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老外在中国

不管啦,先写了再说!
内什么,那个写手挑战我下午把他写了
信庄的R18会有的!

(一)
范海辛肚子疼的时候,第一想法是抗一抗,第二想法是吃点药,第三想法是吊盐水。
后来,他来到了中国齐鲁之地,吃海鲜拉肚子怎么也止不住,被抬进当地郎中的门店。
郎中是个年轻小伙,范海辛一看就不干了:“no!no!别欺负我是个歪果仁!我知道中医这东西是越老越值钱的!哪怕你顶个白毛也掩盖不了你没超过三十岁的事实!”
郎中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好地控制了自己眼中的惊奇,吩咐人帮着把他摁床上。
“no!no!我要跟外交官谴责你们这种行为,然后让他们把你们通通枪毙!”
郎中面无表情,挽起袖子在范海辛裸露的肚皮上不轻不重地拍了一下,满意地看到后者噤声。
然后拿出一整套共一百根针灸针,耐心地点了碗酒精消毒。
目睹这一切的范海辛:“……”
然后默默把自己的计划从“要是他强奸我我一定杀了他”改成“不管他干什么我都要杀了他”。
圣母啊!救我啊!
然后回过神来,看见自己鼻子下面有根针。
……什么时候扎上的?
郎中曲起他的腿,手底下不轻不重地摩着他的腹部,让他发热。
一瞬间,范海辛居然觉得有点陶醉。正在这时,医生停了手,转身去抓药。
范海辛有点遗憾地爬起来,努努嘴,想把针挤掉,正巧医生回来,伸手拔了针,拿给他几个小药包。
“一日两次,饭后温水送服,忌酒忌辛辣,三日后复诊。”
范海辛看看郎中看看药,把药扔回给郎中:“我拒绝不喝酒。”
郎中面无表情:“那你就等着拉死在茅厕吧。”
于是,范海辛在这句有味道并且霸道的威胁下,虚了。他瘪着嘴收起小药包,不是很高兴地准备走,忽然想到什么,又很高兴地转回身来。
范海辛:“那我这几天还用来这里被你揉咩?”
郎中手上一个不稳,差点把杯子打碎。幸好我范哥没脑子有功夫,稳稳地给他接住,疑惑地见医生面皮泛红地道:“不用了。”
“喔。”
有点失望,医生手超软的。
TBC

评论(19)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