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李白你不要脸(一发)

小朋友点的失忆梗,不过呢我不太会虐,写的自己都有点看不懂

心态崩了

小朋友 @末音 我也不想的!我也不想的!我是真的对白哥充满了意见,正经要虐他的,不小心失败了……

别的小朋友们也别着急,什么车啦SM啦也会有的……吧



——————————————————
(一)
秦缓看了看跟在自己身后的青年。

跟他妈一条哈士奇有什么区别,嗯?

他要跟人家约自习,哈士奇吠吠吠吠吠;

他要跟老铁去吃饭,哈士奇吠吠吠吠吠;

他上厕所跟熟人打个招呼,哈士奇吠吠吠吠吠。

妈的,在厕所打招呼已经够尴尬了,娘希匹的还乱叫唤,秦缓心态彻底崩了,反手扭了青年领子:“李白!过分了!”

青年嘻嘻笑:“欸,他们都没生气,你生啥气啊?”

秦缓不高兴:“很丢人。”

李白笑嘻嘻:“不丢人。”

秦缓很不高兴:“你要丢人别拉上我行么!”

李白嘿嘿嘿:“夫妻本是同林鸟,哪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道理?”

秦缓瞬间黑化。

遂暴打李白一顿。

(二)
秦缓在医院吊了两个礼拜水后回学校,就被一陌生男子缠上了。

仔细想想,并不是完全陌生,那人在他吊盐水的时候看过他,出于礼貌秦缓说了句您好,青年愣了愣,微笑回了一句你好,夺门而出。

当时周围一干好友一脸懵逼,韩信刘邦赵云赶紧追出去,庄周试探性问了问:“鹊鹊,你不认识他?”

秦缓指了指自己:“我应该认识他?”

庄周:“唔……”

庄周:“没什么,我去叫医生,你该换一瓶药了。”
回忆结束,秦缓陷入沉思,他应该认识李白?住院之前?woc逗他呢吧,他怎么可能和那种人交朋友?

一不小心撞上了人,秦缓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水绿色头发的少女,揉揉她的头发:“怎么了,文姬?”

蔡文姬红着脸扭啊扭,磨磨唧唧地说了句秦缓哥哥帮我个忙好咩?

秦缓直觉不好,但还是点了个头。

好,这个事后来就大发了。

(三)
秦缓没见过那———么可啪的李白,他被怼在墙角里,被迫接受李白居高临下的逼问。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和蔡文姬在一起了?你不知道她和典……”

“她现在是我女朋友,”秦缓不悦地打断他,“请不要在我面前把她和别的男人扯到一起。”

李白的脸煞白。

他踉跄几步,无力地垂下手,仿佛被抽了线的木偶,歪歪斜斜地勉强撑在原地,眼神空洞,却淌着无尽的悲伤。

“秦缓,你将我置于何地?”

你是我何人?秦缓想讽他一句,喉咙里梗成一团,动一动都难受。

李白走的时候仿佛疯了,秦缓没动,站在原地,茫然地放空,手不自觉抓紧胸前的衣服。

(三)
蔡文姬穿着鹅黄色的小裙子,不安地看着秦缓:“秦缓哥哥……”

秦缓缓了缓脸色,柔声问:“怎么?”

蔡文姬正要说什么,忽然有人凑过来,一个清朗的女声压低问:“打扰一下,请问可以拼桌吗?”

“当然。”蔡文姬的微笑僵住,惊愕地看着来人。

王昭君和李白。

“昭君,你……”

“我女朋友,”李白嚣张地揽过女孩的肩,眉毛一扬,像极了一个炫耀新玩具的小孩,“有意见?”

“您好,我叫秦缓。”秦缓客气地笑笑,打个招呼,没有任何崩人设的迹象。

“您好,久仰,我叫王昭君。”王昭君也是客气地笑笑,由衷地叹了一句。

当真是久仰大名。

两人一入座便各自拿起手机,不多时放下,两个小姑娘聊得火热,非要结伴去逛街,各自开始赶各自的“男朋友”。

“不行,”秦缓首先表态,“两个`小姑娘出门,怎么让人放心?我陪你们去。”

准备收拾东西滚的李白:“……附议。”

小姑娘们失望地欸了一声,踩着小高跟在前面走得飞怏,两颗毛色差不多的头凑得极近,不知道在咬啥耳朵。

直到路过一家精品店,小姑娘们欢呼一声钻了进去,不一会儿又跑出来拉两个男人。

蔡文姬往秦缓脖子上搭了一条又一条围巾:“秦缓哥哥,看你这条围巾,又丑又旧,我送你一条新的吧!”

秦缓心尖仿佛被插了一下,连胃都有点痉挛:“不必了,挺好的。”

李白冷眼瞧着,插了句话:“买条新的,扔了这又旧又破的,有什么不好?”

秦缓无意识地蹭了一下脖子上这团毛线:“扔不得,这条围巾……”

有重要意义。

是什么来着?

正发着呆,一大块卡其色格子巾被仔仔细细地戴上,替了原来的紫色毛线。李白平静地把那条旧围巾装进手提袋:“现在的天气戴毛线的太热了,这种薄点的正好。”

“谢谢,不用了。”

“已经结账了。”

“……”

“男朋友就是行走的提款机,总不能连这点觉悟都没有吧。”

秦缓的脸一烧,斥道:“胡说什么!”

