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白鹊】你也算个人民教师?(6-10)

谢谢爸爸们支持我!!OVO
再来五章!不怂!

charter.6
李白会老老实实跟家长说自己被请家长么?除非他喝了假酒,或者干脆就是个假李白。
没关系,秦老师很愿意代劳。
俗语狡兔三窟,李白确实聪明,在学校登记的父母联系方式没一个能打通。
很明显,要么是自己手机号,要么,是空号。
秦缓勾起一个好看的微笑,治不了这么个小兔崽子,真是对不起道上兄弟们尊称他的那句“鹊哥”。
“帮着查一下,”秦缓语气淡淡的,“我要李白家属的全部电话号码。”
“鹊哥,不合适吧,您都退出去那么多年了。”对面的人轻轻地笑,听筒那边传来两声猫叫。
“文姬我不带了。”秦缓没有任何激动反应,直接了当地争取谈判的主动权。对方诶呦诶呦,说鹊哥我怕了您了成吗,多大点事,兄弟给你办了!以后常来往!
秦缓淡淡嗯了一声,挂了电话跟着就收到了短信,他随手拨了一个,对面传来一个干练的女声:“您好,哪位?”
“您好,我是李白的新班主任,秦缓。今天想和您谈一下李白最近的一些小问题。”秦缓语气温和,“请问,李夫人方便么?”
TBC
charter.7
李白被挂了电话后就一直心神不宁,和妹子匆匆道别后,胡乱套上褂子直接出了门。
手机响了两遍,估计是秦缓给家长打电话了。呵,果然天下乌鸦一般黑。怎么可能有不跟家长告状的班主任呢!
恍惚间,李白发现自己走在了回学校的路上。他不甘心地踢飞一颗石子,刚准备扭身离开,前面一辆劳斯莱斯停下。
嗯,车牌号是他家的。
妈的,真快。
李白面无表情,跪在柔软的地毯上,纹丝不动,完全把自己当雕塑。
李爸爸抄着鸡毛掸子,仿佛不是他儿子一般狠命往李白身上抽。
“长能耐了!还敢夜不归宿跟乱七八糟的女人去开房!你他妈还有没有点高中生的样子!”李爸爸破口大骂,扔了打折的鸡毛掸子,随手又抄起铁杆的扫把:“今天老子非打死你个不成器的玩意儿!”
李白闭着眼,咬牙忍着,愣是一声没吭,死切白咧地抗过这一顿毒打。父亲气喘吁吁地靠着沙发时,他冷冷地看了一眼互相扶持的父母:“打够了?我走了。”
在李爸爸震天般的“走了就别回来”的怒吼中,李白嘲讽了一下整个毫无新意的挨揍过程,趾高气昂地踏出大门。
带着一身伤,寻找角落自我慰藉。

