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老外在中国


(五)
秦缓摸摸庄周的头,深感自家闺女长大了。
所以,是哪家的混小子,敢觊觎他家心头肉了,嗯?想感受一下被低端结扎的快感?
秦缓暗搓搓地摩挲了一下腰上的药瓶儿,问:“王爷,那欲与您酱酱酿酿的刁民何许人也?”
庄周“欸”了一声:“叫刁民不太好吧,毕竟是个劳什子特使。”
秦缓:“特使?歪果仁?”
庄周点点头,想了想,用力地点点头。
秦缓啧了一声:“歪果仁果真没一个正常的。”
庄周:“欸?阿缓你为什么这么说咧?”
秦缓不耐地道:“啊,这两天被一个神经病歪果仁性骚扰。”
庄周惊叫:“昂?!性骚扰?!谁敢?!把这个小婊砸给我抓回来!娘希匹的连老子的白菜都敢拱!不让他体验一把低端结扎我他妈被那个破特使日死在床上算我活该!”
李白&韩信:“哦豁。”
两个小受一齐转向门口,看到两个面带微笑的歪果仁。
忽然菊花一紧。
TBC

评论(26)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