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你也算个人民教师?

我皮了一整节解剖课,因为讲的生殖系统。
开车那么野,我还用听么,嗯?
好了不说了,下午要去自习补回来了。

charter.21
一个人的性向难道还会和性格一起变的吗?
李白正在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他刚刚被好兄弟指证自己爱上了一个男人,那男人还是自己老师。
他和秦缓,真刺激,怎么想的。
李白张开嘴想笑,却发现自己笑不出来。
韩信也许是对的。
寒假到来,私立高中里的学生们都欢欣鼓舞,虽然学校综合条件不错,不过太无聊了。所有人都在兴奋地谈论接下来的长假,李白走在学校里,看着纷纷扬扬的雪,苦恼去地挠了挠头。
他不想放假。
李白呀李白,被改造的挺彻底啊。
他在办公室前踌躇了很久,不知道自己要来这干嘛。
要电话?
李白想了想,这理由没毛病,然后伸出了手。
巧了,门被推开,女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意外得令人反感。鹅黄小棉袄的少女眉眼灵动,笑得开怀。
秦缓抬头看到李白,有点惊讶,脸上的温柔神色还没完全敛去。
喔,不是面瘫啊。
秦缓又换上他那万年不变的平静神色:“李白,有事么?”
少女好奇地看着他:“哇!小帅哥哦!原来你就是李白啊。”说完咯咯咯地笑个不停。
“您好。”
啧,真烦。
“秦老师,我想找您要个电话。”
李白看着少女抱着秦缓胳膊的手。
“这样寒假万一有什么事方便和你联系。”
手慢慢攥紧,指节发白。
“嗯,应该的。”秦缓从羽绒服里掏出纸笔,低头仔细写下电话,沙沙的声音被少女好奇的问话盖住。李白心不在焉地回答,根本没意识到少女问了什么。
忽然,秦缓的手一顿,人抬头疑惑地看着他。
李白忽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你喜欢秦缓哥哥吗?”
“喜欢,很喜欢。”
TBC

charter.22
“秦老师人很好,大家都挺喜欢他的。”
匆匆解释一句,李白劈手抢过秦缓手里的字条,扭头就跑。
丢人。
叫你他妈不好好听别人说话,小小年纪学什么暗恋。
李白蹲在校门旁边的树后,看着同学陆陆续续离开,看到那姑娘拉着秦缓出去。
秦缓从没有宠溺地看过他。
甚至没有任何表情。
李白喉咙一堵,感觉很想呕出些什么,胃里翻江倒海,让人觉得手脚无力。
他虚弱地把自己拖回家,关了三天,出来之后又是那个放荡不羁的李白,日日花天酒地,疯狂地找不同的人上床,只不过MB的比重大了。
做的时候总会无意识地喊秦老师,然后猛的意识到什么,裤子都没脱就把人推开。
不用干活就有钱拿,那些人都很高兴地走了。李白靠在宾馆的床上,闷声不坑,一支接着一支抽烟。
这东西,挺好,和秦缓一样容易让人上瘾。
抽完一包,就随便找个酒吧钻进去,疯狂喝酒,醉了就撒钱,身上一穷二白了被人拖出去丢在路边。
终于有一天,李白半醉着躺在路边,失神地看着天空,满脑子都是那天离校在校门看见的场景。
他哈哈大笑,疯狂咒骂着不知道什么玩意儿,路人怪异地看着他,自觉绕远。李白轻蔑地看着他们可笑的反应,泪流满面。
半晌,他拿出手机,摁下快速拨号。
“喂,我在xx路xxx号。”
“来接我吧,老师。”
TBC

