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天岚

别扫二维码

依旧白鹊(第二车祸现场现场勘察诡异导致草草结局)

(十五)
后来,扁鹊被强行套上军装做完全套。
再后来,李白整日沉浸在“卧槽我媳妇穿军装香肩半露的样子真尼玛养眼”的回忆中,
无、法、自、拔。
扁鹊心很塞。
现在,李白每天都会找一些稀奇古怪的衣服让他穿上然后来一发。
哦,不,沉迷换装小游戏的李白根本不会只来一发了。
终于有一天,李白拿着一套金光闪闪的衣服来到扁鹊面前,深情款款:
鹊鹊,来吧!!
扁鹊面无表情:你妹妹可是D。
李白大惊失色:你已经有我了!!!你不能再想着别的人了!!!哪怕是我的妹妹!!!
扁鹊头痛:可是,这也改变不了,我穿不了这件衣服的事实。
李白懵逼:怎么会穿不了?这可是我按照你的尺寸定做的!定做的喔!
扁鹊:哦豁?不是偷的你妹妹的?
李白:你想啥呢我妹妹可是D!

扁鹊无声地看着他。

李白想到了什么。

两人陷入尴尬。
三分钟后李白打破了尴尬,把人操/翻在地。
扁鹊到现在都觉得他那副深情款款嘴脸太犯规了。
李白:亲爱的我还是觉得你不穿最好看。
TBC
(十六)
李白往扁鹊身上蹭。
扁鹊往边上坐了坐。
李白又无耻地凑上。
扁鹊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这个老流氓摊牌了:李白,您可是大大,端着点行么?
李白:我端着点然后我们去啪啪啪?
扁鹊头痛扶额。
李白一脸希冀。
扁鹊:滚。
用的是平静脸和陈述句。
李白熟悉这个调调,其表达意义是小医生真的生气了。
扁鹊起身,扭头离开,然后被人一把揽住,唇贴唇脸挨脸。
一个平淡的吻。
没有深入也没有热烈,仿佛老夫老妻,只是表示一下存在感。
我还在,你还在,这很好了。
扁鹊看着李白认真的脸,有点懵。
剑眉凤眼,温和中掺着凌厉。
“秦缓,我心悦你。”
他把下巴放进他的肩窝,呼吸浅浅的。
“你可知晓了?”
“。。。。。。”
“嗯。”
end

评论(1)

热度(53)