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斗酒作局

charter.2故人何处

“抱歉,我、不、信。”

“你!”

青莲剑歌出手的瞬间,李白身形一动,后移三步,轻描淡写躲过一记袖里刀。

“女帝陛下,”李白冷淡地看向窗边的老板娘,“这出戏可看够了?”

“精彩精彩,”武则天抚掌微笑,“爱卿好眼力。”

“不敢,女帝的手自然比那普通妇人细嫩许多。”

“几年不见,爱卿果真长进许多,”武则天仔细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破绽,“至于这出戏,还有劳爱卿继续演下去。”

“还有几个?全部出来吧。”

“不多,只一个,估摸着时辰,应是要到了。”

李白很不耐烦,正谋划着跑路,忽然听到一声斥责:“女帝!你好好的平白唤我作甚!”不经意地回头一看,竟觉天旋地转。

那是个少年,相貌普通,这种天气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灰色小坎,却围了条绛紫色的围巾,显得不伦不类。皮肤黯淡,可是因为跑步而微红的脸上忿色难平,使得整个人都鲜活了不少。

李白盯着他前额那缕白发,楞楞出神。

武则天毫无架子地放声笑了出来:“爱卿,这出戏你可满意?”

“戏?什么戏?”少年蹙眉,放下那看起来就很重的药箱,“女帝,你唤我来到底何事?”

“要你为一人诊病。”

“谁?”

“够了!”李白突然出声喝止,他阴沉地盯着武则天,眼神里除了愤懑就是悲伤,“你何苦揭人伤疤!”

武则天却不理他,依旧和颜悦色地吩咐少年:“扁鹊,去为剑仙大人诊脉,他有病要医。”

“胡扯!李某没病!”李白愤怒甩手,躲过少年要拉他的手。少年眯着眼睛,看了看李白,道:“脸色这么差,怕不是真的病了。”说完强硬地拽过李白的腕,三指半拢搭了上去。

“生病不是小事,切勿儿戏。”

李白恍惚地看着他,无论如何也狠不下心抽回自己的手。眼睁睁看着那少年蹙着眉摸了半天,咕哝一句没病啊。

“鹊啊,这个人患的可不是普通的病,”武则天用手指指自己胸口,“是心病。”

“哦,”扁鹊若有所思,再看向李白时故作老成:“心病还需心药医。”

“这病,某医不好。”

武则天依旧在看戏:“鹊啊,他这病,世间怕是只有你才能医了。”

“为何?”

“没有为何。”

TBC

今天在写大纲,审慎地发现第二章是可以放出来的,后面的可能需要写完大纲精修,所以不要着急哈!
小黑这次可认真了,建立了一个半架空的世界观,每章起步价一千字,我都是用WPS记字数的!要相信我!

评论(14)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