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你也算个人民教师?(大结局)

哇!!我真的在三天内写完了耶!!!
我真棒!!!
快夸我啊~

charter.26
寒假结束的时候,秦缓提前一天就回学校了。因为住宿生就被要求提前一天到校。
李白也是住宿生。
他想知道这孩子后来这段时间过得怎样。
应该相当精彩吧。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在宿舍楼下相拥而吻的少年少女,快步走了上去:“你们两个,到我办公室一趟。”
说完,扭头就走,紧张地手里全是汗。
他怎么这么不冷静,直接就上去了呢!说就说吧,谈恋爱本来就违反校规,语气干嘛还要那么……那啥。
真尴尬。秦缓揉了揉太阳穴,没关系,李白那脾气,肯定不会听话过来,就当提醒他俩别那么过分好了。
可是,李白温柔哄哭泣小姑娘的声音却紧紧跟了他一路。
做什么,嘲讽他都是大学生了还单身么?以为他还是没脑子的高中生,嗯?
他秦缓的理智,没人能成功挑崩过。
三人一前两后,一路到教学楼,指指点点的学生不少,大多都是看热闹的。
啧啧啧,李白和他班主任又刚上了,估计又是一场世界级的战争。
TBC

charter.27
秦缓坐在椅子里,单刀直入:“你们两个谈恋爱,要么现在分手,要么在高考结束之前都在一起。”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放心,不管你们如何选择,我都不会给你们记过。”
女孩踌躇地看了一眼李白,李白直勾勾盯着秦缓,表情冷漠。
秦缓抬眸:“李白,有点担当,你是个男人。”
李白冷笑一声,痞痞地对女孩说:“分手吧,今天晚上宾馆见。”
女孩的脸色当场就变了。
秦缓蹭地站了起来,干脆利落地扇了他一耳光:“禽兽!”
李白没捂脸,只是笑了笑。
秦缓努力压制自己的怒火,尽量平静地对女孩说:“你走吧,别理这个人渣,他要是敢对你做什么就来找我。”
女孩逃似的跑了。
李白仗着自己高,俯视着神色缓和下来的秦缓:“你以为你管的住我?追我的小姑娘那么多,想和我上床都要排队。”
“你!”秦缓一把揪住他的衣领,“三年起步,最高死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点数!”
李白握住秦缓的手:“你凭什么管我,你是我什么人?”
“我是你班主任!”
“班主任算个屁!我李白怕过谁!”
秦缓哑然,疯狂思考该如何应对这个不良少年。不良少年却俯下身,轻轻吻住他的唇。
没有深入,停留在表面的触碰。秦缓下意识要躲开,被李白摁住了头。这个姿势保持了很久,直到秦缓的大脑从疯狂运算转变成死机空白。
他和李白额头相抵,看着他弧度优美的睫毛颤动,再听着他温柔撒娇似的声音:“有办法的老师,你和我在一起吧。”
“我会乖乖听话,当一个好孩子,当一个称职的男朋友。”
“不要拒绝我好不好。”
秦缓不知所措地任他揽着,满脑子“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不能答应,秦缓,不能答应。
他张开干燥的嘴,刚要说话,就听李白落寞地说了一句:“高三我不想再孤独下去了。”
“好。”
李白把脸埋进老师肩窝,露出一个狡猾的微笑。他打开手机,麻利地发了一条短信,很开心地抱着一脸shock秦老师蹦哒。
“谢谢帮忙演戏,回头请你吃饭哈!”
TBC

charter.28
套路秦老师成功的李白很高兴,每天都想抱着秦缓宣誓主权。
韩信赵云知道这件事后表示无动于衷:“喔。”
“哇!这么冷淡的吗,我可是追到了班主任欸!”
赵云无声地看着他。
“行,你追的是诸葛老师,咱俩不相上下。”
然后两个人一齐看向韩信。
韩信悠然自得地打王者:“对了,忘了说,我追的是副校长。”
“!!!不会是把自己的轮椅叫做鲲的那个智障吧!”
“巧了,就是那个中二青年。”
李白赵云哑然,连道大佬比不了。
大佬一局打完,活动了一下筋骨:“不过追到手还没完,想维持关系必须保证每次考试在年级前十之内,否则就要分。”
“所以,小伙伴们,我们赶紧学习吧。”
“……大佬您先把手机放下,再说这句话成么。”
“……”
后来从副校长办公室回来的秦缓冲李白招了招手,小男孩屁颠屁颠跑过去,聊了几2句后赶紧冲回来手忙脚乱地翻出卷子翻出笔:“要死要死!阿缓说维持关系的条件是保持年级前三!掉下去就分手!”
韩信噗嗤笑出声。
“韩信你也别浪,副校带话来了,进不了前五你以后都别进他办公室了!”
“卧槽!!!”
今天的孩子们学习热情也想当高涨呢。
TBC

