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从前(瓶邪黑花)

欲成大事者,是死就得作

瓶邪黑花的日常带一点剧情吧……

内什么严重ooc啊!就是你想不到的那种ooc!

小朋友的点梗喔 @月色袭篱  @咖啡豆兔子

祝食用愉快~







(一)
从前有个小攻,还有一个小受。小攻是个黑户,你说黑户就黑户吧,还高冷面瘫,看见条子就想上去一挑三,把他家小受吓得不行不行的。

小受是个精分,在他家老攻面前就是个傻白甜,一点脑子都不带,结果穿西装出去办事儿整个人就跟buff加过火了一样,高冷霸气,成熟稳重,一个眼神能削平半条街。

关键是,还长得好看,特别好看,你说你有这颜值条件干啥不行非当基佬!当真是气死一票小姑娘。

喔,对,也有幸灾乐祸的小姑娘。

小受那天收到一个包裹,打开一看是一箱肾宝,还附了霍家小妹秀秀一封信。

吴邪哥哥:
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虽好,但还是友情提示你
注意♂护腰~
三盒一疗程,按疗程吃效果好哟~

小受揉着腰,咬碎了一口银牙。

霍秀秀!你他娘的讲清楚,你那些符号几个意思,嗯?

扭身把他老攻关门外了。

小攻:“?”

(二)
小攻有个好朋友,也是人家老攻,梳马尾,戴墨镜,要不是看着高大威猛也就二三十岁,还以为是街边哪个假唱的瞎子。

所以他诨名就叫黑瞎子。

黑瞎子递给小攻一罐啤酒:“咋了哑巴,你家小三爷又作妖了?”

小攻瞥他一眼,冷嗖嗖的,分明是说你他娘的再骂我媳妇一句试试?

黑瞎子欸一声:“怪我咯?除了小三爷谁还能让你懵逼成这个德行,嗯?是不是最近性生活不美满?”

小受一脸卧槽:“是。”

黑瞎子根据小受表情得出完整句子:“我操我老婆不让人家碰怎么办嘤嘤嘤好气啊。”

黑瞎子翻了个白眼:“多久?”

“三天。”

都三天了三天!怎么办人家心都要碎了QAQ。

老哥,你脑补能力真牛逼。

(三)
黑瞎子略一思索,摊个手:“没治啊兄弟,反正你也进不了屋我也进不了屋,不如咱俩下个斗?”

小攻眼前一亮。

哦对,这两只是干地下清理工作的,专职清缴封建社会大地主非法财产,俗称盗墓。

内什么,他俩媳妇是对这些被收缴回来的大地主非法财产进行处理的,俗称销赃。

俩小攻,仗着自个儿身手好,干脆利落地瞒着俩小受在全国各处风水宝地兴风作浪,这事儿条子们还不知道,依旧每天喝酒打牌抓小偷,道上可是炸开锅了。

为啥?没收成啊!哪家盗墓贼能快的过这俩?雁过拔毛看见顺眼的衣服上配饰都给摘掉,一副穷了好几百年的熊样。

这事儿挺快就穿到北京老解家耳朵里。解家贼牛逼,而且新任家主是个小年轻儿,父母双亡,有车有房,标准星耀王老五。人家都觉得这人肯定能找个门当户对的,比如霍秀秀。

结果这也是个基佬!基佬!

妈的这世界到底怎么了……

解家嘛,老头老太太们倒是也不少,不过嘞,谁敢跟小解正面刚,嗯?下个月的生活费不想要了吧。

所以解家老大很开心地和他老攻过那种没羞没臊的小日子,直到那天他怒赶老攻。

(四)
老公跑了以后就有传闻:俩人,全国流窜作案,所过之处,如招蝗虫,连个明器的毛毛都见不到的了。

解家老大心道不好,赶紧给他老铁小受打电话:“歪?吴邪咩?我问你张起灵在家咩?”

小受冷冷的:“喔,前几天赶出去了,到现在都没回家。”尾音微颤,分明带了哭腔。

解老大脑壳有点疼:“你听没听说这两天……”

小受倔强道:“当然,肯定是这俩不要脸的。我打电话来着,没接;发短信问也没回。”憋了一会,居然哭出来了“我他妈居然在他心里还不如个明器!”

啧啧,浙大的高材生,气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解老大揉揉眉心:“先别哭,当务之急是找到这俩不要脸的,再做其他打算。”

“不用担心,他俩马上就回来了。”

“?”

“我跟小哥发短信说,我要和你结婚了,让他俩回来喝喜酒。”

解老大:“???”

解老大:“卧槽吴邪爸爸!您老作死别他妈带上我成么?会被怼死在床上的!”

