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斗酒作局

突发奇想占tag

寒假有实习,实习之后很想开一个长篇,画风特别不对的那种,先放一千字预热一下看看情况,你们觉得呢?

【白鹊】斗酒作局

charter.1

李白背着青莲剑第三次踏入这座城时,整个长安都震了震。

还是那身白衣,但身上的锋芒敛了许多,也不似少年时那般沉不住气。身处酒肆,八方目光汇聚之地仍不动如山,倒是长进了不少。

他微笑着唤老板娘上一斗酒,声音里带着的磁性羞红了人家的脸。老板娘清脆地唱了句喏,收回粘在青莲剑上的目光,款款离去。吩咐了小二,她淡定地上到二层,提笔在寸长的小笺上落了几字,伸手逗弄一旁灰头的鸽子。

长安城上空的禽类向来繁杂,除却老板娘,怕是没人注意那灵活的灰点。收回目光,正巧听到楼下惊叫迭起,重物落地的声响附带震动效果,不难想象下面店里的惨状。

老板娘啧了一声:“果然,一回来便惹乱子。”她玉手扶额,语气里无半分不满,倒是绕有兴致地顺窗看出去。

白衣剑客从容踏出来,正对上治安官。

狄仁杰抬眸笑笑:“剑仙,别来无恙?”

李白答曰:“客气。倒是恭喜狄大人,终于得了这三梁进贤冠。”

狄仁杰一拱手:“剑仙才是客气,此次某前来,是奉女帝旨意,邀剑仙宫中一叙。”他刻意咬重“旨意”二字,眼中带着明示。

不可不去。

“女帝的酒啊……”李白慢吞吞地将青莲剑推出一寸,“代价太高,某喝不起。”

长剑出鞘,兴奋地闪烁着冷光。李白眸子平静如湖。

“动手吧。”

五色令牌随声飞出,打在剑上是叮叮几下脆响。李白手腕一带,就着剑势拔步上前,竟是直取狄仁杰喉口。

怪哉,这狄怀英不躲反笑,难不成有诈?

果然,几声破空音逼至面前,剑尖赶忙收势,轻巧一挑,跟着又是一枚令牌。眼瞧着躲不及,李白心下一动,转身负剑,一手剑柄一手尖,将好端端的宝剑弯成新月牙儿,堪堪挡了一击。

左手一收,剑身几下甩动,若灵蛇出袖,冲着狄仁杰飞了过去。霎时,一飞轮斜来,锵地扎进地里,护在狄仁杰身前。李白早有防备,退几步站定,一看,一个兽耳的孩子脚蹬在飞轮手柄上,眼睛瞪得溜圆。

像一只耗子。

李白笑出了声:“妙啊狄大人,某不过离去几年,不曾想现下大唐对魔种的容忍度竟也如此高了。”

他的声音,带着一分不甘,三分挑衅,还有六分的怒意。这一刻,仿佛少年剑仙又回来,还是那般嫉恶如仇,热爱打抱不平。

不过他要抱不平的那人,早已归尘。

狄仁杰知他所指,略显尴尬地轻咳一声:“今时不同往日……”

“哦。”

然后一剑送上。

小耗子早有防备,提着那与他几乎同高的大飞轮迎上硬挡,自然被一剑震开。

“当真是个天才……连魔种都比不过他……”老板娘关注着这一切,低喃一句,语气充满赞叹。

“剑仙你不要任性,这次我家大人是真心要助你。”小耗子冲上来,跳到剑上,借力一跃,擦过李白耳旁时很小声,很严肃地说了一句。

“两年前他也是这么说的,”李白反手擒着葫芦底击中小耗子腹部,把他打飞出去,“你觉得我还会信么?”

“信与不信,不全凭你自己吗?”狄仁杰几步抢前,选择直接与李白近身。天知道这么做危险性多高,可他必须一试。

不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TBC


如果能接受这个画风的小黑,我就大着胆子写下去,然后寒假开更吧……要考试了不好放荡……现在就是先一点一点拼剧情,考试的话据说会很忙,不论是有规律还是没规律更新都挺影响我状态和水平的,所以平时一直写小短篇。

欢迎评论哈~

评论(19)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