charter.29
高三的时候,李白有一段时间进入瓶颈期,分数不上不下的,虽然还能保持年级第一的地位,但离他的目标还差太远。
他想去北大,秦缓打算考那的研究生。
高三的孩子忙的焦头烂额时,常会产生点心理问题,孤独感和烦躁感max。李白焦虑的时候总想去抱抱秦缓,但看着他为了毕业论文和研究生考试熬到黑眼圈比他还厚,就不忍心了。
压制,克制,控制,很容易把人逼疯,更容易让人失去斗志。
二模考试,李白栽了。
年级第十五,给人们提供了一个很久的谈资。韩信和赵云自顾不暇,只能撞一下肩以示鼓励。
李白忐忑地站在秦缓办公室里,有点小学生犯事要被批评的不安。
秦缓捏捏眉心,站起身和李白贴在一起,把头埋在他肩窝,让自己放松一下。两个人默默地拥抱着,突然秦缓说,李白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关于我为什么同意庄周,当你们的班主任。
看到我头上这一片白色的头发么,你们当初拦下我是以为我染发吧。既然是个不良,欺负也没关系。
很天真善良的想法。
不过,我的头发是因为一次实验失败,破坏了黑色素导致的。他不会掉,也不会变黑。
我从小喜欢医学,性格也不是很好,在学校不招待见,于是因为师父的裙带关系进了黑社会。
虽然我只需要每天和师父做实验,但也能感觉这地方挺黑暗,各种意义上的。还记得寒假你见过的小姑娘么,她在父母被处决后,被老大收为义女。
说白了就是棋子。
每周一次的例会,是用来处罚不懂事或者叛变的伙计的。估计老大当时是不放心我,让我从活体上不打麻醉,摘取器官。
说实话,午夜梦回我都能听见那些人的惨叫在我耳朵边回响。
一开始还会胆小,后来就麻木了。
仔细想想那地方挺好的,可以随心所欲做自己想做的实验,有数不清的免费尸体供我解剖。但我当时总盼着,有谁能拉我一把。
我的休息质量很差,不是睡不着,而是不敢睡。我很怕哪天再也醒不过来。
我师父看出来我在想什么,他求老大让我退出。老大后来同意了,要求是我必须带他义女,直到小姑娘也能进行实验。
看,我们都是棋子,一点都不能浪费。
他们给我安排了一场假死,让我回到学校继续上学。
我很珍惜这次机会,来的不容易。
庄周和我说起这事,说起你们,我想到了当时的我。当时没人救我,但我希望我能拉你们一把,所以我答应了他。
你们太善良,太年轻了,不适合进那种地方。我一直记得一个十三四的孩子,他打错了人,被罚摘一个肾。三天后,因为伤口感染,死了。
我不想你们也这样,你和那个孩子太像了。不谙世事但装的很社会,自觉酷炫却很容易在真正的黑暗中默默死去。
这不该是你的一辈子,李白。
秦缓吻了吻他的唇,说,我在北大等你。
TBC

charter.30
李白考进北大时,是全省第一。
李爸爸大摆宴席,包了全市最大的酒店,流水席做了三天,庆祝他儿子考上大学。
李白一身剪裁得体的小西装,站在门口,微笑看着秦缓向他走来。李氏夫妇对秦老师真的是千恩万谢道不尽,热情地请他上座,搞得秦缓都有点羞涩,耳朵尖红红的,让人很想吸一口。
结业典礼是算好吉时开始的,李白捧着火红的玫瑰,在众人的目瞪口呆中把花递给秦缓。
“还记得吗,秦老师,咱们第一次发生冲突的时候,我说你有种让我李家断子绝孙。您的回答是,你以为我不敢么。”
“您真的是个厉害的人,单凭从未食言这一点,就值得我敬重。”
“高考完我翻来覆去想,为了你断子绝孙到底值不值。”
“结论是,断子绝孙不一定,但我不能错过你。”
“先在一起吧。”
秦缓整理了一下仪表,郑重地接过玫瑰:“做好这辈子绑定的心理准备,谢谢。”
end

评论(38)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