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老外在中国

欸,我一直觉得鲲是宠物
宠物嘛何必在意品种?

(十一)
韩信看着李白侧脸,欲言又止了n次,终于下定决心试探了一句:“你……转性了?”

“哪个性?”李白瞥他一眼。

“性格的性。”韩信挺小心地回答。

“喔,你想说什么?”

韩信在胸前画了个十字,咕哝了几句,审慎地回答了李白的问题:“怎么说呢,就是,看见了喜欢的,反而不好意思下手,这不是我认识的范海辛啊!”

“范海辛不会这样,但是李白会。”李白微微一笑,“就好像教廷特使不会爱一个男人,但韩信就可以追庄周。”

“唔……”韩信陷入沉思。

“你说的有道理。”韩信严肃地回答,长枪一挑,从地上捞起那条头上顶着一撮蓝毛的狗。

小狗害怕地呜呜着,老老实实窝在韩信臂弯,眼睛眼眶湿润地盯着李白。

李白看看狗看看韩信:“你儿子?”

韩信淡定地撸毛:“差不多,庄周儿子,鲲,来,叫李叔叔。”

鲲又是一声绵长的呜呜呜,听起来还真有那么点打招呼的意思。

李白一脸卧槽。

韩信淡定地令人蛋疼:“知道小鲲在这里意味着什么么?”

“what?”

“庄周就在附近,”韩信故作神秘地压低声音,“那80%的可能性,你家小朋友跟着他呢。”

李白一僵,下意识地感知四周。

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草药味。

稳了。
TBC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