心底。

“这酒名唤‘流年’,卿尝遍天下佳酿,较之如何?”

李白勉强笑笑,眼里尽是悲伤:“是好酒。不过,背负的内容,太重了。”

武则天勾了勾唇角,意有所指地道:“留在宫中吧,好歹有个念想。”

“有的念想,不如不要。”李白收拾了一下情绪,平静如初。

“如此一来,卿岂不是孑然一身,无牵无挂?”武则天凤眸中狡黠一闪,宛若灵动的少女,“那便不能拒绝朕的征召了。”

李白面色微变,刚要说什么,却被武则天打断:“李白,朕命你,或者说,朕求你,帮帮朕吧。”

一只花喜鹊站在枝头,长长地叫了一声。

TBC

——————————————————

这几天查资料,唐朝的各种资料,这一章应该是没什么改动了,后面有的大半章都要改,心态有点崩。
关于文中的一些看起来很别扭很难受的称呼是小黑查资料查到的,比如管黄桑叫圣人。
还有更奇怪的,等我改出来吧~
半架空嘛,有一些小瑕疵多包涵哈~
小黑保证,《斗酒作局》每一章都有千字喔!
么么哒!

评论(9)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