小受气呼呼:“不行!别想!我这次不反攻了小哥我他妈跟他姓!”说完就把电话挂了。

解老大:“……”

本来你不就跟他姓的么。

(五)
扯上小攻的事情小受都很上心,比如这次的“捕鸭行动”。从暗器陷阱到奇门遁甲,小受仔仔细细给布置了一套,最后还是觉得不够稳妥,自己抄了根木棒躲门后头。

门外十里红妆,他就不信张起灵看了不急,急了没有破绽。

埋伏了两天,终于听外面有了不得了的动静,小受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拎着木棒闭着眼,伴着推门进来那一句“吴邪-”把棒子挥了出去。

噗。

小攻应声倒地。

小受慌忙丢了棍子凑上去,检查一下发现身上没伤,松了口气。

吓死了吓死了,这么容易被打到,还以为受重伤了。

小受眯着眼欣赏了一下自家小攻的睡颜,废了老鼻子劲把人拖去了卧室。

(六)
小攻醒过来的时候,双手被拷在床头,身上从头到脚赤条条,摆出任人采撷的模样。

门有动静,小攻盯着把手心想,敢这么搞,非把那人小鸡/鸡拧掉。

当然,要是他家小受干的就算了,闺房情/趣嘛。

就见小受一脸霸道总裁地进来,攻气十足地一扯衬衫领口,就见他家老攻死死盯着那片麦色的皮肤。

眼神仿佛饿狼。

小受打个寒颤,气势立马矮了半分,出于作死,咬牙挺了挺腰杆,继续按着剧本来。

他慢慢摸上床,很撩/人地解开自己的衣服,把他家老攻的腿搭在自己肩上。

卧槽死沉死沉的!

差点就把小受压倒了。

小受抿着嘴,汗出了一头,硬是不吭声地继续自己的动作。他瞟一眼自家老攻霸气十足翘着头跟他打招呼的小兄弟,忍住摁他一头的冲动。

下半生幸福呢。

小受畏手畏脚地掏出伙计,跟着就冲着老攻菊花比划了一下,只见老攻招子一眯,胯下一沉,小受直接被两条毛腿压趴下了,好死不死,呼吸撩到老攻小兄弟了。

卧槽要完!

老攻长腿一顶一收,灵活地伸到小受胯下,大胆放肆地顶了顶。一惊未了,变故迭起,转瞬之间,小受已经稳稳坐在老攻下半身,俩人的小兄弟脸贴脸地打了个招呼。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夭寿啦怎么会变成这样!!

小受一脸惊吓,无措地趴在老攻身上,这让老公很爽,非常爽,特别的爽,遂一个缩骨解放了双手,翻身压倒小受。

嗯,吃干抹净。

(七)
“歪,小花?”

“嗯……”

“卧槽你嗓子怎么了!”

“还不是你害的……作死非要拉上我……咳咳……”

“emmmm……我其实也挺惨的……”

“听出来了,语气里充满了肾虚的味道。”

“……”

“所以你打电话来是为了啥?”

“……对不起……”

“切,至于么,说来我还要谢谢你,帮我骗回来黑瞎子。”

“emmmm……”

“欸呀~媳妇儿你咋还打电话啊,要保护嗓子啊~这谁啊,喔小三爷啊,还想着结婚呐?”

“不,不是,你听我解释!”

“我先听花儿解释吧。”

小受拿着电话一脸卧槽。

慎重思考要不要出去躲躲。

(八)
小攻进来了,手里捏了个小玩意儿,进屋仔细给小受挂脖子上了。

小受一看,是块寿山石,被养的极好,雕成两个镂空的字。

吴邪。

小受面色复杂,这是不是墓里出来的东西?死人戴过他有心理阴影啊……

结果他家寡言的小攻面皮一红,轻声道:“我在店里看上的玉料,喜欢么?”带着点邀功的小期待,然而声音苏到炸。

被炸得晕晕乎乎的小受问:“你自己刻的?”

小攻红着脸点点头。

小受哇地一声扑小攻身上了:“小哥我果然超爱你!”

小攻一脸温柔:“我也是,我爱你,吴邪。”

(九)
解老大一脸生无可恋,这次,真的要被发小兼gay蜜害死咯。

咋办?他家老攻一副要提/胯就上的姿态,眼睛弯弯似笑非笑,淡色的眼睛透着危险。

解老大试图再抢救自己一下,他小声抱怨:“也不怪我们出那馊主意嘛……你出去一趟也不着家了当然生气了……”

黑瞎子一挑眉毛:“生气?生气就是你随随便便要和别人结婚的理由,嗯?”

“也不是啊……我也是被拖上贼船的嘛……”

瞎子无奈地揽过人细瘦的腰身:“下次不许这样气我了……差点把宝贝弄丢了……”

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匣子,很古朴,透着历史感。匣子打开,里面是一套精致的黄金首饰,式样解老大再熟悉无比。

虞姬的头饰。

能看出来是手工的纯金,细节无可挑剔,当属上品。

“这是聘礼,嫁给我好么?”

解老大忍住眼泪,冷哼一声:“想什么呢,这当然是嫁妆,你赶紧收拾收拾准备准备,过两天进我解家门别丢了爷面子!”

“好,小九爷~”

end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