charter.23
秦缓赶到的时候,李白瘫在墙根,衣服皱皱巴巴,身上烟味酒味混在一起,刺激胃部痉挛。
“你抽烟了,”秦缓蹙眉,“还喝了酒。”
李白傻子一样盯着他看,然后伸手,瘪嘴:“抱抱。”
秦缓一愣,嘟囔了句不和醉鬼小孩子计较,伏下身环住李白的腰,准备把他抱起来弄到出租车上去。
结果李白突然用力,他一下子就撞进小伙子滚烫的怀抱里。李白的呼吸粗重而急促,惹得秦缓的呼吸也慢慢加快。他感觉小孩把下巴放进他的肩窝,亲昵地蹭了蹭:“不冷了吧。”
秦缓心情复杂,慢慢地嗯了一声,说走吧,我带你回家。
两个人踉踉跄跄地上了出租车。
司机问去哪,秦缓问李白你家在哪,李白傻傻地看着他,什么话也没说。
秦缓叹了口气。
师傅,回我家吧。
司机警惕地从后视镜看了他一眼:你们……
我是这孩子的班主任。
哦,成,我马上送你们回去。
李白偎在秦缓身边,在他的衣袖上摩擦。嗯,这样就能盖住那姑娘的味道。
嗯,爽了。
下车的时候,司机师傅看李白太高,秦缓扶他不方便,还很热心地帮忙把人架进屋,感慨了句现在的老师真是不容易。
应该的。秦缓语气平淡,客气地送走司机,然后,回屋收拾李白。
先去洗个澡,我给你爸妈打电话。
李白猛地坐起抱住秦缓,一扭把人压住,呼吸火热地撩着秦缓的耳朵。
干什么?秦缓有些不悦,语气中透着一点慌乱。
我不要回家。李白很委屈地说,把人抱得更紧了。
一片沉默,半晌,秦缓拨通了电话:“喂,李白的家长吗?”
李白脸埋在被子里,紧紧地抱着秦缓,心跳快得不可思议。
“……李白现在在我家,已经挺晚了,先让他住我这里,您不要担心。”
“您客气了,做班主任应该的。”
秦缓感觉到李白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TBC

charter.24
秦缓推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大男孩:“行了吧,快去洗澡。”
李白抱着他起身:“老师陪我一起。”
秦缓的声音一下子冷了:“李白,别有不该有的想法。”你现在还是未成年人,三年起步最高死刑呢。
李白忽然就开始全身颤抖,他仿佛失了智,用力扯掉秦缓的外套,拉开自己的羽绒服拉链,把人包进来。
秦缓有点懵,想打人的手被暖暖地包在衣服里,两个人的身体贴到一起,呼吸却意外地不打架。
李白的声音苦涩:“我知道。”
但我求你,别这么早就拒绝我。
两个人安安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秦缓说:“你赶紧洗澡,身上味儿死了,我给你找衣服,快去。”
李白不情不愿,晃晃悠悠地走进浴室,不一会儿水声响起。秦缓平稳了一下心态,翻出一套夏天的大背心和大裤衩,给李白送过去。
“衣服放门口了,出来记得赶紧穿上。”
“嗯。”
秦缓匆匆把自己的房间收拾好,寻摸着室友今天夜班,自己可以睡他的屋子,就喊了李白一句:“你睡我那屋吧,我睡另一间。”
李白鼻音很重地嗯了一声,听起来有点委屈。
秦缓抿着嘴,熄灯躺下。
翻来覆去睡不着。
TBC

charter.25
房门被人敲开的时候,秦缓觉得不太对。
胸好闷。
然后他看到室友抱着自己睡得正香,八爪鱼一样。李白站在门口惊怒地看着他俩缠在一起,太阳穴突突地跳。
秦缓一下清醒过来,手忙脚乱扒开室友的时候,门已经被甩上。室友睡眼惺忪地爬起来:“欸,怎么了吗?”
“惹大事了!你怎么提前回来了?”
“有点感冒,主任安排了别人替我……出啥事了?”
秦缓夺门而出,迅速搜罗一遍屋子,果然李白已经走了。他赶紧打个电话过去,匆忙地穿衣服。
被挂断了。
想了想,快速编辑了一条短信发过去,再打电话已经处于关机状态了。
秦缓停下穿大衣的动作,颓废地坐在沙发上,忽然就笑了。
他在瞎着急什么,不就是被看到和男人睡一张床了嘛,搞得跟被捉奸似的。
秦缓故作轻松地穿好衣服,拿着钥匙和手机出了门,今天他要回老家,和室友告别之前吃顿好的吧。
想完,下意识看了一眼手机。
屏幕没有亮。
TBC

评论(29)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