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山有木兮,悦君成疾。

好久不正经写东西的我
写完这篇感觉苍老了几十岁
仿佛我不是我
你不是你
但白鹊依然在一起

浪了浪了

记得看完啊
-------------

李白打野累了的时候,会蹲草丛里喝饮料。
饮料是扁鹊提前准备好的,仔细装进小瓶,整整齐齐挂在腰带上,方便他随拿随用。
“将进酒!”
剑若游龙划过每一个小兵的颈部,准确停在扁鹊颈边,冰着皮肉。李白叼着草,轻佻地看着医生。后者淡淡瞥他一眼,不客气地吩咐:“推塔去。”
李白高高兴兴地推了塔,顶着巨大的压力吃了一嘴豆腐,顺便从他身边穿过去,正准备高高兴兴地打欺负小医生的暴君去,结果肱二头肌和三角肌被拍了拍。
扁鹊头都没回,拍他的手上握了三瓶饮料。
“别死了。”说得平静,仿佛什么也没发生,
李白举着瓶子,装作举着酒杯的样子大喊一声:“杯莫停!”扬长而去。
他喜欢给自己的领地画个圈,然后把宝贝放进去。
之前是酒壶,之后是扁鹊。
李白在敌方塔下杀了个七进七出,顶着血皮,以剑为杖,宛如一座雕塑。
无人敢上前。
李白身后闪烁的圈里,躺着几个小瓶子。
那是扁鹊的。
李白不动如山,对推水晶的队友置若不见,只冷冷看着探出泉水的敌人,气息一匀一步上前。
青莲剑歌。
血顺着剑往下,滴在破碎的水晶上,乐声绕梁。
无人倾听。




















扁鹊急匆匆跑过来,气的差点把云南白药扔李白脸上,手擎了半天,最后抿着嘴小心地给李白涂上。
“有药不吃扔地上,你是傻的么!!”扁鹊气急败坏地骂他。
李白疲惫地靠在他身上,失神地盯着他阴沉的脸,忽然扯着人围巾把人拉到自己面前。
一个悠长的吻。
李白声音沙哑,小得几乎听不见,但语气却像是在昭告天下。
“秦缓,我心悦你。”
“可知晓了?”
end

评论(4)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