charter.8
第二天李白迟到了三节课。
他特意计算好在自习课回来,这时候秦缓一般坐在讲台上盯自习。
门被踹开,无力地晃了晃。李白站在门口,疯了一般开始叫骂挑衅:“秦缓,你牛批啊!不过夜不归宿而已,还他妈给我告家长了!”
“自己他妈没种,找人帮忙?我呸!不就是叫家长么,我李白怂一下是你孙子!”
“你不是很厉害么,嗯?有本事,倒是让我李家断子绝孙啊!”
秦缓静静地看着他,然后,慢慢脱下自己身上的教师制服。他稳稳地走到李白面前,半仰头,一拳直接捶在李白小腹,后者直接撞到墙上,眉毛拧在一起。
“脱了那身衣服,我不是老师,你不是学生。”秦缓活动一下手腕,“你现在需要有人通过暴力教你怎样做人。”
说着,又是一脚踹在李白小腹上。
“断子绝孙,你以为我不敢么?”
韩信眼瞅着不对赶紧跑过去拉住,一脸紧张地跟秦缓咬了咬耳朵,趁着他愣的那一下,赶紧把倒在地上一脸痛苦的李白架起来准备拖出去。
“等着,先送到我办公室。”秦缓用下巴示意,同时眼睛一扫:“剩下人继续自习。”
韩信不是很懂,伤成这样不送医院,只让校医解决,是怕闹大了不好办?这想法太不是人了吧!就这也能算是人民教师?
秦缓见他不动,耳语一句,韩信毫不犹豫地帮忙把人带去小办公室。
“他这么骄傲的人,怎么可能容忍我们向医生介绍伤痕的来历呢。”
TBC
charter.9
一班的办公室目前被秦缓改成了一个小型医务室,药品和床一应俱全,也因此他的办公室加装了窗帘。
他的决策十分正确,扒了衣服才看出这孩子伤了多重。能回学校中气十足骂他半天都挺不容易,去医院估计要全程有人架着。
李白伤的真的很重。
他狠狠地喘着粗气,努力想让自己看着凶恶一点,很明显无法成功。
前一天晚上的伤,本来是一条一条的,现在已经淤成整片,轻轻碰一下都能听到李白倒吸冷气。
秦缓面色严肃,熟练地替他处理伤口。这孩子现在身上没有一块好地方,只有脸还耐看。
李白冷笑:“猫哭耗子。”
秦缓皱了一下眉:“你父亲打的?”
李白露出满满的轻蔑:“不是还有你么。”
秦缓的取针的手顿了一下。
但很快恢复正常,手上继续忙碌,嘴上认认真真,吐字清晰地道了一句“对不起”。
李白冷哼一声,别过头去,半晌,他的肩偷偷抖了几下。
果然是小孩子心性,秦缓心中无奈摇头,将被子展开给他盖上。
“睡一会吧,今天给你假。醒了记得把桌上的消炎药吃了。”
TBC
charter.10
韩信摸着口袋里的手机,心思完全没在眼前的书上。
他觉得事情不能这么完,李白不是第一次被他爹打成这样,所以他跑上去拦住秦缓。
不过人家老子打儿子天经地义,你秦缓算哪根葱也他妈敢打李白?就算李白出言不逊在先,也不该下手啊。
他也算是人民教师?
韩信瞟一眼打电话的秦缓,寻么着跟赵云打个招呼,让他多带上几个兄弟,今儿晚上就去堵这个兽师。
没错!兽师!
韩信正准备动手,突然见秦缓推门进来,正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铃声突兀地叫唤,韩信相当尴尬,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秦缓。
后者扫他一眼:“出去接。”
韩·莫名怂的一批·信乖乖跟在秦老师后头,出去接电话。一看来电,哟呵,李家妈妈。
韩信歪头看一眼秦缓,人家却一脸自然:“实话实说,不用怂。”
好小子,你说的。
韩信揉揉脸,接起电话:“喂,李阿姨……”
李阿姨哭的已经没有往日干练的样子了:“小韩!小韩!白白他怎么样了?听说又被你们老师打了两下,怕是要进ICU了?哎呦我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出了事我非弄死这个糟老头子!”
女人哭喊着,听背景李宅乱成一团,还有李爸爸懊悔的叹息。韩信无比震惊,下意识低头看一眼秦缓,秦缓放空地盯着远处。
韩信小声道:“阿姨,李白已经上完药睡下了,医生说他身上的重伤都是棍棒造成的,有的伤及筋骨,疗养不好可能会落下后遗症。”
女人哭的更欢了,嘴里不停咒骂着男人,男人似乎也吓到了,一边道歉保证再也不打孩子了,一边催促女人问问孩子在哪家医院。
韩信思考了一下,继续打报告:“李白现在在校医院,秦老师刚刚替他包扎好了。”
“那怎么行啊!白白都伤成这样怎么不送医院!”
“阿姨,李白已经动不了了,送医院反而耽误治疗。况且,”韩信语气忽然带了点赞赏,“我觉得市内没有哪个医生包扎手法能强过我们班主任。”
秦缓抬头看了他一眼。
“欸,真是麻烦秦老师了,既然那孩子不方便移动,只能劳烦秦老师照顾他了。”女人仍在抽泣,但情绪明显稳定下来了,“孩子,打扰你了,回去上课吧,啊。”
电话挂断,韩信犹豫片刻,小声说了句谢谢。
“没有哪个班主任会在李白挨揍后替他出头,”韩信表情认真,“他们都觉得他活该。”
秦缓嗯了一声,跟远处的年级主任打个招呼,回头跟韩信说:“你上课去吧。”
TBC

评论(7)

热度(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