李白一脸淡定:“……你女朋友的账我也结了,不用谢。”

再一看,王昭君和蔡文姬手里提着小袋子,明显是刚采购了一番。

自知误会了,秦缓讷讷道:“对不起……回头你把账单给我,文姬和围巾用掉的钱我转给你。”

李白不耐烦地啧了一声:“烦死了,我差这点钱?”

扭头就走,脚步轻快。

蔡文姬:“李白很高兴。”

王昭君深以为然:“成功撩到小男孩,为什么不高兴?”

(四)
送回去小姑娘们,天色已经深了,回男生宿舍的时候,两个人很自然地走一路。

没有月亮,路灯冷冰冰的,秦缓听着李白踢小石子玩的不亦乐乎,不由得出声提一句:“收一收小孩子心性吧。”

“嗯?”李白尾音上扬,明显很欢快。

出于好心,秦缓斟酌片刻,道:“王昭君是个不错的好姑娘,你好好待她。”

李白顿了一下,继续碾那颗石子:“……嗯。”

欢快没了。

场面一度陷入尴尬。

秦缓轻轻咳一声,刚想说些啥调节一下气氛,就听前面有人冷笑:“秦缓?”

循声望去,几个人蹲在路灯底下,为首一个圆脸青年,神色难看。

“有事?”

青年冷笑一声:“打!”

喽啰们闻声而动,一人抄一根木棒冲上来。秦缓从未见过这等场面,缓过神来,李白已经干脆利落地放倒两人。

“真没用,”李白打着架还要开嘲讽,“打个架都不会,闪一边去!”

秦缓置若罔闻,脚一勾,木棒在手,狠厉地甩在一人腿上,当即就麻了半边身子倒地不起。

“别随便惹医学生,”秦缓微笑,“小心死无全尸。”

李白忽然打一个寒颤,一个晃神木棒从身后打过来,背上一声闷响,地上一声闷响。

“喂!!!120么!!!”

(五)
李白进医院,抢救半天,进了普通病房。

王昭君赶来地很快,抽抽搭搭地哭,被蔡文姬带走,韩信看着陪床的秦缓,沉声问:“知道谁干的么?”

秦缓揉揉眉心:“典韦,你别动他。”

韩信僵在原地,半晌在病房里转了几圈,急促地问:“你和蔡文姬,到底怎么回事?”

“复杂。”

“真的有那种关系?”

“假的。”

韩信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他轻轻拍了拍秦缓的肩,忽然发现了啥:“你的围巾呢?”

秦缓一愣,霍地站起来:“丢在现场了!!”说完便想冲出去,被韩信拦下:“你等等,知道那围巾是什么情况么?”

秦缓脚步顿住,茫然地看着他。

“那条围巾,是别人亲手为你织的,他恐怕是这辈子第一次织围巾,手指头被戳地肿了很久。”

秦缓呼吸一滯,有什么东西在他脑袋里乱窜,仿佛是要唤醒他什么。

“这条围巾是谁送的?”

“李白。”

“喔,就知道又是他。”

为什么要用“又是”?

“对了,跟你说一声,外面那妹子叫王昭君,是李白表妹,你别误会了。”

不是女朋友么?误会什么?

秦缓干涩地开口:“韩信。”

“嗯?”

“我和李白是不是以前有什么?”

韩信脸上浮现一抹坏笑:“教你个法子,想知道什么,就知道什么。”

(六)
李白醒来的时候,秦缓正专注地看着他,神色有些不对。

他胸口一片滚烫,口中不自觉想要说些垃圾话,却见秦缓凑过来,俯身,唇齿相接。

秦缓的动作本来极浅极轻,却被人从后面用力摁下头,胸口相撞,口不自觉张开,被人侵略嚣张了很久,又被摁在身上。

“……你记起来了?”李白的声音在颤抖,小心翼翼到易碎的程度。

“我……”秦缓忽然明白了些什么。

怪不得,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七)
作为全校第一对公开出柜男情侣,李白和秦缓火了很久。就有那么一天,秦缓有些头痛,本以为是受寒感冒,却忽然倒在路上。

李白一边喊着秦缓的名字,一边把他背去医院,因为救护车堵在路上了。

急诊折腾了半天,结果是中耳炎,一干好友长舒一口气。李白感激他们帮忙,跑出去说要请他们喝饮料。

回来的时候秦缓醒了,李白正要上去发狗粮,那人却一脸波澜不惊:“您好。”

他说的,“您好”。

客气地令人心惊。

李白僵硬地打了个招呼,夺门而出,冲进医生办公室质问怎么回事。

医生指着CT,道,摔倒的时候磕了一下头,有血块压迫神经,没有生命危险,现在看来可能对记忆产生了影响。

那为什么,独独不记得李白,嗯?

独独忘了最重要的人。

李白消沉许久,却在爱人出院后围上去,小心翼翼地守着。他知道蔡文姬和秦缓绝对不是那种关系,但说实话,秦缓的语气太伤人了。

太伤人了。

你说,曾经的秦缓是否也在李白看不到的地方,那么狂炫酷霸拽地宣誓过主权?

嘴里泛苦,想要气一气秦缓,用了条围巾换了句“那是个好姑娘,你好好待她”。

昭君?轮的到我么!

果然,凭一条旧围巾,什么也证明不了。

不过,老子的人就是老子的人,不是你们谁想碰就能碰的。

李白深刻明白,什么叫打架不能分神,分神的后果就是医院见了您嘞。

不过李白觉得,进医院并不一定是坏事儿,秦缓再一次到手,这不就挺好的咩~

end

评论(9)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